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解说 > 游戏新闻

【德云社】假如你是社宠(三十九)

分享到: ? ? ? ? ? ? ?

原创脑洞 不上升真人

德云社第一社宠姜盏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

文笔略渣 不喜勿喷? ?

愿角儿们一马平川,喜乐顺遂。

张九龄又做噩梦了,可能是噩梦吧,自从他那天和王九龙在酒吧不欢而散之后,接连几天都睡得不安稳,梦里总是会出现那人的身影,台上大褂长衫的,台下嘻哈休闲的,呲着牙说段子逗他的,敛着脸气他大冬天又只穿单衣的.....各种各样,无一重复,音容笑貌,嬉笑怒骂,皆是他。

肯定是噩梦,否则自己怎么会夜夜蓦然惊醒?

张九龄揉了揉泛酸的眸子,慢慢从床上直起身来,也不动弹,就那样硬挺挺的溜肩塌背的坐着,双目空洞无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张九龄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或许应该换个准确一点的说法,他现在控制不了自己的想法,大脑好像已经独立于他精神控制之外,正颐指气使地指挥着自己用来存储记忆、运转思维的那块中枢区间,告诉它们把有关王九龙的东西一个不剩地全部拿出来,一天二十四小时循环放映,就算他睡着了也得硬塞进梦里去。

坐了一会儿之后,张九龄才堪堪回神儿,顺手扯过一件不知道款式颜色的短袖就套在了身上,趿拉着拖鞋出了房间。

“起了?”

德云社的社宠小师弟

听见声儿,张九龄木然的转了转脑袋,向着声源望了过去,一身家居打扮的年轻女孩,哦,是他的女朋友,小薇。

“怎么了?还是困吗?要不再去睡会儿?”

张九龄轻轻摇了摇脑袋,“不用了。”

“阿仲....我们聊聊吧。”

张九龄脚下一顿,脸上的表情有些茫然,微微偏过身子瞧着小薇,“什么?”

“我说,我们聊聊吧。”

张九龄坐在沙发上握着杯子出神儿,心里丝毫没有担心或者疑惑,他根本就没去想小薇是要跟他谈什么,他也没有察觉到小薇异样的神色与不自然的举动,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想王九龙之外的人。

他这个人是不是挺贱的?抽身离开之后又在这儿惺惺作戏。

德云社同人社宠

小薇盯着那人头顶的发旋儿看了一会儿,心里钝钝的疼,就好像有一把生了锈的斧头正一下一下砍着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这种感觉很痛苦很难受,还不如一下子剖心割腹的利刃来的爽快。现在这种万般折磨,求死不得的慢性疼痛已经快把她折腾疯了。她不知道这种疼痛感从何而来,或许是那人这几天行尸走肉般的精神状态,或许是那人近来晨昏颠倒的混乱作息,或许是那人最近几晚睡觉时总是喊着王九龙的名字....

小薇使劲儿压抑住内心的酸痛,柔着嗓子轻轻唤了那人一声,“阿仲。”

“嗯?”

张九龄哼了个鼻音出来,却依旧没有抬头,小薇看不见他的眼睛,所以她也就无从知道那人现在的神情,“阿仲,我在跟你说话,你能不能把头抬起来?”

张九龄闻言总算是有了正常人该有的反应,缓缓将头抬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看向那人,也不说话,就那样木讷漠然地呆坐着,似乎是在等那人的下文。

“阿仲,你最近的精神状态很不好,我很担心你,你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事。”

小薇抿了抿唇,并没有因此气馁,“阿仲,你以前有事情都会和我说的,所以你现在依然可以依赖我,如果出了事情不要自己憋着好吗?”

德云社社宠

“我没事。”

“阿仲....”

“我说了我没事。”

小薇听着那人生硬并且带着些不耐烦的话,心里狠狠抽了一下,她和那人自一三年在一起,至今七年,从未红过脸吵过架,甚至粗着嗓子说话的时刻都不曾存在过。亲戚和闺蜜都羡慕自己找了个家世好、工作好、长相好、性格好的四好男人,可是现在呢?面前这个面无表情、语气冰冷,就像是个陌生人的男人真的是与她同榻而卧的伴侣吗?难道“七年之痒”是这个世间每对情侣都迈不过去的一个坎儿吗?

“阿仲,你以前不会这样对我的,你到底是怎么了?你自从休了所谓的年假之后,这几天里,你跟我说过的话一个手就能数过来,你这几天给我最多的就是头顶和背影!你以前晚上睡觉都会搂着我睡的!现在呢!你只会给我一个背影!你到底怎么了!你要是不爱我了你就告诉我啊!你要是外面有别人了你就说出来啊!我不会死赖着不走的!但是你得说出来啊....你这样对我....这样晾着我...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张九龄看着面前泪流满面的小薇,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是不理解她为什么要这样对着他大吼大叫一样皱了皱眉,沉默地看了那人一会儿之后,终于是开了口,“你先冷静一下。”

听了这话,小薇楞了一下,随后便勾着唇角笑了起来,眼角还带着泪珠的那种泫然欲滴、悲痛至极的笑,“张仲元,你让我冷静一下?你告诉我我怎么冷静?我男人,我男人在家跟个神经病一样浑浑噩噩了八天!八天!这八天里,不管我做什么他都没有正眼瞧过我一下!我为了让他笑一笑跟着视频学着做了四天饭!到现在手指头上还留着口子!结果呢?他连看都没看一下!张仲元,你还记得刚在一起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吗?你说我就是你的小公主,你一辈子都不会让我洗碗做饭的!你都忘记了!”

张九龄闻言眉头皱的更深,他说过这句话吗?他怎么不记得了?哦,想起来了,他确实是说过,那天好像是因为他刷杯子的时候不小心划伤了手,王九龙如临大敌般忙忙叨叨了半个小时,又是酒精又是纱布,不过一厘米的小口子被那人搞得像是被砍柴刀劈了一下一样,偏要把他受伤的手指里里外外包了六七圈儿才停手,害得他那一段时间只能叉着俩手指头“比耶”,合都合不上。

德云社的团宠

-以后这种洗洗涮涮的事情我来做就好了,锅碗瓢盆你也就别碰了,那么好看的手就只能用来打快板儿,凡人的活儿不配近你身。

其实王九龙的手也好看,又细又长,白玉青葱,就好像用天山上的雪水浸泡过百年似的,不染人间烟火。只是为了张九龄,他甘愿做那些杂七杂八的活儿。张九龄看在眼里,愧在心里,明面上却又不好说什么,想分担却又被那人推着赶着拒绝了。张九龄拧不过,索性回家之后加倍宠小薇,把在王九龙那里得的好全部套用在小薇身上,就好像这样自己的罪恶感会少一点儿,无论是对王九龙,还是对小薇。

“张仲元我求求你说句话行不行?你能不能别晾着我?我好歹是你未婚妻啊!”

未婚妻?哦,他上个星期刚跟她求了婚,为什么要跟她求婚?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在早晨醒来看见身边安然睡着的王九龙之后,蓦然生了求婚这个念头。他觉得对不起小薇,他觉得自己背叛了小薇,他觉得自己应该补偿小薇.....他觉得自己应该找个由头彻底断绝对王九龙的感情,同时也断绝王九龙对他的情愫。

求婚是最好的选择了,他还记得那人那晚求着自己不要结婚的卑微,他还记得那人说结婚之后就会失去爱他的资格,所以求婚对那人来说是再好不过的拒绝借口了。而且结婚对小薇来说也是最好的补偿,当初自己答应过她成角儿就立马结婚,拖拖拉拉了两年,找各种借口搪塞了两年,最终还是要履行诺言的不是吗?现在就是履行承诺的最好时机。

什么?这样做会不会对不起王九龙?

肯定会啊,怎么可能不会呢?可是他还有别的选择吗?那样冲动而无法描述的一夜过后,他和王九龙还能维持以前那种正常的关系吗?不能了,什么都变了,所有的一切在他选择随着王九龙回家的那一刻就全都变了。

可能这能怪谁呢?怪他自己啊,这一切难道不是他自己亲手造成的吗?

德云社宠的日常

张九龄,呵,你有什么资格叫张九龄?你真的配不上师父赐的这个名字。你不仅不是一个好的搭档,也不是一个优秀的男友,更不是一个合格的爱人。

无论是对暗恋的王九龙,还是对陪伴已久的小薇,你都不合格。

“张仲元!你哑巴了吗?你能不能说一句话?就说一句!不要让我像个疯子一样在这自说自话行不行!”

听着耳边撕心裂肺的悲鸣,张九龄终于回了神儿,抬起眸子瞧了一眼哭的一塌糊涂的小薇,他的心狠狠疼了一下,虽说不爱,但也是一起生活了七年的人,现下哭成这般惨烈的模样,张九龄还是舍不得。而且,他已经把王九龙狠狠地伤害了,他已经割-肉-断-肠般舍弃掉了自己的心中最爱了,他既然已经选择了陪伴自己多年的女友了,那么他就不可以弃她于不顾,于情于理于义,都不可以。

张九龄动了动因长时间未动而有些麻木的腿,起身走到那人身边坐下,轻轻环住她,“对不起,小薇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应该这样对你的,对不起,你别哭了,对不起...”

“我想要的不是你的‘对不起’,我想要的是一个解释,是你这么多天反常行为的原因。”小薇伏在张九龄肩头,抽抽搭搭的哭着,话都说不利索。

“对不起,我最近精神状态不好,让你受苦了,我以后不会了,乖,别哭了。”

“求婚那天晚上你就不不对劲,一整晚都没回家,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结婚?那我们就不结婚啊,我们可以谈一辈子恋爱的,你不要理我妈,你不要理她说的话,我可以不要那个结婚证,也可以不要婚礼,我只要你,所以,你别不理我好不好?”

郭麒麟德云社团宠

张九龄听了这话又回忆起那天晚上的情-事,刻骨铭心,历历在目,他还记得那人在他耳边说过的话,他说,师兄,我的风雨吉处惟有你。

张九龄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他的风雨吉何尝不是只有王九龙一个人呢?可是他们的雨过之后注定没有天晴,注定只能阴暗冰冷,黑云压顶。

“阿仲,你说话啊...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很没有安全感....”

-虽说安全感都是自己给自己的,但是你的安全感我包了。

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就蹦出那人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那样自然,又那样无法抑制。张九龄突然又想起自己与他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呲着一口大白牙的高个子对他说,我叫王昊楠,以后在玫瑰园我罩着你。

可是,他把那个说要保护他一辈子的王昊楠弄丢了呀,他把那个说要给他安全感的王九龙也弄丢了,就那样毫无留恋的,亲手丢掉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张九龄紧紧抱住怀里的人一遍遍说着对不起,但是无人知晓这些个对不起到底是对眼前人说的,还是对心里人说的,亦或是两者皆有。

“阿仲,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大楠?”

德云社独宠张云雷

张九龄猛地一怔,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小薇,“什么?”

小薇有气无力地扯着嘴角笑了一下,那种对于隐瞒已久之事终于破肚而出的了然的笑,“别瞒了,你喜欢他,是不是?从我们俩在一起的第一天,你就喜欢他。”

张九龄那一刻只觉得头顶的苍穹不知何时裂开了一条巨大的缝隙,业火弱水,狂风雷鸣,自然界所有的元素都放肆到了极致,正汇聚起无数双无形的大手不停地拉扯着他,那种力道,那种无法抗拒的力道,像是要把他成片成片撕碎般汹涌而起,席卷着绝望之神的诅咒扑面而来。

“阿仲,我其实早就知道你喜欢他了,很早很早就知道了,可能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你看着他的眼神同旁人是不一样的,连与我都不一样....怎么说呢,你看着他的时候,就好像看着你的全世界,除了他,再也放不下其他任何的人。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我这个名义上的女友,在你心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地位,因为你的心,早就给了那个叫王九龙的人。”

“阿仲,我原本以为只要我乖乖巧巧地待在你身边,十年如一日的爱你,陪着你,总有一天你会喜欢上我,会爱上我。所以我坚持了七年,这七年里,我是大家口中‘张九龄的女朋友’,是你粉丝口中说的,见过的最乖最不惹事最不做作的女友,是所有人都不曾知道我长什么样子的‘张九龄的女朋友’!你当初说不想让我沾染圈子里的事,你说你不希望我被世俗纠纷打扰,你说你只想和我平平淡淡一辈子,你说只要你在一日,我就永远是你张九龄的正牌女友....可是到头来呢?我这个正牌女友终于熬到了你求婚的那一天,然后呢?自己孤零零的在房间里坐了一晚上。而我的未婚夫,刚跟我求过婚的未婚夫,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你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样的痛苦绝望吗?你不知道,你心里没我,你从来没有在乎过我。”

“阿仲,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你为什么能对我狠心到这种地步?你如果不喜欢我,不爱我,那你一开始就告诉我啊!你一开始就不要和我在一起啊!你为什么可以演得那么好!你为什么可以对着我这个你并不爱的人还能笑得那么温柔!你为什么要让我遇见你!你为什么要让我爱上你!为什么啊!你要是不爱我,凭什么把我困在你身边六年?凭什么啊?凭我爱你吗?张仲元.....你怎么能那么自私?”

“阿仲,你知道吗?我有时候挺讨厌我自己的,我讨厌我自己那么敏感,那么细致,一眼就能瞧出你对他不一样的感情。我讨厌我自己明明知道你心里没有我,还恬不知耻、异想天开地以为能感化你,在你身边赖着不走。我讨厌我自己明明什么都知道,偏还要装成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我真的讨厌我自己。可能自始至终都是我的错,我错在十六岁那年偷偷翘课溜到德云社看师父的演出,我错在那天因为找不到厕所而向你问了路,自此沉沦。我错在十七岁那年什么都不管地答应了你的告白,我错在十八岁那年为了不与你分开特意选了一个我并不喜欢的本地大学,我错在十九岁那年在酒桌上看了一眼正望着王九龙的你,我错在二十岁那年明明知道你是为了照顾王九龙而忘了我的生日却没挑明,我错在二十一岁那年第一次听见你喝醉后叫他的名字却装作无事发生,我错在二十二岁那年为了去哈尔滨看你演出却不小心流产而没告诉你,我错在二十三岁这一年,才终于明白,守着一个不爱你的人是不会得到任何回报的。”

“阿仲,你去找他吧,你去找他说清楚,你去到他面前告诉他你喜欢他,我放你走,真的,我放你走,我舍不得看见你现在这种颓废消极的样子,哪怕你不爱我,我也舍不得,因为,我爱你。”

德云社最宠张云雷

“阿仲,我们分手吧,我们这辈子都不要再见面了,我不想再看见你,我恨你。”

“阿仲,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从来没有遇见过你。”

-张九龄....如果可以,我希望从来没有遇见过你....

张九龄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周围漆黑一片,不见五指,张九龄就那样坐着,脑子里充斥交叠着小薇与王九龙两个人的话,那句一模一样的话。

张九龄,你到底是有多不是人啊...怎么能同时伤害了两个那么爱你的人呢?

张九龄,你还有什么资格面对世间这一切啊?

张九龄,你怎么....不去-死呢?

up:

想虐9088但是好像没虐成

莫名其妙就写成了渣-男

但是我相信你们还是爱9088的

我好对不起小薇啊..虽然是个小配角

但是我还是很心疼

第一次把自己写心疼了【原地自闭】

解说吧微信公众号:yimasm
关注解说吧公众号,订阅更多奇闻趣事
分享到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