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解说 > 游戏新闻

【闵玧其】禁地(Agust D is back)

分享到: ? ? ? ? ? ? ?

楔子:

? 她出发前,脑海中一直循环着一句话:“Agust D is back.”

关于闵玧其

? 在这个灰色地带,他就是唯一的光

?

正文:

? 硝烟,罂粟壳,红灯街,热带雨林连绵的阴雨,街边随处可见的吞云吐雾……这是这里的常态。

?

? 一声枪响打破了三年来的寂静,高脚屋上有人单手转着左轮,脚踩在地上那男人的肩上,突然停了手上的动作,幽深的枪口对准了男人的太阳穴:

?

? “告诉他们,Agust D is back.”

?

? 卧薪尝胆隐忍负重的三年结束,他似是凤凰浴火归来,重新接管了这片土地。一个看起来瘦弱的亚洲男人,在这片鱼龙混杂的土地上重新书写他的神话。

?

? ……

?

? 闵玧其回到家中,他还住在三年前那套别墅里,这是小镇上最好的一套房子,他想那男人之所以三年间没有将他占为己有,不过是因为亲眼见证自己‘死’在这里。所谓做了亏心事,就怕鬼敲门。

?

? “闵先生,您回来了。”

?

? 旋转楼梯上轻微的响动就足够引起他的注意,更何况是小姑娘特意加重了脚步,脚链红绳上的铃铛叮咚作响,像一只花蝴蝶一样踩着轻快的步伐一路旋转而下。

?

? 她在他面前两步之遥收住了脚步,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想象之中的投怀送抱让闵玧其有些失望。

?

? 是了,这房子还是与三年前有了变化。

?

? 向来视女人如猛虎的Agust D,也学会了金屋藏娇。

?

? 闵玧其不动声色地背手将枪藏起来,突然伸出手迎她,与温柔的动作相反的是他云淡风轻的神色:“过来,让我抱抱。”

?

? 雅楠吃了一惊,心中一跳,回过神来乖巧地走近他的怀中,侧脸亲昵地贴在他炽热的胸膛, 搂住了他的劲腰。

?

? 他至今唯独没想明白雅楠在他身边的定位,相识也是荒诞可笑。只不过是如出一辙被人送来的女人,却敢拽住他的衣摆:“求您了,如果您不肯收下我,我会被他们玩死的。”

?

? 闵玧其对此不屑一顾,他若是这样的好心人,早就被那帮老头子塞满后宫三千了。

?

? 他提步欲走,却不想小姑娘大庭广众之下半点面子不给他:“听说您不近女色,到底是不感兴趣还是根本就不行呢?”

?

? 身边一圈人被她大胆的行径吓得倒吸一口冷气,闵玧其被气笑了,手下们唯恐殃及池鱼,正想趁着他发怒之前把小姑娘拽走,却不成想闵玧其坐在沙发上朝她勾勾手指。雅楠会意,瞬间卸了浑身的刺走向她,蹲在他的腿边,抬头看向他的目光纯良而乖巧,哪有刚才半分的跋扈,

?

? “那你就留下来试试,我行不行。”

?

闵玧其嘴角带笑,说出来的话一字一顿,不轻不重刚好能让在场的人都听见。大家眼观鼻鼻观心佯装未闻,蹲在地上的小姑娘却着实红了脸。

?

? 不过,留在这里面对阴阳怪气的闵玧其,也好过被拖出这栋宅子接受既定的悲惨命运。

?

闵玧其

? 传闻Agust D抱着那被留下来的小姑娘上楼,两天两夜没下来,也不许别人靠近别墅,只靠做饭的阿姨每日晨昏将饭搁在门口。

?

? 听阿姨说:“啧啧,先生真狠,小姑娘哭得那叫一个惨。”

?

? 而传闻中的两人,一个躺在床上补觉,一个坐在沙发上抱着电脑哭得梨花带雨,周围都是被眼泪水弄得皱巴巴的纸巾。

?

? 出乎雅楠意料,这位二话不说似是急不可耐地将自己打横抱起直奔卧室,关上门却是将自己扔在沙发上,在电脑里噼里啪啦搜了一堆催泪的片子:“自己慢慢看,不要打扰我睡觉。”

?

? 这人说完就真的自顾自被子一拉睡觉了。

?

? 雅楠摸不透他在想什么,当下觉得老老实实按他说的做是最好的,于是插上耳机看电影。

?

? 她向来泪点低,闵玧其给她找的电影都是苦大仇深,爱而不得,怎么虐心怎么来。雅楠刚开始怕吵到他,小声捂着纸巾憋着哭,却不想床上的闵玧其转了个身面朝着她睁开眼,眼里带着不耐烦与不认同:“你只会憋着哭吗?”

?

? 只是那一瞬间,雅楠突然领会了闵玧其的用意,看得伤心了也不管边上还有个看戏的陌生人,只管娇气地嚎啕大哭。

?

? 若是不能看电影看哭,她是真怕闵玧其动真格让她在床上哭出来。

?

? 外人不懂,她可从不觉得这位不行。

?

? 小姑娘上道,闵玧其觉得自己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只不过后来他越听越不对劲,耳边这一声声娇气的抽噎让他闭着眼睛联想到一些旖旎的画面,这一想,更不对劲了。

?

? “哔——”闵玧其一个打挺坐起身来,暗骂一声掀开被子就往浴室走。

?

? 在关上浴室的门之前,他分明听见了小姑娘隐忍的笑声。

?

? 这两天闵玧其也不是光睡觉,他也会示意雅楠先别哭了,进书房一个接一个打电话;偶尔心情好了,他甚至会走到雅楠身边坐下,一脸嫌弃地看着平淡无奇的电影对她说:“娇气,这都能哭。”

?

夜深了,小姑娘关了电脑楚楚可怜地看着他:“先生,我能去床上睡吗,沙发好不舒服。”

?

? “你就不怕我做什么吗?”

?

? 雅楠暗暗翻了个白眼:“您要是想做什么,我现在也不会求您了。”

?

? 闵玧其默不作答,只是转了身,让出一半的床给她。

?

? 其实闵玧其觉得有些奇怪,多年生活环境让他有着‘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的执念,但是对上她半是哀求半是狡黠的目光,他动了恻隐之心,这可真要命。

?

? 雅楠在他边上睡得很沉,两只手藏在被子里,毫无意识寻找东西抱,闵玧其下意识将手臂递给她,小姑娘顺势抱住,就像是找到了自己家里的小熊玩偶。

?

? 她的皮肤白嫩细腻,全然不似这里常年烟熏火燎生活条件糟糕的环境能够养出来的女儿,一言一行皆是大家闺秀的气质刻在骨子里,他甚至可以想象,在来到这里之前,她是怎样一个活泼可爱,被长辈捧在手心里的小姑娘。

?

闵玧其为什么叫闵松月

? 可是,她终究是来了这里,来到了自己手里。

?

? 闵玧其盯着她,眼睛微眯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

? 既然来到他的身边,就再也别想逃。

?

? ……

?

? 雅楠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外界的传闻里成了被闵玧其宠上天的女人,这里几乎没人敢来招惹她,也没有人会跟她说一句话,生怕犯了闵玧其的忌讳。

?

? 而事实上,除了偶尔日常的交流,她也不过就是给闵玧其暖床用的。

?

? 她睡在闵玧其边上,盖着同一条被子,他会抱着她,会起夜去冲凉水澡,却从来不会真的动她,这让雅楠很奇怪。

?

? 她来的时候早春的风来刚刚吹散了严寒,转眼两月后,她已经换上了单薄的春衫。闵玧其大手笔,在交通进出如此不便的地方,也能把刚在巴黎时装周走了一遍的衣服摆到她的衣柜里。

?

? 这一切从雅楠被要求带上那条有些岁月的脚链红绳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

? 春衫的裙子长及小腿肚,雅楠换上新衣服,就像个正常的小女孩都会做的事情一样,跑到书房,在闵玧其面前转了一遍,裙摆飞扬,脸上的笑容灿若繁花。

?

? “好看吗?”

?

? 一声“好”还未脱口而出,闵玧其瞥到了她白嫩脚踝上格外刺眼的旧疤痕。

?

? 他的气息瞬间变了调,有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心脏骤停。

?

? “怎……怎么了嘛?”

?

? 闵玧其变脸变得太快,直觉危险的雅楠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她真是被闵玧其宠得晕乎乎,都忘记自己在做什么了。

?

? 闵玧其三两步走上前,恍若未闻雅楠的惊呼将人拦腰抱起,走到沙发上坐下,脱了她左脚的鞋子,握住她的脚踝让白嫩的小脚丫搁在他的大腿上。

?

? 源源不断的热量从脚窝里传来,吓得她大气不敢喘一声。

?

? “这是怎么回事?”闵玧其摩挲着她左脚脚踝的疤痕,眼底晦涩不明。

?

? 雅楠试探着看了他一会,见他没有生气的迹象,舔了舔唇小声说道:“听说是小时候顽皮弄伤了,不要紧的。”

?

? “嗯。”

?

闵玧其语焉不详地闷声回应了一句,便不再多说什么。直到晚上,雅楠洗完澡出来,才发现闵玧其躺在床上,把玩着一个木盒。

?

闵玧其田柾国

? “过来?”闵玧其勾勾手,雅楠在床尾脱了鞋,跪在床上像只猫科动物一样慢慢爬过去。

?

? “这个给你。”闵玧其打开木盒,从里面拿出一根带银铃的红绳,不由分说地握住她的脚踝,三两下左脚上就多了一条红绳,随着她的动作银铃叮当作响。

?

? “什么呀,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带这个像话吗?”雅楠说着就要去解开脚链,却被闵玧其握住手腕一个翻身压在床上。

?

? “带上了就不许再摘下来了。”

?

? 到底没想真的做什么,闵玧其见她不反抗了,就翻身从她身上下来,转了个身抱住她,好听的烟酒嗓带着满足温柔地命令:“快点睡觉。”

?

? 直到后来,母亲看见她脚踝上失而复得的红绳惊讶地问出来,她才知道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

?

? 儿时的一场绑架,将四岁的她和十岁的他的命运第一次绑起来,那个傻呆呆替哥哥挡刀子在脚踝上落下伤疤的小姑娘幸运地被家人解救出去,而他却被扔到这灰色地带自生自灭,独自在枪林弹雨中摩挲长成一方的传奇,陪伴他的唯有小姑娘挣扎间遗落在自己地方的脚链。

?

? 经年之后,命运又将他们连在一起。

?

……

?

? 最近闵玧其连续几次惨遭滑铁卢,几条安全的通道都被上面的人给封锁严查,连绵雾气的热带雨林,让他的心情都像是沾了水的棉花,湿漉漉浑身难受。

?

? 雅楠不知怎么开解他,只是愈发乖巧,在他挂完电话阴沉着脸生闷气的时候走到他身边抱住他,脑袋有一下没一下蹭着他的背:“闵先生,陪我吃晚饭好不好。”

?

闵玧其收敛了怒意,转身牵起她的手往餐厅走。

?

?12月份是雅楠的生日,说来这也是她来到他身边之后过的第一个生日,转眼间在他身边已经快一年了。

?

? 这一年间,雅楠要什么闵玧其给什么,除了通讯自由和人身自由,他什么都给她。

?

? 所以生日当天,闵玧其将自己的手机给她:“允许你给家人打一个电话,我只给你一分钟。”

?

? 说完,闵玧其就离开了房间。

?

? 这部雅楠梦寐以求的手机,瞬间变成了一块烫手的山芋,她哆哆嗦嗦打开手机,拨通了烂熟于心的号码。电话被接通,她压低了声音。

?

? “喂,我是雅楠。Agust D 有一批货要从南屿码头过……”

?

? 挂了电话,她浑身脱力。打开门走下楼才发现,闵玧其换上了一席正装,在一片昏暗中点上了生日蛋糕的蜡烛,牙龈笑灿若星辰地看着她:

?

“生日快乐。”

?

一瞬间,她掩面泣不成声。

?

bts闵玧其

? 雅楠瑟缩在房间里,今天是交货的日子,闵玧其却并没有如往常一样亲自去现场盯着,这种反常让她胆战心惊。

?

? 晚上六点,天上响起一道滚地闷雷,吓得雅楠尖叫一声躲进被子里。

?

? 闵玧其听到雅楠的尖叫就从书房走出来,他大跨步来到床边,将缩成一团的雅楠拥进怀里,像是哄孩子一样拍着她。

?

? “这么害怕,为什么不乖一点呢?”

?

? 雅楠心中警铃大作,一瞬间连生理性的发抖都暂停了,闵玧其小心翼翼将被子拿开,将人从被子里捞出来。一道闪电突然破窗而入,紧接着雷声大作。闪亮的光芒照亮了被子下方一张苍白的小脸,冷汗打湿了发际的鬓发,让她整个人像只受惊无措的小兽,惹人怜爱。

?

? 雅楠吓得只想躲进闵玧其怀里,却又因为这恐惧一半来自变化莫测的大自然,更多的一半,是来自反常的闵玧其,而让她退缩了。

?

? “先生……”雅楠眼睁睁看着闵玧其仿若18世纪欧洲的绅士一般,慢条斯理地dd他一件件衣服,从温莎结,到西装外套,到马甲再到白衬衫,精瘦的身材下是他结实的腹肌。

?

? 雅楠就是闵玧其养在温室的一朵玫瑰花,身上单穿一条裙子,dd

?

“先,先生。”雅楠的声音打着颤,身体也克制不住地颤抖。今天的闵玧其真的很反常,他不再掩饰眼底dd,而自己就像一条砧板上的鱼肉,一切都在他的股掌之中。

?

(删减)

?

“忘记告诉你了,南屿码头是我的弃子。”闵玧其一声冷笑,说完也不顾雅楠瞬间放大的瞳孔,dd

?

(删减,老规矩谢谢)

?

她终于明白,所谓的生日礼物,是恩赐,也是陷阱。

?

她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

那日过后,雅楠发现自己所有用来往外传信息的办法都行不通了,她后知后觉惊出一身冷汗——原来她所有的小动作闵玧其都默不作声看在眼里,只等着她积累到一定地步一起清算。

?

他食髓知味,那日后dd

?

最让她担心的事情到底发生了,尽管她努力克制自己的生理反应,但还是没忍住当着闵玧其的面跑到厕所吐了出来。

?

闵玧其冷着脸请来医生,结果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

万籁俱寂后,他咬着牙带着铺天的怒意捏着她的下巴:“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知道了还任由我肆无忌惮地要你,是不是想让我亲手做掉这个孩子来报复我?”闵玧其一甩手走出房间:

?

“别再耍花招了,就算这个孩子没了我也会让你怀上下一个。”

?

因为雅楠怀孕的缘故,她安分了不少,该喝的养胎药都在喝,闲情逸致来了甚至会晒着太阳给肚子里性别未知的孩子织小毛衣。小姑娘从来没碰过这些东西,许是那颗要当妈妈的心使然,竟然认认真真沉下性子和阿姨学了起来,闵玧其都见到好几次小姑娘一不留神戳到了自己的手指,却还是呼一呼拿起针继续编。

?

如何评价闵玧其

“我又不差这点钱,到时候买现成的不就行了。”闵玧其走到她身边,揽住她的腰手掌轻柔地抚摸她还不太明显的肚子,只觉得生命真是神奇,就在小姑娘娇小的身体里开始孕育。

?

“不行,妈妈织的,不一样的。”

?

闵玧其以为她真的收了心不再折腾,也没有再如此严密地监视她。

?

只是他不知,雅楠打定主意生下孩子就想办法让人接走她。

?

这个孩子,回家之后家里人绝对不会允许她生下他,但这是他们的血脉,无论如何她得承认,她舍不得。

?

她不是掉进爱情里脱不了身的傻子,她看得出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闵玧其明明看透了她百般花招多次背叛,却还是容忍她在自己身边,带着一个不知何时会爆炸的炸弹。

?

她唯一的解释就是——闵玧其这个傻子,竟然爱上了她。

?

而她,无可救药地回应了。

?

她的世界非黑即白,她舍不得再一次次亲手伤害闵玧其,惟愿日后她回归平静的生活,而闵玧其,有他们的孩子陪着他。她知道,他会是一个好爸爸,至于她,就当她死了吧。

?

闵玧其早就说过,这片土地是他的世界,也是外界的绝对禁地,没有人能擅闯。

?

但有人做到了,在雅楠怀孕四个月的时候,有人闯入了这片禁地。

?

当她看见窗台上趴着的田柾国,一时间不知道惊喜更多还是惊吓更多。

?

见到田柾国她就知道,自己该走了。

?

“你还在犹豫什么!再不走我们真的都走不掉了!”

?

吉普车飞快行驶在泥泞的山路上,颠簸地雅楠直想吐。

?

“你还好吧?”

?

“没事,有点晕车。”

?

田柾国再三保证,是她的家人联合上下施压,上面才放松了几个港口的管制,闵玧其如今忙的脚不沾地,才给了田柾国空子钻。

?

“这些日子,真的委屈你了,前面就是国境线了,过了哪里就安全了。”

?

窗外的景色飞驰,来到这一年多了,她却从未好好看过这里,能见到的只有别墅周围那一方的天空。

?

她不是走不了,是有人给她的心套上了枷锁。

?

闵玧其经历

她知道田柾国此次前来必定是历经千难万险,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任性让两个人都身陷囹圄。至于孩子,她还得另想办法。大不了,也只能躲到国外偷偷生下来。只可惜,孩子注定是见不到自己爸爸了。

.

千算万算,他们万万没算到闵玧其胆子大到光明正大在国境线拦人。

?

一个是警界传奇田柾国,一个是边境神话Agust D,同样优秀的两个男人,第一次正面交锋。

?

“雅楠,过来。”闵玧其靠在车门前,一如初见那般收敛起自己的怒气带着笑意朝她勾勾手。

?

“休想!”田柾国挡在雅楠面前,“我今天没空跟你纠缠,你要是不想惹祸上身最好现在放我们走。”

?

“哦?”闵玧其悠闲地像散步一样慢慢走上前逼近他们,田柾国下意识就举起了枪正对他。

?

“小国哥哥!”雅楠看着田柾国举枪的动作心都冒到了嗓子眼,她急急忙忙从田柾国身后站出来摁下他的胳膊“求你了,不要开枪。”

?

“小楠……”田柾国满脸诧异地看着她,只见她泪眼婆娑地摇摇头,满是哀求。

?

“你问问她,愿不愿意跟你走。”闵玧其满意地看着雅楠的举动,继续逼近他们,田柾国的手臂又抬了起来。

?

“我求你了,别过来了,你放我走吧。”终是没忍住,雅楠崩溃大哭,听得在场两个男人心中像是针扎一般的难受。

?

“你忍心吗,让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爸爸?”闵玧其说给雅楠听,却是挑衅地盯着田柾国,果然从他脸上捕捉到了难以克制的惊愕。

?

“玧其,求你了,放我走吧。”她知道,田柾国在下车前已经联系了上面的人,上面那些人怎么可能放任太子爷在边境独自对上Agust D,想来上面很快就会派人过来,到时候,走不掉的就不是他们两个人了。

?

“我再说一遍,你回到我身边,一切既往不咎。”

?

“你做梦!”田柾国怒急,朝着闵玧其开了一枪,被他闪身躲过。

?

“花拳绣腿,你还得再练几年。”闵玧其不屑地看着田柾国,手往身后一伸,再抬手时枪口正对田柾国,一时剑拔弩张。

?

国境线外有警笛响起,闵玧其若是再不走就真的只能被瓮中捉鳖了。她是真不知道这男人这时候在执拗些什么,他一条矜贵的命,和一个几次三番背叛他的女人,孰轻孰重他怎么会不知道。

?

孩子?就他的条件,上赶着想给他生孩子的女人数不胜数,多少人就等着她被他赶出来好取而代之。

?

?好歹也是朝夕相处了快一年的枕边人,雅楠知道他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一咬牙她站了出来:“好,我跟你回去。”

?

“不行!”田柾国扣住她的手腕,她试着挣开,却发现他红着眼眶咬着牙实力不让她走。

?

“小国哥哥,告诉我爸爸妈妈,就当从此以后没我这个女儿吧。”

?

原谅她,现在只想自私地保住闵玧其。

?

闵玧其年龄

她伤害了这个男人太多次,他的绕指柔不光缠住了自己,也把她死死缠在情网里。

?

谁都走不出去了。

?

雅楠掰开田柾国的手,一步步走向闵玧其。

?

就这样吧,当她自甘堕落也好,当她色令智昏也罢。她就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男人,三观道德的指控与她何干,只要一家三口在一起就足够了。

?

闵玧其牵住了雅楠的手,她觉得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安心的时候了。不是说环境有多让人安定,而是终于知道自己这颗漂泊不定,上下求索的心,终于有了肯定的答案。

?

“乖,我们回家。”

?

“来不及了。”田柾国看着一个个真枪实弹赶来的后院,无奈地苦笑一声。

?

上面给的命令是:Agust D,不留活口。

?

雅楠背后传来一声枪响,天旋地转见有人抱着她转了个向,她被人压在地上,即使背后有一只手叠着她有所缓冲,也够她一阵眼冒金星地犯晕。

?

她明明听见闵玧其一声闷哼,还有中弹那瞬间的声音。

?

她的眼睛里下了好大一场雨,瀑流般冲刷着眼前的一切,她抬头想去看闵玧其,却被他用最后一点力气困在怀里。

?

“太狼狈了,你不要看,也不要让孩子看见。”

?

“玧其,玧其你还好吗?”她的声音一如他们第一晚,打着颤,闵玧其这时候还有闲心打趣她。

?

“胆子这么点,也不知道上面的人怎么挑了你到我身边。”

?

“因为我傻行了吧!——你怎么样了,我们去看医生好不好,医生呢——医生在哪里!”

?

“傻丫头,上面要的是我的命。拿我的命,换我的命。”

?

闵玧其抬手擦去雅楠的眼泪,恍惚间她看见他嘴角的血丝不断淌出来,溅落在她的身上,染红了她洁白的裙子,一片触目惊心。

?

“不要哭,哭多了我们孩子会丑的。”

?

“我不管,再丑也是你的!你不要吓我,我们去看医生好不好——求求你们了,有没有医生。”

?

“你要好好生活,如果觉得太累,孩子也不用生下来……我只要你好,只要你好……”

?

“我不!我要生下他,你也要和我一起把他养大,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求你了玧其,我真的,求你了……”

?

闵玧其丑吗

“呵,傻丫头……”

?

……

?

雅楠忘不了那天,他们将闵玧其抬上警车,盖上白布。而她了无生气地看着载着闵玧其的那辆车驶远,被田柾国抱着放进他的吉普车里。

?

她像是一个没有灵魂没有思想的洋娃娃,身上的白裙子染了血色,而那鲜红的血色又被时间酿成铁锈的红棕,泪水混着血水,狼狈不已。

?

她没有被送回自己家,而是被田柾国带到了他的单身公寓。她躲在房间里听见田柾国对来接她的爸爸妈妈说:“叔叔阿姨,小楠受了很大的惊吓,给她一点时间。”

?

田柾国打开房门,递给她一杯热牛奶:“生活还得继续——起码想想你肚子里的孩子。”

?

“谢谢。”

?

“……应该的。”其实他还想说,如果她同意,他愿意担负起她和孩子的下半生。

?

但是雅楠现在的精神状况,让他除了照顾好她,什么都不能说。

?

他想不明白,那位Agust D到底有着怎样的魅力,让她神魂颠倒,不仅怀了他的孩子,还丢了心。

?

雅楠在田柾国的帮助下,选择出国进行卧底心理治疗。他们没能成功瞒天过海,但等长辈觉察不对突袭海外的时候,雅楠的肚子已经吹了起来。八个月的孩子,一旦选择流产,对大人孩子都是无法挽回的伤害。

?

雅楠挺着肚子跪在妈妈面前,掩面而泣:“如果不是有了孩子,我早就跟他一起走了,您就当救救您的女儿吧。”

?

两个孩子或许知道妈妈有多辛苦,即使是选择顺产也没让她吃太大的苦头。

?

雅楠看了看婴儿床里甜睡的两个孩子,又看了看窗外的满天繁星。

?

“哪个是你呢?玧其,你看见了吗,我给你生了一对龙凤胎,偏瘦的是哥哥,妹妹很健康,看来哥哥一直很照顾她。”孩子们不知道梦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咯咯笑起来。雅楠轻轻拍着孩子,继续说着:“玧其,孩子们像你,很白。哥哥的眼睛完全复制了你,妹妹的眼睛很大,但也是一单一双……”

?

?白天听母亲说了脚链的故事,她胡乱搪塞过去只说是后来在卧室里找到的。可现在她摘了脚链,托田柾国把两颗铃铛摘下来重新系了两条红绳,给两个孩子的脚上一人系了一条,原生的红绳干干净净系在她的脚踝上。

?

?“阿爸会在天上保佑你们平平安安地长大的。”雅楠给了孩子一人一个吻,确定小被子都盖好了,自己也上床睡觉。

?

? 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把孩子养大,但她会努力去做一个好妈妈。至于爸爸,她会告诉孩子们——

?

你们的爸爸是个很好的男人,他叫闵玧其,有些人叫他Agust D,但他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所以被迫离开了我们——妈妈不希望你们学他,但他很爱你们,很爱妈妈,你们也要去爱爸爸。

?

她在被上面送到边境线的时候,脑海中一直循环着上面交代的话:“Agust D is back——你要不余遗力找机会除掉他。”

?

她是警界最优秀的卧底,她知道怎么在百米开外让树上的一只鸟从这个世界消失,但她在Agust D身边的一年,从无处下手,到不愿意下手,再到放弃下手。

?

Agust D is back

?

Take her heart away.

(带走了她的心。)

?

?文/Sia


解说吧微信公众号:yimasm
关注解说吧公众号,订阅更多奇闻趣事
分享到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