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解说 > 游戏新闻

假面骑士托骑 第十二集

分享到: ? ? ? ? ? ? ?

“如果连驱动器都没有,你要用什么来打败我!?”

假面骑士帝骑有多少集


“不,他有的。”


北辰走了出来,站在我的身边,说。


“辰骑?”镜烦骑Ⅱ不屑地摇头,“你连变成骑士的资格都没——这个世界上,甚至不存在骑士卡!你又能做什么?!”


北辰没有被他的话动摇,把两个L型的拼图玩具交给了我:“用我的破限驱动器吧——还有逆水!选择吧!是继续当镜烦骑Ⅱ的小丑,还是成为我的同伴!”


“逆水潜龙向前几十步,穿过围成一圈的人们,走到了北辰的身边,把他的极限驱动器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露出了无畏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了!”


逆水潜龙把自己膝盖上的驱动器掰成两瓣,狂笑着把驱动器递给我:“那就是,向你!献上忠诚!!”


“真是无聊。”我晃了晃手里略有些重量的驱动器,稍稍侧过头,一边把驱动器丢给里主任,一边说,“里主任,你能再表演一下那个吗?”


“真是没办法。”


“哈哈哈哈,你真的这么认为吗?”里主任扭曲地笑起来,“现在!我的手中已经握住了未来!!”


“缝合手术!”里醇大喊一声,把潜水的俩瓣的驱动器拼在一起,神奇的让它复原了。


“不愧是妇科圣手里主任!轻易地做到了我们做不到的事!”一旁的某个群友喊了起来。


“别急,等会托派第一个要打倒的就是你!”


“啊?”


“器官移植!!”里醇把两个驱动器并在一起,竟然神奇的让他们合为了一体。


【征服者驱动器】


合并的驱动器发出诡异的声音。


“现在!第三阶段已经完成了!托骑已经是不可战胜的了!!”里主任把驱动器丢还给我,“变身吧!托骑!”


“哼,那就把力量借给我吧,你们。”


把拼图般的驱动器在腰前拼好,我张开双手。


食指和中指并拢,分别指向了潜水和北辰。


“可能会很痛哦?”


北辰和逆水潜龙点了点头,我突然大喝一声:“属性抽取!”


两个人的卡片分别从他们胸口里冲了出来,飞到了我的双指之间,而两个人也因为属性抽取的剧痛而翻个白眼,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我对着镜烦骑展示了手中的卡片,当着网络延迟的他的面把卡插进了征服者驱动器里。


【南陌北辰!】


【刻之宙读,yeah!!】

假面骑士创骑第一集


【逆水潜龙!】


【龙之咆哮!yeah!!】


【属性抽取!】


【最佳搭配!!】


【R U Ready?!】


闭上眼睛,深呼吸。右手慢慢地指向天空,打了一个响指。


“变身。”


【南陌北辰!!逆水潜龙!!】


【融↗合↗变↘身↗】


【假面骑士 托骑 征服者!】


巨大的时钟在我的身后旋转了起来,在指针全部旋转到十二的同时,一只巨龙冲破了时钟飞了出来,衔着时钟的碎片一起撞在我的身体上,变成了一副蓝白色相间的皮套。


【征服时空之巨龙!yeah!yeah!!!】


“无论是什么形态都没有用!”镜烦骑终于重新上线,掏出一把AK12,对着我一通扫射。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木大,龙之驾驭。”


【Dragon Drive】


巨龙怒吼着从我的皮套上飞舞而出,挡在我的身前,拦住了所有飞过来的子弹。镜烦骑Ⅱ稍稍感觉到震惊的同时,我把手比划成枪的样子,对准了他。


“充能。”


【能量装填】


“发射。”


“吼哦哦哦哦哦哦!!!!”


盘旋在身前的巨龙猛地冲向镜烦骑!在弹飞所有子弹的同时,狠狠地撞击在了他的胸口!镜烦骑直接被巨龙击飞,倒飞几米之后,在地上滚了几圈,最后被极强的惯性带飞,撞进了香槟瓶中!


“成功了吗?!”站在人群里的阿烦叫起来。


“不!还没有!”兰猫尖叫起来,指着从玻璃碎屑中爬起来的那个人影,“他手里拿的,是掌控者驱动器!”


“没错,是掌控者驱动器。”镜烦骑有点脱力地站了起来,像是用劲全身力气般地,将掌控者驱动器刺进了他的胸口里!


“托骑,你知道你的力量,到底从何而来吗?!”


镜烦骑的胸口仿佛融化了,一点点地和驱动器融为一体。这样恶心的事情发生的同时,他把原本属于我的卡盒亮了出来,从里面抽出了两张卡。


震颤着挣扎着,鲜红色的装甲崩碎开,从炼狱而来的面具慢慢地剥落,露出镜烦骑狰狞的嘴角。

假面骑士帝骑32集在哪看


“南陌北辰!”


【南陌北辰!】


【刻之宙读!】


“逆水,潜龙!”


【逆水潜龙!】


【龙之咆哮!】


【属性抽取!】


【最佳搭配↘】


【R U Ready?!】


镜烦骑的手指从皮套下面露出来,他双手握拳猛击胸口,喊到:“变身!!!”


【南陌北辰!逆水潜龙!】


【融↗合↗变↘身↗】


【假面骑士 镜烦骑 】


【盗取掌控之力!】


【掌控时空之龙!耶!耶!!!】


巨龙绕着他飞舞,巨大的时钟在他的身后,把所有指针都指向了12。镜烦骑的崩坏从这一刻起停止了,变成了一个与托骑极其相似的骑士。但是,他穿着的皮套的底子仍旧是镜烦骑的,可以以此区分。


“变成了托骑的样子?”猪海发出疑惑的声音。


“托骑的样子?”镜烦骑抬起手,把手对向我,“充能!”


于是我不得不迎击,刚才击退镜烦骑的飞龙回到了我的身边,我也把手指向他:“充能。”


【充【充】能【能】完【完】毕【毕】】


“发射。”


“发射!!”


两只飞龙激射而出,在我与镜烦骑之间碰撞了起来。我以一只手挡住碰撞产生的气浪,再把右手指向站在一起的阿烦和老师,说:“老师,阿烦,把力量借给我!”


两个人蹲在地上抵挡着强风,点了点头。


“可能会很痛,准备好了!属性抽取!”


两个人的卡片穿胸而出,飞到了我的手上,而他们也一翻白眼倒了下去。


“就用这个来对付你吧!”


【阿烦!】

假面骑士副骑wizard


【焱之燎天!yeah↗!!】


【老师!】


【帕之烈旋!yeah↘——】


【属性抽取!】


【最佳搭配——】


【R U Ready?】


“假面变换!”


【阿烦!老师!】


【融↗合↗变↘身↗】


【假面骑士 托骑 】


【征服者!!!】


【燎天之烈旋!yeah↗↗↘↗↗】


旋风般的烈焰从我的脚底下窜出来,把操场上的草皮卷起来,统统烧成了飞灰。在破坏了草皮之后,飞散在四周的火焰如同炮弹般齐齐射向我,让我变成了新的形态!


感觉得到,有什么在燃烧着。


我冲向镜烦骑,俯下身子躲开纠缠在一起的巨龙的甩尾,从焦黄的土地上滑铲前进!而看见我冲过去的镜烦骑也从卡盒里取出两张卡,对着我进行了形态转换!


镜烦骑也喊出声:“雨山!猪海!!!”


【属性抽取!】


“假面变化!!!”


【同↗调↘变↘身↗】


【假面骑士 镜烦骑】


【Clear Mind!震玄之潮涌!】


在镜烦骑的身后,大地崩裂开来,地下径流普通山洪般喷涌而出!于是他一个后空翻翻身跃进山洪之中,变成了一个赭黄色的骑士。


“水和地面可都是克制火属性的啊!!”镜烦骑也握着拳头向我冲过来,转眼之间两个人的距离只有两米而已!!


我拳势不减,大吼道:“Kagura——Meaaaaaaaaaa!!!!”


“屑!!!!!!!”


白色双马尾的军服女仆从我的身后闪身而出,挥舞着拳头普通暴雨般打向了镜烦骑!!!


“这可是,没有地狱的世界!吃下我的替身攻击吧,镜烦骑!!!!!!”


“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Money!”

假面骑士问骑全集


“就是为了这一刻,我才拿走你的卡的!”镜烦骑把一张骑士卡插进了腰带中,一边把拳头挥向我一边怒吼着,“来吧!!!语风光的替身!Minato——Aquaaaaaa!!!!!!!”


风骑的替身,洋葱螺旋双马尾的海军女仆出现在了镜烦骑了身边,挥动着拳头和KaguraMea拼撞在一起!


“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理解!!!”


高速出拳的替身剧烈地碰撞着,产生的气流把我和镜烦骑抬起,悬浮在了空气之中!镜烦骑的拳头就在这时到了,和我挥出的拳头撞在一起!


“喝!!!!”


“喝啊!!”


两个人咆哮着想要用尽全身任何一点力量,结果却只是打平手而已!


“托骑,用我和委员!”里主任站在战场边缘,趴在地板上大喊,他的身体几乎就要被掀起的狂风吹飞了!


“好!”我向他们伸出手,“这下会很疼!属性抽取!!”


委员和里主任应声而倒,两道流光从他们的胸口直冲向我的手中!


“里醇!委隆姆!”


【属性抽取!】


“假面变换!”


【同↗调↘变↘身↗】


【假面骑士 托骑!】


【征服者!!!】


【晦想之朔极!!yeah!!!!】


无数细长的黝黑的怪手从我的身后伸了出来,包裹住了我的身体。在我把响指打响的同时,身上的黑手们一同炸开,形成了一副暗紫色的铠甲!


委员和里主任的形态,可以使用黑暗力量给敌人的动作造成阻碍,这样的话就可以在替身对拳中获胜了!


“你是这么想的对吧!托骑!!!”镜烦骑的拳头被释放出的黑影纠缠着,在挥拳的时候收阻,被我狠狠地击中了左侧脸颊!


但是他并没有受惊,而是继续咆哮着说,“你以为这些黑影可以减慢我的速度,却忘记了我也在为发动MinatoAqua的能力而做准备!!!!!”


“已经击中了这么多拳!你的双手将完全液化!毫无战斗能力!!!替身能力发动!!!!!”


MinatoAqua的拳头突然攻向KaguraMea,并且叫道:“余裕余裕!!!!!!!!”


“结束了托骑!我会剁下你的双手双脚,在你的面前完成婚礼!然——”


没错,MinatoAqua的替身能力是把击中的东西逐渐液化,要是和她对拳,根本没可能赢。但是,要是这样呢?!?!


“雪启凌涌!祁铭寒!把你们的力量借我一用!!”我对站在一边吃瓜的那两个人伸出手,“属性抽取!”


【属性抽取!】


【最佳搭配!!!】

假面骑士26集


“假面变换!!!”


【融↗合↗变↘身↗】


【假面骑士 托骑】


【征服者!!!】


【暴涌之冰封!yeah!!yeah!!!】


“冰封吧!冻结吧!”


变成液体即将溃散的双手瞬间被冻结,变成如同钢铁般僵硬的冰拳!这样的话无论MinatoAqua怎么发动能力,都无法把一直降温的拳头变成液体!


“不但如此!我的拳头足有零下八十度!哪怕是再强的替身,也不可能在这样的接触下毫发无损!!!!”


“什么?!没有用吗!!”镜烦骑甩了甩腰间的卡包,又抽出两张卡来,“那就用这个来对付你!!!”


“A酱!小叉老师!”


“不要用这个组合!!把所有卡都抽出来!!!!!”


“你以为我会听你的话吗?!托骑!!!”


【属性抽取!】


【超强搭配!!】


“假面变化!!!”


【假面骑士?】


【假面骑士!】


【假面骑士——】


【假面骑士 镜! 镜! 镜!】


【假面骑士????——】


预想之中的变身并没有到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驱动器中传了出来。灰色的光如病毒般蔓延至镜烦骑的全身,让他丧失了色彩,定格在远处,好像没有生命的艺术品。


“时候到了。”


奇异的波动从灰色的骑士身上暴发出来,快速覆盖了整个幼儿园——不,还要更大!好像没有极限一般地向前扩散,只要接触到这样的光,无论是什么都会失去色彩,变成死亡一般的灰色!


我知道这是谁。


失踪的卡片,使用了替身,即将消失的镜烦骑,还有强大到可以打开大门的力量。这一切都在计算之中?还是只是运气使然?现在手中连骑士卡都没有,究竟该怎么做?


艺术品般的骑士终于动了,他悬浮在空中,身上的灰色慢慢地剥落,绿色和红色交杂的鲜艳的身躯显露了出来。


“我改变主意了,托骑,你要成为我的一部分。”


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假面骑士创骑全集


“如果征服不够的话,那就征服并且掌控——这就是创造,这就是真正的征服。”


“你会变成我的一部分的,你一定会的。”


他伸出手,打了一个响指。


“是这个吧,刚才你们都在喊的:假面,变化。”


【假面骑士 风骑!】


【时空之掌控者!oh!noooo!!!!!】


【全知全能 尽在掌控!】


失真的灰色世界中多出了一个鲜艳的色块,他成为了世界的中心。


“来这么一出吗。”没有替身对轰造成的气流,拳风慢慢地熄灭,我缓缓地落回了地面。满是疮痍的地面。但是完全没有回到原处,我只是落了回去而已,只能仰望着中心而已。


“要怎么选?托骑。”他低头看着我,“我们一起的话,可以创造出全新的世界,你何必守着这个地方不放呢?”


是这么回事,忍不住笑了。低下头不想让笑声传出去,但是笑声就像幽灵的密语,在灰暗的世界里,空洞又清晰。


“真是无聊。”


“哦?”


“我可是没有做到,连阻止镜烦骑都做不到。”


“所以你想阻止我?”


“没有阻止的必要,”我把一张卡从驱动器内侧的卡盒中抽出来,擦了擦上面的灰色的尘土,“果然,这张卡还是有颜色的。”


“那张你用不了的园长卡?”


“之前是用不了,”我把卡展示给他看,“那只要变得可以用的就行了。”


“你知道该怎么用了?”


我把卡插进驱动器中央的的卡槽里,回答他说:“你早就知道该怎么用了。”


【☆★兰? ? 若★☆】


【无法使用】


“你才不是单推,托骑,所以根本用不了啊。”


但是,我说过了的。


在世界之前的世界,在安静到和宇宙创造之初一样的世界里,他答应了的。才不是要阻止镜烦骑,他只是想说,就交给我吧。


只是想耍帅。


“如果是镜烦骑,真的没可能做到这个。”


“什么?!”

假面骑士时王共几集


“但是如果是我,就可以做到了:融合变换。”


【征服者升级!!!】


一个驱动器从风骑的胸口暴射而出,撞击在了我腰前的征服者驱动器上。征服者驱动器和掌控者驱动器水**融,变成了一个由许多长方形拼成的环形拼图。


【征服!掌控!融合升华!】


【创造者驱动器!】

?

【时↗空↗之↗创↘造↘者↘】


“我早就知道了,这个世界,是我创造的,”我摸着驱动器中心的

卡槽,“但是哪怕乌托邦的世界,也不完美。如果有人要侵略的话,连可以守护这里的人都没有。”


“所以,卡片驾驭。”


【□元□素□驾□驭□】


【☆★兰若★☆】


【◆强行使用◆】


“假面升级。”


【☆幼★儿☆园★的☆缔★造☆者★】


【假面骑士 托骑】


【★兰若★】


【☆兰若☆】


【?兰若?】


【◆园★长●形★态◆】


托骑的胸前出现了一排画像,从左肩一直排列到右肩,上面全部都是园长的画像。不但如此,托骑的头顶也顶着一张画像,是园长转圈的GIF图。


“认输吧,语风,就这样结束吧。”


风骑没有回答,反而向我俯冲而来!


“KaguraMea,Tekoki。”


语风光的俯冲没有前进半米,灰色的世界便停下了。这样的世界比平时更荒凉:悬浮着的灰色的余烬,风骑掀起的没有色彩的沙石,还有熊熊燃烧着的野火。一切都停下了。


我便行走在这样的世界里,尽管我能看见倒在我面前的委员,能踩着他的脑袋和僵直的水杉哥对视。但是这个世界里只有我而已,只有我才能看到。


一秒,十秒,三十秒,一分钟。


到底可以暂停时间多久?


“时间继续流动。”我没有再等下去,站在语风光的攻击范围之外,解除了时间暂停。


假面骑士27集

风骑突然失去目标,一个翻身停止了俯冲,落在了地上。


“你暂停了时间?!”


风骑提高了声音。


我没有回答他,按了按中间那个卡槽上的按钮。


【骑士呼唤】


“班骑。”


班花的骑士卡从风骑的卡包中飞了出来,直接飞进了环形卡槽中的一个。


【班骑】


【GOOO!】


“来,细数你的罪恶吧。”


班骑在我的身前突然出现,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对着我问:“你是?你谁——你怎么身上都是园长——”


我把手指向风骑:“上。”


“我凭啥听你”班花还没有说完,就已冲向了风骑,他只能发出尖叫,“这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


风骑没有出声,一拳击退了上前的班骑,我转动驱动器的环形卡槽部分,说:“班骑,假面变换。”


【假面变换】


班花在皮套下发出叫声:“到底发生了啥,这是哪啊?!”


“钢铁与龙卷风。”


【龙卷风】


【钢铁】


【班骑!】


班骑变成了一半银色一半绿色,重整旗鼓冲向了风骑。我便又按下中间的驱动器:“假面召唤,辰骑。”


【骑士呼唤】


把辰骑写在脸上的骑士突然在我的面前出现,用右手比了一个L形,说:“总感觉——不是,这里是哪里啊?!托骑?!这些都是你做的吗?!你身上怎么都是园长?”


我没有解释,把手指向风骑,说:“上。”


辰骑冲向风骑,直接发动了骑士踢,但是风骑立马使用转身回旋踢与他对踢,虽然站在右边,却把辰骑踢飞了出去!


“你想用这几个杂兵来对付我吗?!”


“烦骑。”


【骑士呼唤!】


在烦骑的卡从语风光的卡包中飞进卡槽中的时候,一个骑士从风骑的身体中分离了出来!正是烦骑!


“和园长——啊?这是哪?怎么这么暗?托骑?园长怎么在你身上?”


解说吧微信公众号:yimasm
关注解说吧公众号,订阅更多奇闻趣事
分享到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