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解说 > 游戏新闻

【热点观察】IG夺冠,新生代的青春来了吗

分享到: ? ? ? ? ? ? ?

原标题:【热点观察】IG夺冠,新生代的青春来了吗

11月3日,IG电子竞技俱乐部获得2018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总冠军的消息刷爆网络。在决赛开始前的两三天,小编的朋友圈就已经开始逐渐被大家期待IG夺冠的祝福所占领。决赛当天,一向不好电子竞技游戏的小编也凑到室友身边看起了比赛。虽然也没太看明白比赛战术,但是小编还是想从IG夺冠这一事件,回看思考一下我国电竞产业的发展历程。

IG零封对手,在韩夺冠

2018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8)上,来自中国赛区(LPL)的IG战队以“3:0”横扫欧洲强队FNC,拿到了LPL赛区第一个全球总决赛的冠军。无数电竞爱好者对这一天已经期待了8年。英雄联盟2011年登陆中国,也是在这个时间前后国内电子竞技俱乐部开始建立。再向前追溯,2003年电子竞技就被国家体育总局纳入了竞赛项目。2005年李晓峰在WCG魔兽项目夺得世界冠军,这是中国电竞第一次站在世界最高领奖台。这也将电子竞技项目带入主流视野,2013年电子竞技国家队成立。2018年雅加达第18届亚运会将电子竞技纳为表演项目,到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其将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2017年英雄联盟半决赛上中国队全军覆没。一周后的鸟巢总决赛,两个韩国队贡献了精彩的内战。2018年在韩国仁川,传统强队韩国队也没能进入决赛,反倒是由来自中国和欧洲的队伍开始对垒。赛前IG并不被看好,被称为东拼西凑的战队。Rookie是当年IG试图引入一名实力强劲的韩援时,对方作为条件带上的新人好友,俗称半买半送;The Shy在中韩间辗转流离,曾是WE的青训队员,如许多青训队员一样,年纪小,上不了场,也得不到重视,如果不是IG交换队员引入了他,他也不过是电竞行业庞大的失败者阵营中的一员;NING是租借来的,靠着“工资都可以不要”的拼命努力才从替补熬成了首发;Jackey love是在直播网站中被捡到的黄冈少年,捎上了自己的朋友Bao lan 开始职业化。就是这样一支队伍,干净利落地在五局三胜的比赛中零封对手,极快地结束了比赛,令人酣畅淋漓。

IG夺冠背后是电竞产业的发展

东南快报的报道称,这场全球总决赛直播的观看人数突破2亿人次,B站直播观看人次突破6000万,这意味着至少有6000万中国观众关注了这场比赛。央视新闻以“IG夺冠刷屏的背后是一个200000000多人的庞大群体!”报道了IG夺冠的消息。我国电竞产业目前处于高速发展期,2017年我国电竞产业规模就突破了650亿元,据《2018电子竞技产业报告(赛事篇)》预计产业规模突破880亿元。而据《2018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2017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便已突破2.5亿人,今年电竞用户有望突破3亿人。电竞行业也形成了以内容授权、赛事参与、赛事执行、内容制作、内容传播为核心的产业链。

资本开始关注产业链头部内容,无论是内容授权商腾讯游戏、完美世界、网易游戏等,还是内容传播方斗鱼直播、熊猫直播、虎牙直播、企鹅电竞,都受到了资本市场的青睐。游戏直播平台尝试秀场化运营,提升平台的盈利水平。赛事体系也逐步配套升级和完善,在各个城市配套有俱乐部的场地。赛事分级更加专业化,通过大数据对赛事进行分析和报道,游戏版权方也乐于将游戏版权收益与俱乐部分享。随着电竞产业愈发受到瞩目,不同背景的资本通过各种方式进入产业链上游改变过去资本密集在直播平台的情况。以俱乐部赞助商为例,电商以及视频网站均是之前从未出现的新面孔;与此同时部分赞助商中背后的资本通过此举实现自己的产业布局。

自带“富二代”标签的王思聪,显然是一个高调的资本拥有者。2011年,23岁的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在微博发布了进军电竞的宣言:“强势进入,整合电竞。”随后便IG成立,选手收入获得较大增长。据网络报道称,为了奖励一位在俱乐部效力多年的老成员,王思聪在其结婚时送出了一辆法拉利。王思聪曾这么说过:“当初只是觉得这个圈子里选手和俱乐部都活得不怎么样,但是当时没有人愿意进来这个圈子,所以我就来了。”同时,王思聪组织发起“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ACE联盟)”,负责国内职业电子竞技战队注册、管理、转会、赛事监督等工作,建立起明确的交易、转会、租借系统,使得“规范化的电竞市场”初现曙光。

他的电竞商业版图也逐渐形成,与之直接相关的公司多达46家。他是北京普思资本董事长、万达集团董事、英雄互娱监事、熊猫TV董事长、香蕉计划董事长等等。这些公司主要是直播、游戏、体育等行业,因此有人称他建立起涵盖传统娱乐、电竞、音乐、体育等的“泛娱乐帝国”。 香蕉体育获得了A轮3000万的投资,香蕉游戏获得了两轮投资,A轮1.5个亿,B轮2亿,熊猫直播则获得了天使轮、A轮、A+轮和B轮的投资,总投资额超过了10亿人民币。

电竞行业收获正面肯定

IG夺冠后,央视新闻、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网等多家主流媒体都跟进了报道。光明网的特约评论员撰文称,“IG”刷屏背后不只是爱好者对电竞赛事的热衷,还有渗透在游戏领域的家国情怀,而主流媒体的接纳和祝贺,再一次给电子竞技洗清污名的机会。电子竞技走向正规化的过程中,依旧面临着来自社会传统眼光的审视。

其实,在目前的社会结构下,电子竞技还尚未被社会各个阶层、年龄层的人们完全接受。“全国高校沸腾,宿管阿姨都懵了”“埃及怎么了”这样的新闻“趣闻”其实也能反映出这其中的差异来。曾几何时“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被称作一代人的玩物丧志。现在,“玩游戏”真的能“玩成世界冠军”能“赚钱”。小编倒不是在支持对游戏的沉迷,毕竟电竞选手的培养是一套科学、系统、严格的流程和规范的。但是对电竞的评价分化,着实成为了社会变迁的一道缩影。

供稿:杜亚乘

责编:李秋霖

美编:李秋霖

解说吧微信公众号:yimasm
关注解说吧公众号,订阅更多奇闻趣事
分享到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