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解说 > 游戏新闻

张会长的百年恋人 第三十三章 千年陈酿

分享到: ? ? ? ? ? ? ?

  原本应该是昨天更新的,但是帮朋友改了一下书封。他那个美工太坑了,做的不好不说,最后还把他拉黑了。坑钱,坑人,坑爹啊!而且,现在真的要注意版权问题啊!

学生会长私藏恋人

? ? ? ? ?新的一章,希望你们能习惯。。。

? ? ? ? ?希望各位同学踊跃留言

? ? ? ? 顺京商场内,邹雨在一家婚纱店的橱窗前驻足。橱窗内是一件鱼尾裙婚纱,很漂亮。她想起当时和于嘉林结婚,因为刚毕业没有工作没有钱,所以并没有婚礼,更别说穿婚纱了。虽说嘴上不在乎,可是女人的梦想之一不就是穿上婚纱,嫁给喜欢的人嘛?

  “你喜欢吗?”不知何时张日山站在邹雨身边,看着婚纱问道

  “女人嘛,都喜欢漂亮的东西。”

  邹雨说着向张日山伸出手,而张日山却双手一摊,耸耸肩。

  邹雨瞬间噘着嘴巴,有些失落。

  “不就是一根雪糕嘛,还生气了?”张日山看着嘟着嘴的邹雨,不禁笑出了声。

  “笑什么!”邹雨白了张日山一眼。

  “我在想,当时遇到的邹律师可不是现在这样,为了当事人可是连敲诈勒索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张日山抬起邹雨的下巴,看着那双凤眼,还有微张的红唇,有种想吻下去的冲动。

  “现在却和一根雪糕较劲?”

  邹雨趁其不备用手抓了一下张日山的侧腰,然后又抓一下对侧。可是张日山一点反应也没有,还用略带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你不痒嘛?”

会长大人的忠告全集

  张日山摇摇头。

  “为什么会痒呢?”

  邹雨指了指张日山的侧腰,然后解释道:“因为大多数人的痒痒肉长在这里。”

  “哦……”

  张日山不怀好意的笑着,然后想要伸手呵痒。邹雨早已看穿,没给张日山这个机会,于是快走几步来到扶梯前,回头得意的冲张日山吐了吐舌头。

  “快走吧,不然一会儿下雨了。”

  张日山宠溺的笑了。

  二人来到商场大门,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邹雨伸着脖子向外望了望,原来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

  街上的行人因为大雨来的突然,都在四下寻找避雨的地方。

  邹雨和张日山来到门口,看着地面上已经形成几条“小溪”,雨点密集。

  邹雨将手伸到雨中,晚秋的雨有些冰冷入骨,看着阴沉的天空。

  “雨好大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

  张日山将邹雨的手拉了回来,然后将手上的雨水擦干,握着她冰凉的手。

  “等一等吧。”说着,张日山将邹雨搂入他宽大的外套内,又紧紧的拥住她。

会长大人的私藏恋人动漫

  “这样就不会冷了。”

  邹雨在外套里拥着张日山的腰身,感受来自他的温度,温暖又安心。

  “啊!”

  “呵呵……”

  突然从一旁传来女生嬉笑的声音,邹雨转头看去,原来是一对小情侣,也是没有带雨伞,但是两个人躲在男生的外套下,一起跑进了雨中。

  “呵呵……”邹雨看着他们不禁笑出了声。

  女生穿着一双英伦短靴,故意踩在水中,水溅到男生的裤子上,但是他并没有生气,而是一直举着外套生怕淋湿了女生,小心呵护着。

  “嗯嗯嗯……”

  邹雨轻轻的哼起《Singin‘ In The Rain》,张日山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I'm singing in the rain

  Just singing in the rain

  What a glorious feeling

  I'm happy again

  I'm laughing at clouds

会长的秘密

  So dark up above

  The sun's in my heart

  And I'm ready for love

  ……

  这时候雨渐小,邹雨突然冲着张日山一挑眉毛,然后拉着他笑着跑进雨中。她牵着他的手,边唱着歌,边跳舞,虽然步伐简单,却充满着轻松快乐的节奏。

  张日山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大胆的事,不仅在众人面前唱歌跳舞,还跑进雨里。他没想到平时稳重的邹雨,却还有不为人知的疯狂的一面。她到底还有什么是他未知的,令他感到意外惊喜的呢?张日山突然想一一尝试。

  就这样二人在大家瞩目中,笑着跑向室外停车场。

  (主角行为,切勿模仿,因为会被当成傻子!)

  次日,天空依旧是阴沉着,树上的秋叶,也都因为昨天的大雨悉数落尽,少了颜色的点缀,有些萧肃凄凉。

  邹雨进到穹棋就被坎肩拉到一间屋子里,刚来到门口就闻到一股香味儿,原来屋内有一口砂锅坐在小炉子上,砂锅内炖的是土豆牛腩。

  罗雀坐在一旁,双手抱在胸前,嘴里叼着棒棒糖,盯着咕噜咕噜的砂锅。看到邹雨进门,微微颔首,邹雨笑着点头回应。

  “小雨姐,快坐下来!”

  坎肩将邹雨按在马扎上,然后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坛酒,也跟着坐了下来。

  “今天阴天,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不如我们好好的喝一杯。”坎肩开心的说道。

都是恋人

  坎肩拍了拍酒坛,对他们说道:“这坛酒可不是一般的酒,这可是大墓里的千年陈酿。”

  罗雀不以为意的看着坎肩,邹雨也有点半信半疑。

  “这东西能喝吗?”邹雨打量着酒坛子问道。

  “当然能喝了!”

  “你也不怕喝死你!”罗雀哼笑了一声。

  “喂,喂,喂,能不能喝死人你也清楚的,不是吗?”坎肩没好气的说道。

  大家干的都是“倒斗”的营生,都别在这里扮良人。

  坎肩瞪着眼睛,朝罗雀努了一下嘴。而罗雀全当看不见,将邹雨面前的酒盅拿过来。

  “快倒酒吧!”

  于是坎肩将酒坛上的泥封打开,顿时酒香四溢,醉人肺腑,屋内仿佛就像酿酒的作坊一样。

  “好香啊!”邹雨不禁感叹到道。

  坎肩先给邹雨倒上了一小杯,然后是罗雀,最后是自己。

  邹雨拿起酒盅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酒香更加浓郁,颜色虽然有点不太理想,但是没到不能下咽的地步。可是还没有喝下去,她就感觉有一些微醺。

  心中不禁惊叹,果然是千年陈酿。

恋人漫画

  然而此时三个人都没有喝,都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去当那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你们怎么不喝?”邹雨问道。

  “小雨姐你不也没喝嘛!”坎肩道。

  邹雨又看了看一眼酒盅,心里还是有些怀疑,这酒到底能不能喝?会不会一口下去就翘辫子了?

  罗雀想了想,一口将酒盅里的酒喝了下去。

  “唉!”坎肩想阻止罗雀,却已经来不及了。

  “怎么样?”坎肩仔细观察着罗雀的脸色,小心问道。

  罗雀停顿了一会儿,若无其事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牛腩,放进嘴里。

  坎肩看到罗雀无事,便放下心来,拿起酒盅一饮而尽,脸上五官扭曲,但是喝下去之后反而舒展开。

  “咦?酒味儿不重啊?怎么闻起来很香呢?”坎肩又拿起酒坛仔细瞅了瞅,心里一阵纳闷。

  “真的吗?”邹雨也拿起酒盅,试探性的凑近,最后抵不过好奇心也喝了下去。

  半小时后。

  酒坛静静的躺在地上,坛内的千年陈酿已经流了一大半,桌上砂锅里的土豆牛腩还在咕嘟着,眼见留就要糊锅,刚才还坐在凳子上的三个人,不见了人影。

  邹雨站在距离门口不远的地方,正在使出浑身力气,努力的向门口挣扎,却发现挣扎了半天依旧停留在原地,这下可她可是真的着急了。

会长的忠告

  难道遇见了“鬼打墙”?什么情况?

  “啊——”

  突然从邹雨脚下传来一声惨叫,她寻声看去……

  原来是一条很粗的藤蔓,缠住了她的左脚。

  可是怎么藤蔓会发出人的惨叫声呢?难道是藤蔓成了精!

  想到这里,邹雨不禁慌了神,感到后背发凉,身边的气温陡然下降。她没多想立刻用右脚狠狠的向下踹去,想踹开死死缠住她的藤蔓。

  她不管藤蔓接二连三传来的惨叫,她只要快点逃出去,于是疯狂的发起攻击。

  “张日山,救命啊!你在哪里?有条成精的藤蔓缠住了我!”邹雨哭着喊道。

  可是,却没有任何回应。

  “妈,你不要离开我!”坎肩死死抱住“妈妈”的大腿,跪在地上,泪如雨下,苦苦哀求。

  可是“妈妈”不仅没有任何留下的意愿,反而踩住了坎肩的手,然后用鞋跟狠狠地捻了一下。

  “啊——”坎肩惨叫一声,哭的更加伤心了。

  “妈,你别不要我!我不想跟爸爸生活,他总是喝酒,还打我!”

  坎肩想起了小时候,爸妈离婚之后,爸爸一天一天的消沉下去,酗酒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或者说是全部。每次他都会喝的醉醺醺的回家,然后不分青红皂白就抄起手边的家伙,上来给坎肩一顿打。

会长动漫

  小小年纪的坎肩,每天身上除了旧伤,就是新伤,而每天能让他忘了疼痛,就是拥着妈妈的照片入睡。

  “你带我走好不好?”坎肩拽着“妈妈”

  的裤子,哀怜祈求着。

  “你放开!”“妈妈”冲着坎肩怒吼道。

  坎肩望着愤怒的“妈妈”,愣了一下,而后更加不可能放开手,可怜兮兮的央求着,就算“妈妈”踢他,打他,掐他,坎肩也不会放手,他不想再过那种每天挨打的日子。

  坎肩胳膊上已经受伤,两三道口子还在流血,胳膊上也都是红印。可是他依旧不放手,就算是死,他也想为了自己拼一把,他不相信“妈妈”会如此的无情,毕竟血浓于水啊!

  “哎呀,好吵啊!钓个鱼都不能安静点!”罗雀怀里抱着鱼竿,坐在大石头上,皱着眉头抱怨道。

  “你放开我,你还敢说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了吗?”邹雨冲着张日山怒吼道,“手都牵了,人也抱了,你们还想干什么!”

  张日山拉着邹雨的手,极力地想解释,他与梁湾真的已经没有关系了。

  “邹雨你听我说,刚才真的是个误会!梁湾她的眼睛进了沙子,所以……”

  切!进了沙子就要抱在一起?如果进了石头,还不得……

  罗雀瞥了一眼身边的两个人,然后讥笑着。

  “进了沙子就要抱在一起吗?如果进了石头,你们是不是还要亲一个呢!”邹雨接近疯狂的的喊道。

  “你怎么如此无理取闹,还蛮不讲理!”张日山立刻怫然不悦道,“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会长是女仆大人

  “我无理取闹?我蛮不讲理?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哎呦,是谁当初追着人家邹律师不放的?现在倒是嫌弃人家起来了。啧啧啧,渣男!罗雀心中不平。

  “妈妈!你们不要吵了!”一个稚嫩的童声哭着说道。

  什么情况!?连孩子都有了!罗雀饶有兴趣的竖起耳朵继续听着。

  “我们离婚吧!”邹雨突然冷静的说道,“孩子是我的,我要带走。”

  “离婚?我不同意!”张日山坚决道。

  “那我们法院见。”

  什么鬼?!离婚?!怎么突然上演家庭伦理狗血剧情了?我不是在钓鱼吗?对哦,话说怎么还没有钓上来一条。

  罗雀想着,往他这边拉了拉鱼竿,但是由于太重,并没有拉动。

  居然是一条大鱼!

  罗雀兴奋不已,于是从腰间又抽出另一条鱼线抛向大鱼的方向。然后罗雀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劲全力往岸上拉。

  ——藤蔓抓住了我的头发!

  ——爸爸,又要打我啦!

  “啊——”

  “救命啊!”

  邹雨和坎肩异口同声喊了出来。

  “哈哈,这大鱼怎么还会说人话啊!哈哈哈……”罗雀笑得前仰后合。

  

  


解说吧微信公众号:yimasm
关注解说吧公众号,订阅更多奇闻趣事
分享到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