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解说 > 游戏新闻

绫小路清隆与一之濑帆波在B班的平行世界(三十五)

分享到: ? ? ? ? ? ? ?

回到B班的据点时,已经是正午之后了。

绫小路清隆和一之濑帆波

“终于回来了,绫小路君。”一直等待着我们的到来,一之濑马上迎了上来。“辛苦啦!”

“怎么这么偏心啊,我可是累的够呛呢。”白波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这次不少时间都花费在恢复体力上了,本来可以赶上午餐时间的。”几个同学已经开始清洗用过的炊具,看来与热腾腾的饭菜无缘了。

“你要考虑女孩子的身体情况啊!这么长的路程,又是在野外,谁也吃不消呐。”

“好啦,小千寻也辛苦了。午餐专门留下了两份,吃完后赶紧休息一下吧。”

人在饥饿的时候,对于味道的挑剔也减少了,没有过多的佐料进行修饰,这次的饭量甚至超过了在校园里用餐的时候。

平息了生物最基本的欲望,是时候办正事了。

“你在干嘛啊?”找到一之濑时,她正手忙脚乱地在树上绑着一些东西。

“制作,吊床呢。”一边说着,一边笨手笨脚地打了一个结扣。

“完成了!”一脸兴奋地看着自己的成果。

“真的是花了不少功夫呢。”

“我是刚从柴田君那里学会的,还不够熟练嘛。”一之濑辩解道,“但是质量肯定没有问题,绫小路君可以来检验一下啊。”

用力拉了几下,确实挺牢固的。

“还是挺完美的吧!”

“得意的话,留在完成之后再说吧。”

于是,我们两个人协力将吊床制作完成。“鉴于绫小路同学奔波了很长时间,这张吊床的首次使用权就让给你了。”

“你是想利用我测验吊床的结实程度吧。”

“怎么会呢!你真的擅长误解别人的好意诶。既然不愿意的话,我就捷足先登了。”话虽如此,一之濑还是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成功了!”绳子牢牢地承受着她的重量。

“好累啊!”我感叹了一声,也坐在吊床上。

“你在干嘛呀!”由于重力的原因,两个人紧紧靠在了一起,一之濑慌忙叫道。

“当然是来休息了,既然是一之濑制作的,吊床承受两个人应该是绰绰有余吧。”

“话是没错,但我说的不是这个啦!”话音突然变小,“太,太近了。”

“嗯。”装作没有听见。

“好啦,”一之濑站起身,“这张吊床就由绫小路君一个人享受吧。”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说完,我舒服地躺了下来。

“有时候觉得你实在是狡猾呢。”

“只是因为这件事情,未免有些言过其实了。”

“哪里有,回想起来,自己可是不知被捉弄了多少次。”

“先不谈论这个,还是关注一下考试的话题吧。”


“不可思议!龙园竟然能想出这样的方法吗。”

绫小路清隆和一之濑帆波同人文

如同自杀式攻击一般的做法,并且完全背离了常规思路,龙园比想象中的更大胆。

“有一点我还是不太明白,按照你的推测,C班在让其他班级元气大伤的同时,自己获得的点数也十分有限,只猜测出D班的领导者,仍然无法弥补弃权所造成的巨大差距啊。”

占领一个据点,七天带来的收益仅有21点,加上50点的奖励,也仅有71点,实在算不上值得称道的成绩。

“或许他还有后招,针对我们和A班的,龙园与坂柳的联系也是关键。”

“为什么龙园没有向我们这里派出间谍呢?”

“同样的计策,使用两次未免会遭到怀疑吧,如果我们相信D班的情报,猜错了领导者,龙园的目的就达成了。吸取上次教训后,他应该会更谨慎的。”

“所以我们要赶紧通知D班,不是吗。”

“现在通知可能会打草惊蛇,而且具体情况还不够明朗。”

一天的设计不足以奠定胜局,自己的推论若想成立,还缺少一些关键的证据。


来到无人岛的第三天,我找到了A班的营地。经过昨天的一番折腾,白波彻底放弃和我同行的想法,所以这次只能只身一人。

营地的建设与其他班级并无区别,令我在意的是营地不远的一个山洞。

“站住!”

“我是B班的学生,希望能参观一下这里。”我指了指面前的山洞。

“不行,请你赶紧离开。”

“你们特意将洞口罩上帷幕,难道是藏了什么宝贝吗?”

“怎么可能,”一闪而过的慌乱,“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多管闲事。”看守洞口的学生摆出了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架势。

看来问不出什么端倪了,我佯装离开,进入树林后找了个隐蔽的位置,准备继续观察一会儿。

不久,一个没有头发体型魁梧的男生走了过来,和刚才那个看守交谈起来,光头回去后,就再也没有其他人出现。等待了大约一个小时,依然没有新的情况出现。

起身踏上归途,一边整理着观察所得的线索,我刻意放慢了脚步,向着密林的深处走去。

“你打算偷偷摸摸地跟踪到什么时候呢?”确认不会有其他人前来打扰,我转过身,对在树后隐藏自己身形的那个人说。

没有回音,担心我在使诈吗?

“无论你抱着怎样的目的,都只会跟着我在这片树林里漫无目的地闲逛,直到错过晚上的点名,所以,赶快现身的话你我都能节省不少功夫。”

又等了一会儿,跟踪者才显出自己的身影。

“我还以为自己隐藏的不错呢。”

眼前的男生的确有些跟踪的技巧,又是在树木丛生的岛屿上,他的行踪本不会被发觉,如果对手不是我的话。

“在我观察你们营地的情形时,已经发现你经常向我藏身的所在不经意地确认一眼。”

“原来自己这么早就暴露了,那么刚才的躲躲闪闪真是十分可笑了。”

“不过这也算达成自己目的了,你并不打算知道我们营地的位置吧。”

“你们营地在哪里,甚至你们的领导者是谁,对我而言都无关紧要。这场考试我需要和两个人进行接触,将那个人交代的信息传递出去就可以了。”

“那个人,我猜是坂柳有栖,对吗?”

绫小路清隆和一之濑帆波怎么认识的

“不愧是绫小路君,坂柳对你的能力并没有夸大其词。那么你肯定已经知道我的目的了。”

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而且从他的话语中,似乎那个坂柳曾对我给出比较高的评价,难道我在什么地方留下了破绽?暂且先不考虑这些,即使是堀北会长有意将我的信息透露也不足为怪,看来回到学校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的确言过其实了,我只是听一之濑谈及过你们班里的争斗。如你所见,我只是作为B班普通的一员,负责探索这座岛屿,碰巧来到了A班的领域,并且和你相遇罢了。”

“可你一下子就识破了我的伪装。”

“那只是一些运气。”

“算了,不管坂柳有没有看错你,都与我无关,我只是来告诉你一件事的,A班的领导者是户冢弥彦。”

说出这个名字时,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当然,我并没有任何回应。

“咦?你不应该感到兴奋吗。”

“作为一个普通的学生,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应该兴奋,你刚刚所说真实与否,我无从确认。”

有些遗憾地看着我,“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还有什么疑惑呢?”

“恕我直言,我对你可是一无所知。”

“好吧,我是A班的桥本正义,如你所说,是坂柳的支持者,现在你明白了吧。”

继续装作一脸疑惑的样子。

“也许我应该收回刚刚的评价。”桥本不耐烦地说,“这次的考试,坂柳由于身体的原因而不能参加,所以领导班级的是葛城。”

“那这不是葛城获取威望的好机会嘛。”

“一般人看来的话的确如此,”松了一口气,自己也成了他口中的一般人,“但一起实际上在坂柳的计划之中。”

“怎样的计划?”

“告诉你也无妨,这场考试在坂柳的设计下,A班会遭遇惨败,而直接的责任人就是葛城。”

“所以你不惜向其他班级透露领导者的情况,以达到目标。”

“即使告诉你们也无妨,凭借如今的优势,B班是不可能一举实现超越的,坂柳甚至没有将你的班级视为敌人。在对手感受到希望时再将其一举击败,这才是她的风格。”

真是个傲慢无比的人呢,只是不知道是否拥有与之相配的能力。

“可我依然无法确认这件事的真伪。”

“那我再告诉你一件事,C班的领导者是龙园翔。”

稍稍张了张嘴,努力表现出惊讶的模样,效果还不错,桥本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不是已经回到邮轮了吗?”

“那只是障眼法而已,我可是整整花费了一天才找到他的藏身之处,同样将A班领导者的身份透露给了他。”

为了一场内斗,竟做到了如此地步,还真是用心良苦呢。

“你就不担心我会选择帮助葛城吗?”

“帮助他的话,你能得到什么?”

早已将整个布局谋划好了,“还有一个问题,C班难道不是你们的盟友吗?”

这句话引得一阵嘲笑,“你真的是一无所知啊,龙园那种人根本不值得信任,何况凭坂柳的能力,根本不需要什么同盟的存在。”

绫小路清隆一之濑帆波


和桥本分别后,径直赶回了营地,虽然预想到了可能会在A班内部的争斗中渔翁得利,能这么轻松结束考试还是有些意外。这并不意味着我没有其他方法赢得这场测验,但还是尽量避免麻烦为好。

“今天又有什么收获呢?”

简要说明了一下经过,一之濑发出了同样的感叹,“为了争夺领导权,坂柳同学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呢!”

按照指南上的标价,即使纵情挥霍,在不到一天呢花光所有点数也是有难度的,与A班神秘的山洞联系起来,不难想象两个班级达成了某种交易。而这场交易绝对无法换来A班期望的结果,或许还会成为压倒葛城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么你准备怎么办?”

“绫小路君是指什么啊?”

“要不要把情报共享给D班。”

“之前的推论已经得到证实,作为同盟,互相帮助是理所当然的嘛!”

“掌握了两个班级领导者的情报的话,D班至少可以获得二百以上的点数,若是伊吹的目的还没有达成,他们甚至能够得到大约三百点数。而在后一种情况下,C班很可能没有点数进账。”

“这就违背了绫小路君之前的计划,是吗?”

“没错,D班自己无法识破龙园的阴谋,我们也没有必要提供帮助。”

“即便如此,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D班陷入龙园的圈套。”

“这是最佳方案。”

“可我们已经能够赢得这场考试了不是吗!而且D班的栉田、堀北都是我们的朋友啊!这件事不应该向朋友隐瞒的!”一之濑情绪激动了起来。

无奈地看着她,最后还是妥协了。

“将龙园的计划告诉他们倒不是不可以,但A班的情报不能透露。”

达成共识后,其余的事就交给一之濑处理了,我所需要做的,只是享受接下来四天无比自由的时光。


“最后一名,C班,0点;第三名,A班,70点;第二名,D班,198点;第一名,B班,326点。以上!”真嶋老师如是宣布道。

意料之中的结果,因为提前通知了同班的伙伴,B班倒没有太大反应。反观D班,则是一片欢腾。满身污垢的龙园呆立在原地,而另一边,同样一脸震惊的葛城向他投来愤恨的目光。


考试结束后,回到邮轮上,我来到船尾,以无比放松的心情欣赏着即将到来的日落。

“最后还是晚了一步啊!”不知何时,一之濑已经站在我身旁。

“有些事情只能勉力为之,不可能事事都如愿以偿。”在这件事上我还是努力挽回了一些败局。

“可是点数与之前的推测依然有出入啊!既然龙园已经得逞了,为什么只得到了0点呢?而且A班获得的点数也太少了。”

“A班那边应该是坂柳的手下搞的鬼。至于龙园,或许D班想到了应对之策,或者是龙园出现了什么失误。具体如何,我也一头雾水。”

“真的吗?”对于我的怀疑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了。

“原来,原来你在这儿啊!”赶来的一位女生让我脱离了困境。

“堀北同学?”一之濑惊讶地看着气喘吁吁的堀北。

“你也在啊,一之濑同学。”看到一之濑,堀北显得有些拘谨。

绫小路和一之濑什么关系

“你是在找绫小路君吗?”

“嗯,”说到这儿,堀北突然低下了头,“有些事情想和绫小路君说一下。”

“那你们聊吧,麻子酱她们还在餐厅等着我呢。”说完,意味深长看了我一眼,离开了。

“有什么事,请说吧。”

“谢,谢谢你。”

“我们是同盟,帮助是理所当然的,感谢的话,向一之濑说吧,龙园的计谋可是她发现的。”

“那边肯定也会感谢的,但我不是指这场考试。”犹豫了许久,“谢谢你拯救了我。”

“这个嘛,我只是恰巧碰到了昏倒在地上的你,之后的事,都是平田的主意。”

“可平田君告诉大家这是我的计谋啊!”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

堀北虽然与平常有些不同,但判断力并没有下降,对于我的话仍是半信半疑。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为什么要帮我?”

“这个嘛。”我思索了一下,“因为我们是朋友吧。”

“朋友吗?”反复念叨着,也许对于她和我,这个词都是同样陌生。


堀北离开后,残阳已经有大半浸入了海平面以下。

“你们在聊些什么呢?”

“闲谈而已,很在意吗?”

“才没有呢!我只是来提醒你不要忘记晚上的庆功宴,才不是在意你们的谈话呢。”

“是吗。”我转头看向一之濑,“她只是来道谢的,因为考试的事。”

“仅此而已?”不被信任的感觉可真不好受,“对了,在宣布考试结果时我怎么没看到堀北同学啊?”

“她生病了。”脱口而出,我才意识到说漏嘴了。

“绫小路君怎么会这么清楚呢?”

“是栉田,”在脑海里搜索着理由。

“没有必要撒谎哦!”一之濑笑着说,“我猜你用了和龙园一样的手法吧。”

被看穿了,我只好默认。

“嘴上说着班级利益至上,暗地里还是帮助了D班对嘛。”望着远方的落日,“绫小路君,真的是个温柔的人啊!”

就这样,两人静静欣赏着日落的最后一幕。

夕阳完全沉没在海水中,只留下余晖,将半边天空染得血红。

解说吧微信公众号:yimasm
关注解说吧公众号,订阅更多奇闻趣事
分享到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