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解说 > 游戏新闻

PEC,从一走向无限

分享到: ? ? ? ? ? ? ?

原标题:PEC,从一走向无限

2019年,腾讯电竞第一次把年度发布会搬到了海南博鳌。除了第一天的发布会外,那一年的重头戏是《和平精英》首次对外公布电竞规划。

传统FPS豪门、LPL顶流俱乐部、新锐俱乐部和新入局者,大家都挤在《和平精英》的分会场里。

那一刻,他们不再被项目分割进不同的平行空间,而是破天荒地共同参与到一个项目里。

1

苦等战术竞技项目久已的市场用自己的方式欢迎了《和平精英》。

在上线后不久的一次采访里,腾讯游戏副总裁,腾讯电竞负责人侯淼曾经透露:当时《和平精英》日账户活跃数超过5000万,玩家每日发起好友组队人次1.6亿。”

就像2017年,当《绝地求生》成为第一款现象级战术竞技类游戏时,它实现了在网吧和《英雄联盟》分庭抗礼一样。

2019年5月的一次低调更新上线后,《和平精英》迅速成长为一款现象级产品。

在产业和玩家的簇拥下,《和平精英》带着巨大的动量闯进了电竞领域。

游戏上线一个多月便发布电竞策略;2个月之后就筛选出了参加预选赛的100支战队;当年10月底,尝试性的S0赛季在赛事主场西安量子晨电竞中心拉开序幕,50支战队参赛;而S0结束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第一届PEC也落地西安曲江。

戏剧性的是,《和平精英》直面撞上了也许是历史上最大的障碍之一疫情。

第一个正式赛季和2020年的PEC都迎头撞上了疫情。在巨大的动力与阻力构成的夹缝里,和游戏里的特种兵一样,《和平精英》也开始了自己的求生。

2月5日,武汉被封城的第三天。腾讯互娱市场总监廖侃和赛事、品牌等每一个模块的工作人员陆陆续续地接入了腾讯会议的房间。所有人都在等他给出一个答案。

“现在这个特殊时期应该利用电子竞技在互联网上的优势,线上赛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不止PEL想到了回归线上这个答案,但却只有PEL面临一个个棘手的问题。

20支俱乐部同时参赛成了回归线上时首先要解决的前置问题。

不管是射击元素对延迟提出的高要求,还是代打等公平性问题,甚至是保障选手回程中的健康, 20支战队各有各的担忧。众口难调下,联盟要给出一个既让自己,又让20支俱乐部同时满意的答案。

腾讯互娱市场总监想过借鉴其他电竞赛事和体育赛事的经验,但现实是,《和平精英》受困于自己的独特性,没有可以照搬的模式。

而在办法没有雏形的时候,问题却不断随着沟通跑出来。YQL俱乐部经理宋奕菲说,直到和工作人员沟通时,她才意识到“原来还有这样的问题”。

整个PEL联盟都需要暂时忘却S0和第一届PEC的成功,全身心地投入这场从零到一的摸索里。

电影《美丽心灵》里,数学家纳什站在一块写满数字的白板前。他不断地用手指同时指向两个或三个数字,一次又一次地排除后,隐藏在其中的秘密逐渐显现,那是一系列代表着进攻方向的坐标。如果把PEL筹备线上赛的45天加速,整个PEL联盟也经历了类似的过程。

然而,现实远没有电影精彩。在那45天里,沟通与试错成了唯一的选项。以俱乐部最关心的赛事公平性为例,整个沟通过程超过了十次会议。而每晚8点的内部会议更是决定了每个人当晚和第二天早上睡醒时的心情。

当YQL俱乐部收到寄来的10部手机、6个摄像头、5个支架和2只用来接受线上采访的耳机时,整个PEL联盟共同走过了这个从零到一的过程。

2

黑暗突然从半空中渗透进来,整个东方体育中心也跟着安静下来。现场的观众仍然沉浸在被“全世界一起进圈”勾起的热血里,他们仰起头,盯着屏幕,就像看着魔术师手里的帽子。

几秒后,和平精英国际冠军杯的标志PEC和“开始游戏”四个字先后出现在中间和两侧的屏幕里,亮黄色的字体如闪电般击碎了了被黑暗模糊的现实感。

欲扬又止的音乐里,匹配中的子扬和60S倒计时配合着合成的女声一点点把人带进了那个尔虞我诈的求生世界。

“游戏即将开始,请做好准备。”

在60秒的倒计时里,场馆中间的黑暗被声光一点点打破,枪声、手雷爆破声、子弹上膛的声音此起彼伏,整个舞台一点一点苏醒了。

当一切逼近到一个临界点时,打开游戏的提示音结束了一切。

黑暗中,舞台四沿的灯光勾勒出闪电的形状。

短暂地沉寂后,配合着吉他的啸叫,最后10S的倒计时移步到闪电形舞台的中央。10秒里,玩家们熟悉的道具一一闪过,或是枪械、或是载具、或是集装箱等熟悉的地图元素。

准时启程的飞机掠过世界各地标志性的建筑。当特种兵的视野被定格在东方体育中心栅栏一样的穹顶时,象征着来自全球范围内的15支战队在东方体育中心闪电形的舞台上集结完毕。

伴随着不断上升的音阶,装着奖杯的空投箱从屏幕里落进了现实中,又在音乐结束之前,卸下奖杯,隐入半空里。

整个过程里的第一声尖叫来自于PEL战队RNG的出场。循着尖叫声,你可以分辨清居于场馆四周的四个粉丝群体。手上的灯牌则表明着他们的归属。

“你们就来旅旅游,冠军我留下了。”

最终,ParaBoy的豪言壮语引爆了整个场馆,在情绪被推至最高点的瞬间,《和平精英》国际邀请赛直接拉开了序幕。15支战队,六十名选手,准时登上了通往竞技最高殿堂的航班。

3

“RNG选择了落在R城,可能搜索效率会慢一点。”声音刚落下,宏观的地图上就标注出了RNG的四名队员:离散的数字标注、稀疏的建筑。

“如果是这个圈型的话,那么4AM大概率是从这个方向进圈。”配合着解说的预测,地图上实时出现了红色的箭头。

每一次击杀过后,小地图下方的计分板都会第一时间更新,上面标注了队伍的击杀数、存活数、生存状态和当前在积分榜的位置。

在上周大湾区之声推出的首档电竞栏目《电竞时刻》里,主持人问 腾讯互娱市场总监廖侃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和平精英》和其他类型的电竞项目有哪些不同。”他回答的第一个不同点就是:“参赛人数众多”。

几十名选手同时参与、对抗的并发性和隐蔽性、转移过程里不易察觉的战术博弈……

如何创建一套合适的赛事语言是PEL联盟从诞生之初就一直思考的问题。纵然在2019年5月之前,《绝地求生》等同类作品已经进行了诸多的尝试,但留给《和平精英》的只有一个粗糙的框架。

在《和平精英》的现场和工作人员聊天时,他们问我S10里最有印象的一幕是什么。我说是SN、Bin在下路的极限逃生。他们笑着称我是喜欢“大场面”的电竞观众。

作为一款手游,《和平精英》很难依赖大场面。尽管赛事导播团队配备了多达几十人的OB团队,尽量做到不遗漏每一个珍惜的战队短兵相接的镜头。但FPS游戏里西部牛仔般的对决注定只能是赛事叙事语言里的一部分。

去哪寻找另一个更重要的部分呢?

在PEC的一场比赛里,T1选择了“2、1、1”的战术安排。镜头始终跟随着T1战队的探点队员。几分钟后,T1的探点队员遇上了满编的另一支队,没能逃出生天。又过了几分钟,T1剩余的选手安全地进入了下一个安全区。

在这段镜头里,两支战队的选择实际上成了竞技的关键。这段镜头拉远、又推进的进程始于T1四个人做出分开选择的一瞬间,被标准的FPS镜头推至高潮,最终止于T1即将做出下一次选择前。

类似的还有在第一场比赛里,当Navi的两人遭遇Tempo的两人后,镜头开始于Tempo的队员开车冲向Navi的俯视视角,接着是遭遇战里的选手第一视角,结尾则落在了Navi剩余两名队员壁虎断尾的选择上。

这是《和平精英》赛事语言的典型特点。他有我们熟悉的一面在微观对决时,这套赛事语言仍然借鉴了FPS项目的诸多呈现方法;但呈现的重点不再被局限于“对枪”,而是场上队伍或者选手的每一个选择。

从S0赛季的主解说视角加单一战队视角,到S1的主解说视角、三个战队主视角并同样配以解说,再到观赛插件通过尽可能简洁的设计语言传递更多的有效信息。《和平精英》最终构建了这种看上去更加平缓,却将战术竞技的特点暴露得更彻底的呈现方式。

它可能不如FPS来得直接,不如MOBA那样有规律,但它确实在尽力解读战术竞技的本质。事实上,每个电竞项目开始呈现出独特精彩性的时间恰恰是规则可以被完美解释的时候。

沙盒模式带来的随机性不再让每场比赛彼此独立。当第六场来自泰国战队KOG意外地吃鸡时,只需稍加留意,就能完整地观看到这支战队短短两天时间里在PEC舞台上产生的剧变他们在一点点从PEL战队身上学习最先进的战术。换句话说,由八场比赛构成的国际冠军杯正在呈现出整体的一致性。

尽管这种赛事叙事语言仍有改进的空间,但毫无疑问,《和平精英》已经找到了确切的方向。

每当游戏里的安全区缩小时,交织在一起的蓝色灯光也会从场边扫向场内。“全世界一起进圈”的寓意自不必提,更多地利用声光电去配合赛事叙事,对于更难以预测的战术竞技项目而言,是一件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难的事。这要求遍布在场馆各个角落上百名工作人员更精密地配合。多一秒、少一秒,可能都不能突破观众情绪的阈值。

风险更大的赛事呈现换来的是粉丝们对内容的理解和对现场的快速融入。几场比赛下来,逐渐找到了节奏的粉丝,可以跟随着支持的战队做出的每一次选择释放情绪,然后静待下一个惊喜。

4

和平精英国际冠军杯只是PEC的一部分,用电竞盛典来形容PEC更为精准。为期两天的PEC被八场比赛切割成五个部分。每两场比赛过后,观众就会进入其他环节:主题曲表演,代言人成团,明星表演、发布游戏内容。

对于PEL联盟而言,环节的设置代表着对《和平精英》内容更精准地掌握。在现场的采访里, 腾讯互娱市场总监将《和平精英》的电竞内容分为职业电竞、大众电竞和赛事延伸内容,再加上产品内容,这恰好对应着PEC上各个环节的内容。

然而,当思路变成现实时,PEC面临的困难是在不同种类内容之间切换。舞台设置与分工自然必不可少,但人员的进退场,整套声光设备的转换,都需要在极短的时间里完成,任何的延缓都可能让现场观众觉得无聊。

可能十分钟前,整套光电设备还在服务瞬息万变的电竞比赛,蓝色的灯光还要模拟安全区的收缩,但当JonyJ和TizzyT站在舞台上时,灯光的范式就必须配合赛事主题曲《Winner Winner》的表演。

以分钟为刻度的观看体验的背后可能是以秒计的工作人员配合。就像是机械表一样,时针分针秒针规律转动的背后是机械装置每秒上万次的传动。

因此,尽管2020年的PEC有着更复杂的流程,一切却可以运作地有条不紊。

恰恰是赛事有序、平稳地运作给了 腾讯互娱市场总监信心,他现在更多时候思考的是如何让赛事变得更精彩,如何为合作伙伴带来更多的回报。

面对赛场上巨大的随机性,所有队伍都倾向于在前期各自发育,不做无意义的缠斗。

这是竞技上自然的选择,却是观赏性的天敌。在现场的采访里,联盟主席廖侃提到:“在击杀分和排名分的设置上,我们希望设置得更合理。”PEC的规则里,前两个安全区的击杀分将翻倍,他希望借助这种尝试加速比赛前期的进程。

在PEC的现场,我们见到了战术上的百花齐放,RNG偏好打架,始终以高击杀居于积分榜前列;NVXQF稳扎稳打,最终在八场比赛里拿下了四场蛋糕;KOG、T1、NAVI等国外劲旅也都在不断模仿PEL的战队,进化自己的风格。

PEC的赛事语言不仅容纳了这些多样的战术,也借此塑造出了赛事应有的悬念:虽然NVXQF吃鸡数最多,但凭借着高击杀,RNG一直居于榜首。

观众总要在最后一声枪响的时候,吐出憋在胸口的气。NVXQF和RNG最终导演了这一刻。

结语

在本届PEC的现场, 腾讯互娱市场总监廖侃宣布了海外赛区的计划。从邀请FNATIC、C9到邀请NAVI,当PEL联盟摸索出了成熟的赛制、联盟运作模式和赛事语言后,是时候以此为蓝本向外输出找寻更多的合作伙伴了。

大概PEC比赛开始前几天,上海浦东突然发现了一例新冠确诊病例。当大家纷纷猜测开放了过万个座位的PEC是否会被叫停时,所有人带着核酸检测如约来到了东方体育中心。一致的行动力仿佛在响应着那句“全世界一起进圈”。

在PEC的现场,你能看到很多贴着黑色胶布的椅子,这是PEC为了防范疫情临时做出的调整更确切地说,在几天的时间里,工作人员给几千张椅子贴上了禁止使用的标签。虽然粉丝们被迫分开,然而,不同战队的粉丝最终还是聚集到了同一块区域。

以赛事为核心,当所有的工作人员、俱乐部、粉丝在同一个方向上表现出巨大的凝聚力和行动力时,他们确实把《和平精英》向着更成熟的形态推进。这是从零到一,再到无限的过程。

解说吧微信公众号:yimasm
关注解说吧公众号,订阅更多奇闻趣事
分享到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