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解说 > 游戏新闻

《 转 眼 》(柯哀同人文)

分享到: ? ? ? ? ? ? ?

注:本文来自百度贴吧柯哀吧( 原作者:安夙Ans_七?)

柯哀同人文 流光

原贴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6113806942?pn=1

柯哀同人文五月雪结局

本文仅供喜欢柯哀的小伙伴们欣赏,不包括对于原作的任何看法。

柯哀晋江同人文

也请支持新兰的朋友们素质一波,不要在评论区进行有*****核心价值观的不当言论。

柯哀同人文工藤失忆


灰原哀同人文 已完结

01 - 五月的鲜花

宫野志保最喜欢伦敦的夏季,她的办公室窗帘是奶白色的,五月末的伦敦不会终日阴雨连绵,总有阳光透过窗帘的晕染再照进室内,温暖又柔和。

周六到职半天后就可以回去了,她整理好最后一份文件,将咖啡杯洗净放在窗台上,拿起钥匙走向了研究所地下车库。

到五月末为止,她已经来伦敦这边的研究所半年整了,她在申请这家研究所的工作之前就问博士要不要将他接来伦敦这边,但博士已经习惯了日本的生活,年纪大了也不愿意再费周折,于是便作罢。照顾博士的任务落到了隔壁的工藤新一身上,倒也没什么需要特别照顾的,除了搬家具这些活之外,她还严加嘱咐了博士每日的食量和原食材的规格,工藤新一从未怠慢,但偶尔陪着博士胡吃海喝一顿还是有的。远隔千里的她其实心里也都清楚,只要
视频通话中佯装生气,博士乱吃的频率也就渐渐减少了。

工藤新一。

其实宫野志保每次想到这个名字心里总是一顿,说不上来的微妙感充盈着她内心,多年的江户川终于又变回了工藤新一,变小为了躲避组织的时日仿佛就是向上天借来的一般,提心吊胆时总觉得度秒如年,真到了变回一切后又觉得只是转眼之间。

名字依然还是那个名字,背后却换了人间。虽然在以前她私下就会叫他工藤,但工藤新一作为一个完整体出现是她所不熟悉的,工藤新一这个人是她所不熟悉的。半年前还在日本时,旁人若叫起工藤新一,她总会停顿一秒才能反应过来是在叫她所熟知的人。她认识的工藤,不是平成年代的救世主,不是那个天才高中生,而是她一年2班的同学,是与她共同出生入死的命运共同体。

“滴答,滴答。”

宫野志保坐在驾驶座上,半年间的这些回忆突然涌进脑里,直到她不小心碰响了转向灯才就此打住。她缓缓加速从地下车库驶出,车从支路汇入主干道,滑进梦境一样温暖又明亮的阳光中。

她在伦敦的居所是一个独栋的小公寓,不大但是很明亮,面向院子有一扇落地窗,她在院子里种了一从玫瑰,在这个街区流浪的小猫时常会从小栅栏中钻进来,到她的院子里在玫瑰栏旁玩耍。一般来说,天气好的时候,离家还有百来米远的时候她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小院子了,如果有那个小东西在院子里,她就会在路边的宠物店里买一点猫粮带回家。

可是今天的来者不是猫。

那个男人侧身站在她的公寓前,将背影留给了宫野志保,他将双手插在宽松的裤兜里,左脚局促地踢着地上的小石子。她缓缓减速,一边眯着眼远距离观察着他。

在路边找了一个停车位停好后,她下车关门锁住,前后照灯随着滴滴两声明暗闪烁了一下熄灭。

工藤新一闻声转过头,看到了沿着行人道越走越近的她。

柯哀

02 - 礼物

柯哀吧大虐兰

毛利兰喜欢的是初夏,五月初或许再稍往前一些的日子,这时日本还没到最热的时候,天空仿佛永远湛蓝,明朗又清亮,路上的树已枝繁叶茂,或浅或深的绿连绵在一起像幽深的湖泊。

反柯哀


这样的天气总会让人心情好起来的,好事似乎也经常发生在这样的日子里。毛利兰就是在五月初这样美好的日子里接受到了告白。

对方是毛利兰的大学同学,工藤新一见过,人很高,戴着细边黑框眼镜,勤勤恳恳的样子让人很生好感,幸而是表里如一的人才,学业上认真,待人接物也温和有礼。两人从相互接触到熟悉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大学时期便有迹象,毕业一年后的这份告白显得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快到正午,毛利兰买好东西推门走出了商店,沿着路缘边走边哼起了愉快的小曲,迎面碰见了刚从警视厅下班的工藤新一。

“这么巧啊!”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工藤新一就挥着手臂朝她打着招呼。

“新一!”毛利兰扬起明媚的笑容,冲工藤新一致意。

工藤新一挠挠头,不解地看向毛利兰手中的两份礼品袋,“是给谁买礼物了吗?”

毛利兰突然脸红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将袋子拿起来晃了晃,“这是为了庆祝雄一全套设计的出图啦,剩下这个不是礼物,就是买的零食。”

“哦哦哦这样啊!”工藤新一再次看向她手中看起来有点重量的袋子,“要不要我送你回去?这边离你家还挺远的,拎着袋子不方便吧,不过我的车被同事借去了,他大概还有十分钟才回来。”

毛利兰笑着应允了,两人站在树下隔着一个身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他们是青梅竹马也是胜似兄妹的关系了,但此刻更像老朋友,其实对于他们来说,他们的确是对方生命中一个占有一定比重的存在,但彼此又都心知肚明,这层关系仅仅止步于老朋友,就像是多年形成的一个默契一样,谁也没有别的心思,从小到大如一的纯净。

这样的聊天,难免会聊到共同的朋友,毛利兰侧头看着工藤新一,“最近和小哀有联系吗?”时隔多日,她还是不习惯宫野志保这个对她来说很遥远的名字。

“上次我带博士去吃了一顿海鲜自助,被少年侦探团那群小鬼头不小心说漏了嘴,可没少挨骂呢。”工藤新一低下头无奈地笑了笑,“说实在的,她一佯装生气我还就真拿她没办法。”

毛利兰扑哧一声笑了,“啊很少见到这样的新一呢,她去伦敦之前,你其实也是不希望她去的吧?”

“是啊,这帮忙监督博士的任务可不就得我来了嘛!我才不希望她离开日本去那么远呢!”工藤新一也侧头看着毛利兰,“不过,那个研究所的所长是她很敬崇的一位科研老师,她能申请到名额过去其实还蛮不容易的,而且致力于研究生物医药学以开拓更新的药物领域,也算是她的一个梦想吧,研究出的新药物能够救治更多的人,我还是希望她能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的。”

毛利兰若有所思地看着工藤新一提到灰原哀的眼神,她想到雄一完成了设计图时,她自己看他那种欣慰又幸福眼神,突然领悟了半分。

工藤新一的同事拿着钥匙匆匆赶来,“工藤!你的车我停在那边了,这边实在是没有停车位了!哎这位是……”说罢他用胳膊肘轻轻捅了捅工藤新一,脸上还带着戏谑的神色,不怀好意地笑着。

“哦哦哦,这位是毛利兰小姐,算是我妹妹啦,不是女朋友什么的,她有男朋友的!”工藤新一摆了摆手,笑着解释。

“这样啊!毛利小姐你好!”刚打完招呼,同事又转过头损工藤新一了,“话说你啥时候找女朋友啊,追你的女孩子可不少呢!也没见你对一个动心的,真是奇了怪了。”

工藤新一从他手中接过钥匙,顺便用钥匙敲了敲他的脑门,“一天到晚琢磨些什么呢,边儿去!我走了!”

毛利兰跟在后面,打了个招呼之后就转身,留下同事一人揉着脑门抱怨:“下手还挺重!”

上车之后她坐在后座,将袋子放在旁边的位置上,顺着前移的视线看到了后视镜下挂着的小物。是柯南时期和少年侦探团拍的照片,洗成小小尺寸的两张,正反贴着,她眯眼看清是柯南和小哀被推搡到中间挤在一起的一张,照片里的小哀看起来似乎是因为过于拥挤而面露不快,但脸颊却红了。

看着这些,她想了想,将那个“装着零食的”袋子放在了副驾驶上,工藤新一侧头,满脸不解。“把零食给我干嘛?”

“新一果然还是老样子,连自己生日都能忘记呀,今天已经是三号了,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这个袋子才不是零食什么的,”毛利兰停顿了一两秒,像是小时候宣布惊喜那样,这种时候总是让人快乐的,“是给你的礼物啦!”

工藤新一不好意思的一笑,“哎警视厅最近在忙大案子,我都给忘了。谢谢你啊!兰!”

毛利兰将视线放在那个小相片上,“本来打算等到了再给的,可是转眼想想有些话我现在就想说了。”小相片随着车的震动转来转去,“礼物不是什么很贵重的啦,就是条领带,上面有一点刺绣,买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比较好看,可是经过从刚才一路过来,还是希望新一可以找到为自己打领带的那个人呢。”

说完车内进入短暂的沉默,恰逢毛利兰到家了,她准备推门下车。

工藤新一少有地面颊微红,“目前还没有什么具体的想法,不过还是得谢谢你了。”

“或许想法不成熟,但新一在谈起谁的眼神语气其实已经有变化了,不如认真想想吧。”毛利兰下车,站在车外朝着他挥挥手,转身上楼,手里拎着的袋子晃来晃去,工藤新一看着她买给男朋友礼物的袋子,对于雄一来说,那大概就是沉甸甸的幸福感。


他缓缓加速,小相片又转了起来。

柯哀集数

03 - Serendipity

工藤新一是在他生日那天收到要去伦敦的消息的,离昨天也才过去了数个小时而已。

他看着短信多出来的这条通知愣住了,然后从抽屉里拿出昨天毛利兰送给他的领带,摩挲着上面的刺绣花纹,脑里不断地回响着那句“不如认真想想吧。”

他面前的立式日历被他贴上了少年侦探团的照片,他的视线落在那个茶发女孩身上,明明是冷淡的表情,但仔细看嘴角是轻微上扬的。

这是组织消灭前大家的最后一张合照,灰原哀在那次行动结束后的一个月之内就开始着手为去欧洲做科研做准备了。

他记得当时他是有问她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的,不过被她轻描淡写地带过了,“伦敦的这个导师之前就已经很有名了,在生物医学这方面的科研成果都非常卓越,能拿到这个研究所的offer属实不容易了已经,你该为我感到庆贺。”

工藤新一那段时间里经常去博士家,偶尔会撞上她忙来忙去打包衣物的场面,每次他要上去帮忙都会被灰原哀拦下,理由是某位大侦探手忙脚乱,收拾整理这种细致活儿怕是会帮倒忙的。他就只好坐在沙发上,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忙泡泡咖啡牛奶,如果遇上傍晚时分,他就去厨房洗洗菜,余晖笼罩下的他们安静又和谐,像一对默契的夫妻,交流不多,但又心意相通。

实在无事可做,他就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好像是要记住她离开日本去欧洲前的样子,微卷的棕发已经快到齐肩的长度了,她说到了伦敦会去剪短一些,她的脸永远带着一点苍白色,长期试药导致她的体质不算太好,但好在她比较会照顾自己,面色已经比以前红润多了。

他用手托着下巴,将胳膊肘轻轻搭在玻璃案板上,想起了这些旧事。

到底对她是什么样的感情呢?

他又看了一眼通知短信,不知为何收到要去伦敦的短信,他打心底的开心。

因为要见到她了吗?谁知道呢。

哎,没有头绪的情感实在是太令人费解了。他叹口气继续整理着桌面上的案件。

04 - 光晕

宫野志保家的沙发是略带弧形的,面对的是那扇落地窗,阳光透过街边的树洒进房里,在地上形成大小不一明暗交杂的光晕。

工藤新一坐在沙发上看着院子里那只白色的猫滚来滚去。

“没别的喝的了,只有咖啡。”宫野志保捧着咖啡杯从他身后绕过,坐在沙发的另一端,将手上的咖啡放在玻璃茶几上,向工藤新一推去。

“我说你啊,别老是喝咖啡,”工藤新一捧起咖啡,嘬了一口对她说道,“也可以换换别的口味嘛,比如奶茶什么的,我看我们厅里那些小姑娘经常喝。”

宫野志保用手蹭蹭冰凉的骨瓷杯,玩味地看着他,“你忘了我其实84岁吗?”

工藤新一一口咖啡差点呛着,“少来这套啊,大家都变回来了,现在可是有理有据的二十出头的年纪了。”

“你从哪里知道我这边住址的,我记得我可没详细告诉过你。”宫野志保选择性无视了上一个话题。

“喂喂喂,你忘了我是谁吗,虽然现在在警视厅,可基本的侦察能力还是有的,”工藤新一挑眉,眉宇间染上了得意的神色,“你和博士打视频电话我偶尔会在旁边,获得的讯息并不少,我可没有直接问博士哦!而且你们研究所那么出名,想要查询到地址并不难,你最早就说过研究所离你住的地方开车只要十多分钟,这样一缩小范围,再找找住宅区……”

宫野志保安静地听着他推理着,工藤新一还是老样子,一说到这方面就很起劲,朝气蓬勃的感觉扑面而来,他笼罩在奶白色的阳光下,整个人像是被镀了一层金边。

她无意识地抠着杯壁上的花纹,心里却是难言的感动,没有想到工藤新一记住了这么多与她有关的零碎细节。

“所以呢,当然就能找到啦!除了从视频中听到一点点的讯息之外,其他的我可没有询问博士哦!”工藤新一得意地扬起了头。

“答得很好,可是博士被你带去吃海鲜而拉肚子的事不能以这个完美推理作为抵消。”宫野志保仰头喝尽手中的咖啡,用余光看着工藤新一,欣赏着他吃瘪的表情。

工藤新一脸颊闪过一抹红,他清了清嗓子,跳过了这个话题,“我们这次来交流的时间还挺长,要在伦敦这边呆段时间,有空可以一起吃吃饭什么的。”他想起什么似的,在口袋里到处翻找,摸出了一张名片放在茶几上推过去,“这是订的酒店的地址,来找你之前顺手拿的名片,你要是有什么事也可以来找我。”

他喝完了咖啡,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目光瞥到玻璃柜中的奖牌,上面是生物医学新进展申报项目的获奖情况,上面刻着大大的宫野志保四个字。

“你在伦敦这边都用的是宫野志保这个名字吗,有人知道你叫灰原哀吗?”

“没有。”宫野志保收拾茶几的手顿了顿,随后又恢复正常,继续用抹布擦拭着不小心洒桌上的咖啡。

“啧,果然,”工藤新一笑了起来,“那我就是在伦敦第一个叫你灰原的人了!”

宫野志保看向他,阳光透过树叶形成的小小光晕已经能够照到他脸上了,几枚金色的光晕落在他眼里,熠熠生辉。

05 - 旧友

工藤新一抵达伦敦后的周日一如以往一样晴朗,他站在路缘,低头踢着地上细碎的小石子。手腕间的表盘指针指向了15:00,宫野志保换好鞋推开门走出庭院,一秒不多一秒不少,严谨得一如既往。

她悄声走到工藤新一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专注于踢石子的他倒是冷不丁被吓了一跳,“灰原你来了啊!”说罢他看看表,“嚯!还是老样子。”

“说吧,去哪里玩?”宫野志保笑笑,先他一步向前走去,工藤新一迈开步子追了上去。

他走到与她并肩的位置,“你对伦敦可比我熟,怎么还问起我来了呢?”

“谈不上多熟悉,最熟悉的大概也就是研究所到家这段路吧,其他地方去的机会不多。”宫野志保想了想,“特拉法加广场坐地铁过去花不了太长时间,就去那边看看吧。”

宫野志保家附近的地铁站有着淡棕色的浮雕装饰,和旁边的仿中世纪建筑连在一起,就像是回到了过去。

他们上了地铁坐下,车厢里大都是欧洲面孔,竟也有零散的几幅亚洲人面孔。彼此之间相互对视,倒还产生了几分亲切感。那两个亚洲女孩仔细看看他们之后,面露惊讶的神色。

特拉法加广场中央立着海军名将纳尔逊的铜像,在下午的斜阳中熠熠生辉。两人从查令十字向广场北端走去,广场上有一群年轻人聚集在一起玩滑板,他们活动腿脚将滑板高高地带起,完美利落地在空中转圈下落。

广场位于伦敦的中心,四周到处都是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建筑,这群滑板少年仿佛与这种沉重的沧桑感格格不入。

“伦敦就是这样的一个城市,有着陈旧的躯壳,像被封存在琥珀里,保留完好,双层巴士,古典建筑,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伦敦,甚至让人觉得从前的伦敦也是这样,在这里感觉什么都是慢的,回到了中世纪。”宫野志保背着手走在树荫下的小路上,点点光斑在她身上流淌。

“但是它也有鲜活的一面,人们也没办法拒绝科技漫流的这样一个时代,这样的新旧融合,才是更独到的风味吧。”工藤新一看着那些起起落落的滑板少年说道,“躯壳会陈旧,但流淌着的新鲜血液却不会老去。”

突然,他们在树下停住对视一眼,随即一起转头看向转角的阴影处。

“你们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们?”工藤新一用英文开口发问,并侧步将她挡在身后,宫野志保看着他的背影默然不语,心底泛起一阵涟漪。

未曾想,两个女孩开口却是日语。

“啊!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她们对视一眼,有些紧张地开口,“请问您是工藤前辈吗?”

工藤新一松口气,却也没有挪开脚步,宫野志保自己从他身后走了出来与他并肩。

“我是工藤新一,刚才从下了地铁你们就一直跟在我们身后,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找我们?”

两个女孩迸发出一阵尖锐的叫声,不大,却引了周围人侧目,她们有些不好意思地向旁人微微鞠躬以作歉意。

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子开口道:“我们都是工藤前辈您的仰慕者呢!我们这一期生进东大时工藤前辈您已经毕业去警视厅了,不过现在我和小游是在做交换生,总之,真的没有想到会在伦敦遇到您!”

宫野志保轻轻笑了,挪愉道:“没想到大侦探的小粉丝还不少嘛。”

两位女生看看她,又看看工藤新一,“不知道这位小姐是...?”

工藤新一一时语塞,挠挠头不知该如何具体作介绍。

宫野志保先他一步说道:“是旧友。”

“啊...啊对,是位很重要的旧友。”工藤新一转述了一遍,加上了修饰词,显得语句更加诚恳。

女孩们笑得意味深长,弄得宫野志保突然有些脸红,这已经是她很久都没有过的表情了,她甚至有些紧张,两只手背在背后扣着手指甲。

“请问,可以和工藤前辈合影吗?加上这位姐姐也好。”小游明显比她身边那位胆怯些,害羞地问道

工藤新一点头应允,接过了递来的手机。

两个女孩又是难以抑制地爆发出一阵尖叫,戴眼镜的女孩甚至开心地拉着小游的手蹦了起来,又是引了一众路人侧目。

宫野志保环顾四周,发现在看他们的路人中,有一个戴着记者证,像是报社的人,似乎也时注意到了这个方向。

她还没仔细看好对方的表情就被拉去一起自拍了,连拍几张后她终于看向那个报社记者,发现对方依然在注视着他们,似乎是认出来工藤新一了。

“没想到你这平成年代福尔摩斯的名气还真不小。”她因着合拍的关系和他贴得很近,快拍完时她侧头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并示意他看向那个记者的方向。

他们将手机还给两位女孩,女孩们道谢后便离开了。他们再次看向记者的方向,发现他依然在注视着,还未从相机包中掏出相机,似乎是在确认他们的身份。

“这可不一定,你这位顶尖研究所学者的身份也不容小觑啊,你之前获奖报纸新闻上都是有播报的。”工藤新一突然微笑起来,“日本救世主与天才科研学者一同在伦敦游玩,我连新闻标题都想好了。”

“所以...”宫野志保询问地看向他,他的眸子纯净而明亮。

“所以不想被这种小道报社偷拍的话,那就...”

他一把拽起她的手。

“跟我跑啊!”

06 - 清风照影

两人在记者没反应过来时飞速进了拐角,在曲折的小巷中绕来绕去,确认不会有人跟着后才终于停下来,工藤新一双手撑住膝盖喘着粗气,宫野志保表面还算镇定,只是脸色潮红,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脏突突突地跳着,一刻也不能安分停歇。

等他休整片刻后抬起身子,视线撞上她冰蓝色的瞳孔。

有一刹那的静止,他们就像被封在琥珀里的小物一样,如同这个巨大伦敦,此刻他们与它融为一体。

静止终将被打破,两人几乎同时笑出声来,初夏傍晚的风不疾不徐,绕过曲折蜿蜒的小巷,绕过小巷外的大街上的人间烟火,带着玫瑰的芳香扑到了他们的脸上,大街上放着温柔的乡间民谣。

“还不知道是不是认出我们了就跑了,”工藤新一大笑起来,“如果不是的话,那可就闹笑话了。”

“某位大侦探的自信还是一如既往地过剩呢。”宫野志保抱臂,将有些红肿的手腕藏在臂膀间,刚刚太突然,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已经是离弦之箭,他拽的力道又稍大了些。“不过,我也好久没有这样跑过了,挺好的。”

工藤新一得意地扬眉,自我认可了这番操作。“没想到我这次来伦敦后的第一张照片是在别人手机里,也是和你在这里的第一张合照。”他扬扬手,“嘛,不过也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这张合照也算是意义特殊吧!”

还未等宫野志保有什么反应,他又接着用仿佛呓语一般的声音轻轻说道,“会调回日本工作吗?在日本合照吧。”

像是自言自语,他不确定她是否听到了。因为她下一秒就转过身向巷子外走去,挥挥手示意他跟上,虽然只挥动了一下,但仍然被敏锐的工藤新一看了出来。

“灰原你的手腕怎么红肿起来了?”

“小伤而已。”她连头也没回。

工藤新一两步追上她,扶起她的手腕看了看,“是不是刚才拽的力道太大了,肯定是这样吧。”

“笨蛋。”宫野志保抽回手,嗔怪他一下,脸上还有淡淡的红晕,映着她清冷的眸子反而有一丝明艳动人。

在工藤新一的坚持下两人找到附近的一家药店,买了瓶消肿喷雾,又在夏夜的悠风习习中找了一处公园长椅坐下,他将她的袖子推上去,细心地给她喷上喷雾。

喷雾凉丝丝的,宫野志保默然不语,看着低头给她上药的他,眉眼清澈。

未完待续


解说吧微信公众号:yimasm
关注解说吧公众号,订阅更多奇闻趣事
分享到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