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解说 > 游戏新闻

“你别笑,我时间有限”

分享到: ? ? ? ? ? ? ?

能力有限,但会不断学习,水平一般,但希望自己不断进步。

你别笑了

望忽视时间线,有时候写的放飞自我,就会忘乎所以了。一些专业知识都会不断不断的研究。

勿上升真人,纯粹是自己YY(我自己也要记住这点,注意尺度)

喜欢孟鹤堂,喜欢周九良,因为他们趋近于一切美好。谢谢他们于我带来的幸福。

第一次写这类同人文,瞎攒八攒的,不要上升蒸煮哈!接受批评哈!(一定会改!

周九良沉沦了,彻底的那种,当他第一眼看到孟鹤堂时,他就知道了。可是不可以,他得埋在心底,因为他怕吓到孟鹤堂,于是,他开始变得冷兮兮的,有时候孟鹤堂的突然靠近,他的心跳便不争气的,停了一秒钟,甚至是一分钟,情况持续不久,孟鹤堂就找他谈话了。

都叫你别笑了

“九良,你想干嘛呀,说吧。”

满脑子都是胡乱思想的周九良一听这话,心里当啷一下,完了完了,是怎么了,太明显了吗?不明显啊。但他还是眯着眼“什么意思,听不懂。”

孟鹤堂可气死了,这个小周,是到了青春期了哈,他往前挪了挪,靠近了周九良“别跟我装啊,最近怎么回事儿,新风格啊,冷淡式捧哏啊!”

这么回事儿啊,周九良放下了心,原来是在讨论演出,他坐直了身子,严肃极了“孟哥,你看你的风格比较放,我就觉得我得收点儿,不然台上太乱了,咱们现在还没有饼哥四哥的控场能力,还得修炼啊!”最后一句话说的老先生气十足,周九良心里可开心了,他拿起桌子上的茶,吹了吹茶叶。

孟鹤堂看着周九良的样子,火气越来越大,只得自己安抚自己,电视上说了,对待青春期的孩子不能太冲着,要温和一些,语气温柔一些。孟鹤堂捏了捏自己的大腿,抬头笑着看向周九良:“九良啊,你这个风格呢,是很好,咱们也很互补,但是,一直这样下去,可不行,你前面冷,后面总得憋个大的啊,最近栾哥还找我来着,说咱们最近的底都感觉硬生得很,你看哥说的对不对啊?”

哈哈哈你别笑

许久,周九良才从那个笑中苏醒过来,他一直知道孟鹤堂长得端正,每一次看到他,只想得起“貌若潘安,卫玠之容”,虽然有时候看到他“糟践”自己会嫌弃,但是他还是会被迷得五迷三道的,他咳了咳,放下茶杯,“好。”

两人就这么愉快的结束了交流,送周九良回家的路上,孟鹤堂开着车哼着小曲儿,想着自己可真厉害,三言两语就把一个青春期的孩子给劝服了,看来,心理学的书没白看。

坐在副驾驶的周九良还是正襟危坐,余光看到了旁边人儿开心的要飞出窗外的样子,不自觉的也笑了。车窗外有霓虹,照着孟鹤堂的脸红一块,紫一块的。就这么看着,看着,周九良突然就慌了,车里太小,暖气太重,气氛太轻,霓虹灯太闪了,闪在了孟鹤堂脸上,也闪进了自己心里,他突然说:“孟哥,停车。”

孟鹤堂转过头“怎么了,还没到呢。”疑惑的看着周九良。

周九良眼睛扑闪闪的眨着,心跳的太快了,猛地转过身对着孟鹤堂“孟哥,我,我饿了。”说完,自己也泄了气,低下了眼睛。

你别笑的原版

两人就在晚上9点的时候跑去吃包子,周九良像一个吃***器一样,毫无感情,不管孟鹤堂怎么搭话就是不理,直到了宿舍,下车了,才板着脸说“孟哥再见”,然后转身离开。

第二天,周九良抱着三弦,走进了后台,“孟哥,吉他配三弦,还是头一回。”孟鹤堂正穿大褂呢,被自家小可爱抱着三弦的样子给萌到了,一听他的话,眼睛又开始发光,“对啊,对啊,咱们可以设计一下这个呀,吉他,三弦,周宝宝,超棒的。”

接下来的一周,两人天天窝在一起设计新的段子,终于在熬了一个大通宵后,完成了全部的创作,周九良躺在沙发上睡觉,身上胡乱的盖着衣服,孟鹤堂走过去本想叫醒,抬起来的手又放下了,他从里屋抱出了一床被子,轻轻地盖好,转身在旁边的沙发上躺下。

又过了一个礼拜,这个作品终于被搬上了台——《歌舞青春》。

开演之前,两人坐在后台,孟鹤堂还在默词,周九良拿起布子不停的擦着三弦,他其实是惴惴不安的,自己只是一闪而过的小念头,竟然真的要这么表演了,或者说,他其实是有私心的。那天被送回家后,着急忙慌的手机又给落车上了,闲的没事干只得练三弦,脑子里想的还是孟鹤堂脸上的那抹霓虹,手里也就越来越乱,最后乱到开始胡划拉。朱鹤松拎着刚洗好的衣服走进来,就看到周九良这么折腾自己的“三哥”,以及一脸的我不好惹,绕着赶紧进了房间。

你别笑惹我

为了舒缓气氛,朱鹤松打开了广播,广播里正在放歌,前奏是吉他的声音,周九良听着就这么跟着吉他开始弹,就这么弹着弹着,他感觉到孟鹤堂仿佛现在就站在自己身旁,陪着自己一起弹,一起弹好久好久,久到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了。

周九良想着,两人就上台了,可能是因为新节目,两个人在台上都放的很开,加上台下观众们各种各样的配合,现场闹哄哄的,但是气氛也出奇的好,终于要到这一环节了,周九良看着孟鹤堂背上了吉他,他接过四哥递上来的三弦,坐在椅子上,看着孟鹤堂对自己点头微笑鼓励,怕影响情绪,别过眼神,假装收拾话筒,那一刻,他有多期待,他的心就有多慌。

节目当然是成功的,晚上吃饭的时候,孟鹤堂喝了酒,眼睛红红的,微眯着靠在周九良肩上,他把手放在周九良手上:“九良啊,我瞅着你咋这么棒呢,哥当年一眼看中你,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呢,各种放后招儿啊”周九良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嗐,净说这个,生活处处有包袱嘛!”

孟鹤堂从周九良肩膀上弹起来,又开始看着周九良笑,周九良低下头“孟哥,你别笑,我时间有限。”声音太小了,小到他自己都没听到,孟鹤堂又怎么可能听到呢。

他轻轻将孟鹤堂的头又按回到自己的肩膀上,感觉脖子痒痒的,可能是孟鹤堂的头发吧,毛茸茸的像个小刺猬一样,挠的他的脖子痒乎乎的,挠的他的心麻酥酥的。

你别笑出自哪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孟鹤堂才醒来,周九良活动了活动被压麻的肩膀,看着孟鹤堂擦口水,“九良,我睡了多久啊。”“没多久,就一会儿。”

怎么可能没多久呢,周九良看着自己还被孟鹤堂攥在手里的指头想着,还没想完,孟鹤堂就张开了手,抽走了。周九良看着自己有些发红的指头和开始跟针扎一样麻的肩膀,慢慢的清醒了。

后来的某一天,两人的北京专场的节目策划上,孟鹤堂又想起了吉他三弦。当孟鹤堂背着吉他走在前面时,周九良抱着三弦看着越来越近又越来越远的人,想就这么进入梦中,跟着他一直走,却被尖叫呐喊声给吵醒,哦,还是在表演呢,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多观众,不然,怎么可能他笑的那么不属于自己,原来,是笑给了更多的人。

今天唱的不是打趣逗乐的《小苹果》,是认真温柔的《嘀嗒》,吉他先行,像孟鹤堂每次冲在前面一样,三弦跟着,像周九良每次藏在后面一样。乐起,歌起,孟鹤堂的声音真温柔,化成了一股风,周九良侧着身子看着他,他可真好看。只是当孟鹤堂转过头来看他时,他又躲开傻傻的对着台下笑,台下的观众以为是在对他们笑,孟鹤堂也这样以为,只有周九良自己知道,他以为的有多甜,那笑就有多酸,好像,比柠檬还酸。

?

你别笑音乐

很多年后,周九良的婚礼后台,孟鹤堂像往常整理大褂一样,给周九良整理西装,今天的周九良酷死了,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红色的小领结点缀,白色的衬衣扎进西装裤子,干练简单。孟鹤堂摸着周九良的肚子,“九良,劝了你十几年了,还是不减肥,你看你这肚子,也是亏了这衬衣能扎进去了。”周九良知道,孟鹤堂在调节气氛不让自己哭。

还记得自己当年站在孟鹤堂旁边,看着他牵着自己的女孩,落泪,拥抱。今天他看着自己,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

“孟哥,你,真的不上台发言吗?”

“不啦,我怕我抢了司仪的活。”

“好吧。”

你别笑 恶心

“……”

仪式开始了,周九良看着女孩慢慢的走向自己,眼里开始悄悄的盈起了泪水,他感恩这个女孩,也爱这个女孩,他希望能够把自己的爱无条件的给她。眼神一瞥,他看到了孟鹤堂在台下悄悄擦着泪,又看到了他对着他点头,是鼓励,是认可,是加油。周九良牵过女孩的手,戴戒指,拥抱,接吻,一气呵成,他也流泪了,眼泪真的是咸的,他心里想着。

到了敬酒环节,大家喝多了,闹起来个没完,这个小崽子终于娶到了自己的小姑娘,不得打趣打趣几句。孟鹤堂喝的太多,已经醉了,坐在旁边也不起身,直到周九良走到跟前“孟哥,我俩给你敬酒。”说着就抬手给孟鹤堂扶了起来,递过酒杯。

孟鹤堂红着脸,红着眼,拍拍周九良的肩,“我的九良长大啦,嫁人啦,不是,娶姑娘啦,以后就是当家人了,哥呢,没啥送你的,你不是爱吃那个哥家的那个泡蒜嘛,回头哥给你弄几瓶,送给你。”旁边的烧饼看不下去了“你就说你抠搜的,送孩子啥结婚礼物不好,送泡蒜,你也是,有创意。”张鹤伦也在旁边说“小孟儿那玩意儿就是故意的,把新娘子熏跑了,好把新郎打包带走,哈哈哈哈。”大家哄堂大笑,周九良紧紧握着孟鹤堂的手,点了点头“谢谢哥。”

仪式结束了,孟鹤堂站在酒店门口等车,周九良有些醉了,朦朦胧胧的他看到了门口的孟鹤堂,那样子,还跟从前一样,永远站在侧幕条等自己,还跟那次一样,抱着吉他等着抱三弦的自己跟上。周九良以为自己看错了,一揉眼,人走了,连风都没留下。

你别笑下载

?

他想起来自己那句没敢大声说的话:孟哥,你别笑,我时间有限。轻轻地说了句“孟哥,你走慢点,我跟不上了。”

?

?


解说吧微信公众号:yimasm
关注解说吧公众号,订阅更多奇闻趣事
分享到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