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单机游戏

塞姆利亚文库 #23-C 红月的罗赛 卷11~14(更完了!)_吸血鬼_吸血鬼猎人_神圣的仪式

分享到: ? ? ? ? ? ? ?
2021.02.23 08:24:18

第11卷 地下坟场的决斗

罗赛从艾勒洛伊回头的动作开始,便冷静地在自己心中分析情况。他在刚才的战斗中所受到的伤害,现在都已完全恢复了。而且还不只是如此而已,他表现出来的力量还远远超越了之前的状态。他在创造出先前地下道中那几十个尸人的过程中所吸收到的血液量考虑到这点的话,会有这样的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他已经变成了一头更加可怕的怪物,到底拥有多大的力量,现在就连罗赛也难以估计。

「艾勒洛伊你把露卡虏到哪里去了!?」艾尔冯斯高声问道

「啊~人在哪里呢…就用你的本事来问吧。」

艾勒洛伊一副不感兴趣地如此说道后,便缓缓地从那黑色外套中伸出手来,接着就手掌向上高举。从艾勒洛伊的指尖迸发出笼罩整个地下坟场,力量无可比拟的波动,接着又立刻无声无息

「怎么……?」艾尔冯斯为这意义不明的状况绷紧了神经。

「糟了!」罗赛直觉感应到等一下会发生的事情,而马上摆出了备战架势。拨刺……有道不知道什么穿底而出的沉闷声音响起。从十字架处的地面,生出了白白的东西-那白白的东西正是人类手臂的骨头。艾尔冯斯发现到这点的瞬间,围在他和罗赛四周的其他坟墓,也都一个接着一个从地面生出这种白骨手臂。白骨手臂手肘一弯,开始按住地面使力下压,紧接着在地面下蠢动挣扎的身体,便带着尘土一口气爬了上来。

这些都是过去埋葬在这里的尸骸。唤醒死者的尸体当作仆从操纵的招术。这也是『高等吸血鬼』才能使用的高等招术。骸骨身上装备的盾牌、头盔、斧头、剑,规格不一,零零散散,看来两人目前所在的地方,在这个地下道中很可能是数块墓地之中,专门用来埋葬战死在战争中的人用的墓地。在众多骸骨包围下,艾尔冯斯与罗赛以背靠着背的方式站立,并拿起手中剑摆出架势。

「哈哈哈哈哈哈,这力量真是太美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艾勒洛伊神情陶醉地高声大笑。当下的众多骸骨从出现后并没有任何行动,它们跟那些会顺从着遭到植入的本能行动的尸人不同,是会依照吸血鬼的意识行动的真正傀儡。接着那些骸骨便在一声:「动手」的号令下,同时向艾尔冯斯他们逼近,从四面八方挥下它们各自的武器。这样的攻势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防御的。
就在这前一刻,罗赛从背后拍了拍艾尔冯斯的肩膀。他马上就了解了罗赛的意思,而立刻在周遭武器大举往身上挥下前蹲了下去。

另一方面,随之跳起的罗赛,先是将身体的上半身大幅扭向边,然后就将伸往身体左侧的右手臂,顺着扭转回的上半身整个挥出。她手上紧握着的,是剑身已然消失的法剑剑柄。下一秒钟,以罗赛他们为中心,顺时针拉出环绕的剑身就飞了出去,锋刃纷纷将队伍最前面拿着武器的一群骸骨头部打碎并往后击退,这一退也让其身后的骸骨受到了影响而彼此撞在起。

趁着罗赛打出的这瞬间空隙,原本蹲下来的艾尔冯斯便冲了出去,直直地朝向站在白骨人海后方的吸血鬼艾尔勒伊所在处前进。

凡是挡在前方的骸骨,就用手上的白银长剑挥砍攻击,并不时拳脚相向,把它们摔开。艾尔冯斯凭着那千锤百炼的肉体横冲直撞,逐步接近艾勒洛伊。

留在原地的罗赛则是将敌人吸引到身边,灵活运用着法剑和手枪应战,并补救那偶尔露出的破绽,择重点打倒位于艾勒洛伊死角位置的敌人。

「艾勒洛伊,你是为了什么为什么你变成了这样!?」

艾尔冯斯粉碎着前方骸骨前进,同时心中百感交集,难以释他的心中想起了在几年之前,自己才刚刚加入帝国军时候的事情。

艾勒洛伊原本是个生活贫困,举目无亲,无依无靠的孤儿。后来剑技因为受到葛剌德的赏识,而应其所邀,加入了帝国军。自己的双亲在过去遭到不明人士杀害的艾尔冯斯,与无亲无故的孤儿艾勒洛伊,说起来处境上在某种程度可以说是相似的。而且就连两个人受到葛剌德队长从遭遇的困境中拯救的情况都一样。两个人因此惺惺相惜,在军中互相砥砺,成了竞争又合作的关系。

这样的关系却在不知不觉之间莫名地交恶起来,时常见面就吵。对于艾尔冯斯来说,在葛刺德队有着顶尖剑技的艾勒洛伊,少至今都是个值得尊敬的对象。即便被一次次地出言挖苦,遭到亳无道理的冷眼对待,艾勒洛伊对于艾尔冯斯而言,依然还是个朋友。他到现在都还无法置信。艾勒洛伊居然会是吸血鬼。他居然会残忍地夺走无辜民众的性命,不但将他们当粮食,还玩弄他们。

他将挡在眼前的最后骸骨猛力驱退,终于打开了通往艾勒洛伊的道路。

「哦~~~~~~!!」

艾尔冯斯往前冲去,挥下手中白银长剑。看着此一举动的艾勒洛伊,脸上咧嘴一笑,刷的一声抽出剑来。一阵不知道是这一晚第几次的,剑与剑相互撞击的金属声回荡在地下道中

「我一定会阻止你的…身为你的朋友!」

「…可笑!」

艾勒洛伊用一只手就挡住了艾尔冯斯挥下的剑,并凭着惊人的臂力推回去,艾尔冯斯的手便向后一弹。但是他利用了这个身势,身体一个转身,又继续横砍艾勒洛伊。艾勒洛伊空手用指尖接住了这一剑接触到银色剑身的手指,发出烧灼的白烟,但是艾勒洛伊却完全不当作一回事。不只是如此,他还加紧了力道,使剑身开始出现了细小的裂痕。艾勒洛伊露出的表情,并不是对这一连串优势感到充裕的笑容而是一脸恨意

「什么朋友!明明想夺去我珍贵的事物!」

听到这句话大吃一惊的艾尔冯斯,对艾勒洛伊另一只手挥来的剑,反应慢了半拍。从左肩头到腹部被划了一道伤口,并喷出血来。

「唔啊…!」「艾尔!!」罗赛高声呼喊

艾尔冯斯刚刚开出来的路,已经又充斥了无数的骸骨挡在上面。她因为在引诱骸骨过来交手,当下的情况并不允许她前去救援。艾尔冯斯像是在告诉罗赛他没有事,伤口不深似的,机巧地将身子一拉,向后退开保持距离,然后就握了握剑确认握剑的手感并重新摆出架势。

「唔…你在说什么!?我是做了什么!」

「闭嘴!现在你想要赎罪也已经来不及了!」

艾勒洛伊绵密地连续挥剑攻击。虽然艾尔冯斯努力接应,但由于刚才受了伤的影响,无法完全将攻击挡开。于是侧腹、大腿、右手臂、全身逐渐受到了确实的伤害。在流血之下,艾尔冯斯开始感到左支右绌,但仍握剑作势他的体力已经几乎用尽,现在支持他继续应战的,只是那一口气而已。出手猛攻的艾勒洛伊,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他的嘴角再次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安心吧,你不会寂寞的那个女吸血鬼猎人,还有那酒馆的女生,我会马上送到你那里去。」
艾尔冯斯的身体为之颤抖。虽然已经满身是伤,但他仍然露出意志坚定的眼神看着艾勒洛伊

「……艾勒洛伊,我不知道你对我是有什么仇恨,但是…我不会让你杀死我的。我已经答应过人了。」

「你在说什么……?」艾勒洛伊的脸上笑容再次消失。

「艾勒洛伊,要杀就来吧我早已经做好觉悟了。不会死的觉悟。还有,一定要阻止你的觉悟!」

「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艾勒洛伊鼓足气力,两手握住了剑,整个人散发出妖异逼人的气魄。艾尔冯斯料到,艾勒洛伊将会施展出前所未有的最强力击。

「这次就结果你!!」

剑就在莫大的臂力驱使下猛然挥出。面对这必死无疑的一击艾尔冯斯并没有去防守,而是保持着将银色长剑往前摆的姿势,正面承受攻击。剑锋就跟刚才一样,从左边的肩头深深砍了下去。这一击就算是千锤百炼的肌肉,恐怕也会像是切起士一般连肉带骨一起斩断但是并没有。

「这!?」

艾勒洛伊看到了不应该发生的情景他使出浑身解数挥下的剑,才斩断艾尔冯斯的左肩锁骨就完全纹风不动。
艾尔冯斯并不是放弃了对这一击的防御,而是怀抱着用自己的身体承受攻击的觉悟,将集中力专注到极限程度,然后在剑锋砍进自己肉体的瞬间,紧急地绷紧肌肉就此抵住了砍下的剑锋。

这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又与浮现在心中的那胜利景象有太大的落差,让艾勒洛伊大为动摇。艾尔冯斯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哦~~~~~~!」

尽管剧痛在身,艾尔冯斯仍然做出了突刺的架式。艾勒洛伊松开了剑身陷人左肩的剑柄,呈现完全无防备的状态。紧接着银色长剑的锋刃直直地便刺进了艾勒洛伊的胸膛。

-随着阵阵空洞的声音,先前还与罗赛在对峙的骸骨,纷纷溃散,而来回行动与骸骨动手作战的她,则就此停下了攻击动马上就了解状况的罗赛,向艾尔冯斯那里看去。她看到在那里的吸血鬼,胸口上刺着的剑被抽了出来,然后当场跪倒在地。

艾尔冯斯伸手将插在左肩上的剑拔了出来,伤口顿时狂泄而出。虽然以手按住了左肩,但伤口实在是太深了,无法止住的血液持续流出。

「好像太乱来了啊…」

「的确,真的呢。」
随着这句语气莫可奈何的话,艾尔冯斯感受到伤口有一阵温和的感觉。快步奔到他身边的罗赛,正在用法术在治疗身上的伤口。

「老是做这种事,有几条都不够赔。真的是愚蠢。加上笨蛋跟傻瓜都还有找。」

话虽然这么讲,但罗赛的表情已满是安心。看来真的是让她太操心了。艾尔冯斯在内心深自反省刚才的举动,并低头看着注视着逐渐止血的伤口。虽然体力还不会就此恢复,但总之是完成急救了。

[…呜呃…」就在这时候两人身边传来了一声小小的呻吟声。


胸口被长剑刺穿而倒地的艾勒洛伊,正眼神空洞地看着下水道的顶部。他身上的皮肤已经开始龟裂从表面一片一片地崩溃瓦解。他嘴上细碎地不知道在念些什么,但因为声音太小声,听不清楚。
罗赛缓缓地拿出身上的银色大型手枪,将枪口朝向艾勒洛伊的头部。

「呃,喂…?」

「放着不管,他也会消失。但是,并不能就这样放着不管。」

即使是一会儿的事,也不能耽搁到。虽然这样的判断无情,但是吸血鬼猎人就是这么回事。艾尔冯斯心中是可以理解,但脸上还是一副不能接受的表情。他有许多事情想要询问艾勒洛伊。他是从当初认识的时候就是吸血鬼吗?为什么到了现在才引发这种案子呢?为什么会恨自己呢?可是,吸血鬼身份的他,实在太过危险了。是不可以存在这个世上的。对于这点,艾尔冯斯的心中十分清楚。所以艾尔冯斯没有说什么。

不过时间过了一阵子,罗赛并没有扣下扳机。

「……奇怪。」
「怎么了?」
「……很奇怪。」
「是哪里奇怪?」
「完全感受不到气息。」
「什么的?」
「『高等吸血鬼』的气息。」

一向冷静的她,明显出现动摇态度。罗赛瞳孔放大,身体也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从艾勒洛伊的身上,没有感受到『高等吸血鬼』的气息。这代表什么样的意义呢也就是说,她是追着谁的气味来到这里的?
「之前……我可能有个严重的误会。」
「什么意思?」
「说不定,『高等吸血鬼』」

-另有其人。

突然之间,从漆黑的暗道之中有不明物体以非比寻常的速度飞出。那是以污浊浓黑的液体血液,形成的两道直线。这两道直线飞了过来。马上就察觉到这两道直线的罗赛,立刻就把艾尔冯斯给推倒在地。
接着,前端像尖枪一般的黑色直线,便无情地刺穿了罗赛的腹部。咚的一声,艾尔冯斯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刚刚还在自己面前说话的罗赛,已经倒卧在血泊之中。她的身子动也不动,连一丝反应都没有…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切的状况,艾尔冯斯完全无法掌握,他就连站都站不起来。

「-唉呀,真没想到。本来是想两个人一起解决掉的。」

飞出枪来的暗道中,出现的是身穿军服,对艾尔冯斯而言最为亲密,也极其熟悉的男子

「结果你运气好没死成啊,艾尔?」

「…叔、叔…?」

并且,也是绝对不敢相信的人物。

第12卷 高等吸血鬼

在帝国军之中,负责维持帝都治安的部队,一般俗称『葛刺德队』,担任此部队队长职务的壮年男子葛刺德,是艾尔冯斯的长官,此外,也是收养了失去双亲的他并将他养育长大,犹如父亲般的人。

艾尔冯斯也知道,最近葛刺德正在尽全力着手解决让帝都陷恐怖气氛中的『吸血鬼事件』,但是因为迟迟掌握不到案件凶手的相关线索而感到苦恼,又不能为他人道。艾尔冯斯之所以争取亲手解决吸血鬼事件的机会,这也是其原因之一。这样的他,为什么会在这阴暗的地下道中呢?照理说现在人正在遭受艾勒洛伊攻击的酒馆内指挥调度人员展开调查的他,是为什么?艾尔冯斯无法理解。不,是不想要理解。

「也是,一定会混乱的吧。」

葛刺德一副伤脑筋的表情,但是又露出笑容,低垂着眼睛伸手抓头。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告戒在工作时总会不小心喊出「叔叔」的艾尔冯斯那样,跟平常的态度没有什么两样,然而却是超乎寻常的诡异。

仔细一看,葛刺德旁边正站着眼神空虚的露卡。自己的眼前发生了如此意义不明的状况,想必会受到惊吓吧但看情况是并没有。露卡完全没有反应,简直就像是人已经失去了知觉的样子。

[…『迷魅』招术…那么,你……」


艾尔冯斯回过神来,往声音方向一看正是罗赛在说话。腹部遭到那污浊浓黑的血液尖枪刺中,倒卧在地不动的她,勉强挤出了声音说了句话。从罗赛的样子来看,是明显受到了致命伤害。
看到罗赛被尖枪刺中还活着,葛刺德稍微露出了点惊讶的表情,马上说道:

「很荣幸与你见面,『吸血鬼猎人』小姐。我的名字是葛刺德就是你们在追的『高等吸血鬼』。」

-葛刺德彬彬有礼地承认了。

「队、长…」

濒临死亡,发出微弱声音的艾勒洛伊,从艾尔冯斯的身旁爬了过去。终于爬到了葛刺德脚边的他说道:

「队长,队长…对不起,我…」然后像是在哀求似地伸出了手。

葛刺德牵起艾勒洛伊的手,半蹲下去将他抱了起来。

「嗯,没关系,艾勒洛伊。你做得很好。帮我将那可恶的『吸血鬼猎人』引诱到了帝都来。这样就够了。我的眼光果然没有错。你是合我期望的男子汉。」

听到葛刺德慰劳的话,在他臂弯中的艾勒洛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安详表情。

[-所以,你已经没用了。好好地息吧。」
葛刺德的话突然间就冰冷了起来。下一秒钟,葛刺德就张开了嘴巴将嘴中那像是野兽般的尖锐獠牙,往艾勒洛伊的脖子上刺入。


「啊、呃、呜啊~~~~~~~哑…!!」

-在吸血。艾尔冯斯第一次亲眼目睹了吸血行为在自己的面前发生。随着让人不禁想要住耳朵的惨叫声,艾勒洛伊身上流的血液将数十个人的生命当作粮食而换来的那些血液就这样被吸收到葛刺德的体内。

艾勒洛伊那原本年轻健壮的肉体,一下子就像是枯木一般千瘪下来。相对的,原本看起来差不多四十多岁的葛刺德,身体便因此而充满了精气。同时其身体还冒出了黑烟,将他的身影给包住。接下来,艾勒洛伊的声音便瞬间变得沙哑,再也听不到。最后艾勒洛伊就化成了寻常的沙子,落到了墓地那潮湿的尘土上。

当烟尘散去之后,套着一件黑衣取代军服的葛刺德身影便随之出现。葛刺德的容貌已经变化成,就像是跟艾尔冯斯同样年纪的年轻模样,他一副陶醉的表情,并伸出舌头去舔那沾在嘴边的血。然后就像是在确认新身体的感觉似的,仔细地审视自己的全身。这个样子,并不是艾尔冯斯认识的葛刺德。

那是-传说中的『吸血鬼』的姿态。

「啊,真甜美啊。睽违数十年的人类血液,果然美味。没有枉费我花了那么麻烦的工夫准备。」

看着心生满足而发出叹息的葛刺德,艾尔冯斯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就是你……将艾勒洛伊变成吸血鬼的吗?让他去吸人类的血…是为了到最后收割…」

「这说得可真难听啊,艾尔。他可是自愿要成为我眷属的呀。」

这么说完,葛刺德就像是演戏一般作态,手伸到胸口,目光低垂。

「艾勒洛伊是个孤儿。他贫穷,怀抱着比任何人都要深的孤独。我看出了身世如此的他具有的用剑才能,而邀他入伍。如我所料,他开始相当地依赖我。」

他就像是把我当成了真正的父亲葛德笑道。葛刺德的一句句话,让艾尔冯斯有着像是要把人冻住的冰冷
感觉。
「对我有这种感觉的他,可能看到我对你就像亲生儿子,便渐渐地厌恶起你来了。接着,就开始想办法要赢得我的关爱。有一天,我对他表明身份,邀他加。他就很开心地接受了。因为他想要借由帮助我,来证明『他比艾尔冯斯更有用处』。」

连起身都没办法的罗赛,心中极其悔恨。当葛刺德将艾勒洛伊变成了吸血鬼的时候,很可能将自己身上的部分力量给了他。感觉到这股气息的罗赛,于是便误认为他就是『高等吸血鬼』,而在身陷计策之下,让事情演变成现在这般走投无路的状况。

艾尔冯斯在得知艾勒洛伊的怨恨原因之后,心中大感惊讶。从旁人的眼光来看,这样的怨恨未免也太自私了,但是艾尔冯斯却感到后悔。如果自己能够察觉到他的这般心情,或许就可以避免他变成吸血鬼。而且,他也不得不承认葛刺德正是在背后穿针引线操弄艾勒洛伊的意志,造成了许许多多的牺牲而自己却两手千净的真正幕后真凶。明明每天的深夜,部队都有派出人手在路上巡逻,但还是无法减少案子发生,这就是因为是他自己在指挥部队,会有这样的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这样的事实,让一向尊葛刺德为父亲的艾尔冯斯心中感到阵隐隐的剌痛。

「我的『血液渴望』总算已经满足了。再来就是,甜点了吧?」

葛刺德眼神一转,看向了神情呆滞站在旁边的露卡,舔了舔舌头听到这句惊悚的话,让艾尔冯斯汗毛直竖。「在这之前」,葛剌德这么说完,就突然转身面向人倒在其左手边的罗赛
「得先要『吸血鬼猎人』死才行啊。」

下一秒钟,葛剌德的掌心就射出了无数与方才一样的『血液尖枪』。
艾尔冯斯还来不及出声警告这些血液尖枪就往罗赛的全身刺下。

「哇……!]

罗赛放下了在倒地的状态下,偷偷将枪口瞄准葛刺德的银色大型手枪,并在受到攻击的瞬间,奋尽全身的力气将身体往旁边翻。结果这个举动可能发挥了效果,罗赛似乎是免于一死,但是,也更接近【死期】一步。

「住手~~~~~~!!」

艾尔冯斯奋力往前一跃,往马上就要使出下一招的葛刺德身上挥剑砍去。他手中的白银长剑就这么往下一划,但却在一声沉沉的撞击声后霍然停止。

[怎么可以对叔叔出手呢?艾尔]


一脸像是在开玩笑似的葛刺德,伸出食指往艾尔冯斯的额头上弹了一下。这一弹让艾尔冯斯受到了超乎想象的猛烈冲击,整个人往后一飞,翻了个筋斗。那专用以消灭吸血鬼的锋刃,就连葛刺德的一片薄皮都削不下来。借由艾勒洛伊吸取了数十个人的血液、生命的『高等吸血鬼』艾尔冯斯感觉到自己的眼前像是矗立了一道完全无法爬越的高墙似的。

看着艾尔冯斯陷入绝望心情,吸血鬼露出了像是想到什么的表情。

「啊~对了。既然要说真相,就顺便跟你说件好消息吧。算是你能够活着聚在这里的奖励。」

「想说…什么…」艾尔冯斯跪在地上,正要勉强站起来葛刺德对着他露出卑鄙的笑容说道:

「杀死你双亲的人,就是我。」

这句话更进一步冲击了艾尔冯斯。十几年前,在边境村子里的小小家中,因为全身血液遭到夺取而死亡的父母。至今依然清晰深刻在自己脑海中的那道景象瞬间再次浮现。就像是在欣赏着艾尔冯斯的反应似的,葛刺德继续道:

「那时候在那村子里确实是潜藏有吸血鬼。也就是我。你的父亲发现到这件事,便想要暗自找出吸血鬼的真正身份。」
艾尔冯斯第一次听到了这件事实。爸爸在当时做的是跟自己一样的事情。

「他是个优秀的军人。留在那样的边境还真是可惜了。但是也太过优秀了。差一点就要让他察觉到我的真正身份。所以我就亲手,杀掉了他。连同协助他的妻子一起。」

艾尔冯斯站起身来,再次挥剑展开攻击。就像是要挥开葛刺
德的话似的。

「但失算的是你啊,艾尔。我当时是要连年纪还小的你都一起杀掉的。凡是可能知道我真实身份的人,都不能放过。不过,你那时刚好不在家里。」

艾尔冯斯不断地挥砍那白银色的锋刃却毫无见效地滑过身体。终究是连一道伤口都划不出来。葛刺德不予理会,仍继续说道:

「我不能在那样的边境做出太多明目张瞻的案子。因为可能会被听到消息的『吸血鬼猎人』嗅出来。所以我才把你放到身边监视。」

如果我的心中知道有什么会关系到葛刺德真正身份的事情,那过去早就在哪里被杀了。这句话透露出如此的意味。他平易近人,如同父亲般对待的样子,全部都是假装出来的事到如今才从葛刺德的口中知道这个事实的艾尔冯斯,眼角泛起了泪光。

「但是,这都结束了。艾尔,你没有用处了。」

先前一直不理会攻击的葛刺德,态度丕变,开始反击。那凌厉的一记拳击,往艾尔冯斯的右侧腹刺人,并将他打得身子往后飞去。「呃啊…!」艾尔冯斯的肋骨被打断,一阵剧痛扩散到全身。

然而即便身体受到如此伤害,艾尔冯斯还是站了起来。他吐出血来,身形已经摇晃不稳,但他绝对不能放过眼前的这个吸血鬼。

「再强作抵抗也是没有用的。乖乖地受死吧。」

葛刺德的猛攻就像是决堤的潮水般源源不绝。那是以紧握到拨刺作响的拳头施展出的一连串拳击。贯注了吸血鬼臂力的这一阵攻击,一拳一拳的威力有如钢铁巨锤一般。这些攻击,就这么往现在连防御都办不到的艾尔冯斯身上招呼。血沫就像是花朵绽开似的飞溅出来,向周遭散去。

「……艾、尔……」艾尔冯斯听到了已然意识模糊的罗赛正在叫着自己的名字。要是在这里倒下,她就会被杀死。而意志被夺走的露卡想必也会被当作食粮处理。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绝不能在这里倒下,绝不能死。

艾尔冯斯全身正承受因为受到猛烈打击而骨头断裂的痛楚。『死期』不断地接近。身处这样的状况,他缓缓地拿剑摆架式,注力仅有的力量往下一挥-

葛刺德拳头从艾尔冯斯的正面挥出。随着一道沉重的金属声发出,长剑被打断成两截,而这一击发出的冲击,将被打断的剑尖倒弹出去,刺进了艾尔冯斯的右部肩头,并再顺势穿刺出去,转着转着向后方画出一道抛物线,刺到了倒卧在地上的罗赛身旁地面。

身上受到这道伤的瞬间,艾尔冯斯听到了自己身上有什么就此啪的一声断裂的声音。自己已经把全身上下的力气都用尽了。甚至是已经连握紧断折长剑的力气都没有,虚脱地腿一软跪倒在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艾尔冯斯目光低垂,想起了过去的那段朦胧的记忆。那是双亲遭到杀害的案子发生稍早之前的事,有名自称爸爸相识的女子常常来到家里。那时候爸爸在家里做的工作现在回想起来,应该就是吸血鬼的调查工作吧为了不要让自己干扰到他的工作,这名女子每天都带艾尔冯斯出去玩。凶杀案就在这样状况下的某一天发生。那时候如果自己待在家中,一定也会被杀掉吧。并且,也正是因为有她将自己带离开父亲身边,才能够过去都不知道其中内情,幸而如此,而免于遭到葛刺德杀害。大概是因为双亲的死亡冲击太过强烈,对于这名女子的记忆直到刚刚才想起来。这名女子目前怎么样了呢?希望她过得健康平安。

艾尔冯斯终于倒卧在地下道那灰色的尘土上。葛刺德发出了嘲笑的声音。

「好了,艾尔。让这段因缘就此闭幕吧。你的父母,正在女神那里等着你呢。」

吸血鬼的右手做出了手刀的架式,像是断头台的刀刃似的挥下,要将艾尔冯斯的头给砍下

-周遭出现一阵纯白的光笼罩。

同时,艾尔冯斯感觉好像有一道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耳边。发现到自己目前还活着之后,他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手刀的中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空洞。葛刺德正狼狈不堪地握着手掌。那中空的断面还带着烧焦的黑块。

「怎、怎么会」

他视线所及的正是罗赛。身体遭到刺穿,照理说已经濒临死亡的她,现在正握着发出硝烟的白银大型手枪站在那里。

「我不会再让你碰到他一根汗毛」

她的眼眸,正绽放出炯炯的艳红光辉。

第13卷 真祖

罗赛原本已做好死亡的觉悟。

全身上下遭到葛刺德的『血枪』贯穿,其中还有几道攻击严重创伤了内脏部位,罗赛已经就连开口咏唱治疗法术的力气都没有了。既然自己是以『吸血鬼猎人』为职业,心中某个角落早就已经有所觉悟了。自己总有一天会在交战中死去,只是在这之前,能多杀一个,就多杀一个吸血鬼而已。
这是她在心中为自己规定的『赎罪』。

但是,死期已近在眼前。

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即使如此,还是没有办法顺利地打倒葛剌德。如果就这样睡着,大概就会永远沉眠下去,再也醒不过来了吧。千脆就这么做,或许还比较轻松。意识已经开始逐渐地模糊远去。

就在她眼皮慢慢地就要闭上的时候在模糊的视野一角看到了什么。-与自己联手合作的青年艾尔冯斯,正在奋力地作战。他正面挑战吸血鬼,专心一意地挥舞着手中的长剑。不可能有胜算的,但是到后来,他的最后一击被挡下,那手中的白银长剑则被打得折断。断掉的剑尖一路飞到了倒卧在地上的罗赛面前,插在那潮湿的地上。剑上沾有艾尔冯斯的血。

噗通。罗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这种感觉,是她早就已经舍弃了的。不只是她刻意忽视而已。自己现在还不能死。艾尔冯斯对自己说过,他为了自己,绝对不会死的。那么,自己也必须以这样的觉悟回应他的这番决心才行。

罗赛不顾自己的手会受伤,伸手抓住了那折断的剑刃拿到自己面前。然后,她用自己的舌头,舔了艾尔冯斯沾付在剑刃上的血。就在这瞬间,她的视野一片艳红。这是个危险的睹注但是,她的心中已经充满了与刚才迥异的觉悟。

「莫非,你是!!」

葛刺德护着被手枪打出一个大洞的右手,紧盯着罗赛的身影看。看着身上散发出朦胧轻柔的艳红光辉的『吸血鬼猎人』罗赛身影。

「容我重新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罗赛莉亚。是受忌讳一族的『真祖』后代。」

已经倒卧在地的艾尔冯斯,在他横倒的视野中看着罗赛彬彬有礼地向葛刺德施礼的身影。

真祖。那是吸血鬼一族的正统血统艾尔冯斯想起了她说过的话。罗赛握着手枪,另一只手上则正拿着白银长剑的剑刃。她舔了穿刺艾尔冯斯而附着在上面的血液使得她从濒死的状态复活。就像是因为吸收了艾勒洛伊身上的血液,而精气充沛的葛刺德一样。

不过罗赛的这个现象,跟葛刺德的并不同,感觉像是种神圣的仪式。可能是身体完全动也不动的关系,艾尔冯斯冷静地接收着眼前的状况。罗赛是吸血鬼他头脑沉着冷静地默默接受这样的事实。

「你说你是『真祖』吸血鬼?不可能,他们早就不存在这世上」

「嗯,已经灭亡了。自己选择了灭亡的路。因为他们发现要以人类血液为粮食延续种族,是件没有意义的事情。我是他们的最后遗孤。」

闭上眼睛回答的罗赛,接着便睁开了眼睛,以凛然表情注视着葛刺德。

「因为忍受不了对血液的渴望而逃出一族的『高等吸血鬼』,受到欲望驱使而攻击人类,玷污一族名声的你们
是我所不能原谅的!」
「-笑话!!」

与这一声几乎同时,葛刺德伸出了那被打穿一个大洞的右手手臂。从手中再次出现了无数的『血枪』,并以惊人的速度向罗赛身上刺去。这些尖枪就在刺中她身体的瞬间,罗赛便在一阵爆风下化成红色烟雾。
紧接着,她瞬间出现在葛刺德的背后,用手上的两把手枪连续击发了十数发子弹。这些子弹就跟她一样,散发出艳红色的光辉,射穿葛刺德的全身。

「呃啊~~!」由于身体承受到犹如霰弹枪般的冲击,让葛刺德的身体往前飞出。确认他已经暂时无法站起身来之后,罗赛就蹲下身来,轻柔地抚摸着倒卧在她脚边,动弹不得的艾尔冯斯脸颊。

「谢谢你,艾尔。因为有你,让我痛下觉悟。……等等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请再等一下。」

艾尔冯斯看到罗赛这个模样,正是记忆中昔日女子的样子。-啊,原来如此啊艾尔冯斯就连回应的体力都已经不剩,所以转而在心中为她鼓励支持,而罗赛或许是感受到了艾尔冯斯的这般心意而点了点头,接着便站起身来,再次面露凛然表情看向葛剌德。

葛刺德虽然已经开始在复原全身上下受到的创伤,但已然是勉强而为的状态。罗赛发挥出真祖力量的攻击,已经明显创伤了葛刺德。

「哼…愚蠢!我们以血液为粮食有什么错!跟牺牲其他生命而存活的人类哪里不同!?」

罗赛平静地对这个问题答道:

「所有一切。拥有超越人类认知的能力,可以随意操纵别人,创造尸人所有一切都确实破坏了自然规律和社会。我们是违背了女神意志的种族。正因为如此,我们只能留在童话故事中!」

罗赛就是基于这样的信念,身为吸血鬼,却又猎杀吸血鬼。她否定自己的种族,并亲自动手消灭,希望一族慢慢地受到世人遗忘。艾尔冯斯拼命地让自己能够保持清醒,直直地注视着眼前的罗赛。就连同一族人都完全不能够理解的,她的理想艾尔冯斯直到现在这一刻,才终于感觉到她心中所怀的那份孤独,到底是什么。

「臭娘们,说得好像看透一切似的…很好!」

咬牙切齿的葛刺德将手往身前一伸,从手掌中产生出来的浊黑色血液便形成了妖异的剑。他罩在身上的黑色外套也开始蠕动,变成了蝙蝠的翅膀向左右展开。葛刺德便拍着翅膀,飘浮在半空中。

神情空洞地直直站在一边的露卡,忽然失去了意识,倒卧在当场。就连施加在她身上的招术力量,都被拿回来用在接下来的攻击了。

「你这个死不净的『真祖』就由我亲手来断绝这陈旧的血脉吧!

罗赛也与之呼应似的抽出了法剑。她散发出艳红的光辉,蓝紫色的外套则化成了蝙蝠的翅膀。

「今天…就要你交出『高等吸血鬼』的名号。」

罗赛那对艳红的眼眸盯着葛刺德说道。

两个吸血鬼就这样彼此拿剑作势,在空中对峙那惊人的力量形成气流充斥在地下坟场中,像是锋刃的杀气相互撞击。仰倒在地上的艾尔冯斯,静静地注视着这样的情况。

下一秒钟,两道身影便像闪电般快速错身而过。罗赛与葛刺德在瞬间交换了位置。两方手上的剑,都各自处在挥砍而出的状态。罗赛持有的法剑已然看不到原本的剑身,取而代之的是伸长到不能再伸长的铁线。

「-哈哈哈哈…」

先发出声音的是葛刺德。他的身上出现了一道接着一道的直线。那些直线是刻划在那甚至没意识到已经被砍中的肉体上晚了半拍显现的,裂痕。在错身而过的那一刹那,法剑分裂成无数的锋刃,不可胜数地划过了他的身体。罗赛转过身来。运用剑上机括让剑锋顺着铁线合并,只听到一声声金属碰撞的声音,一片片的剑锋便整整齐齐地合出法剑的剑身。

「告辞了。有朝一日,我们阴间再见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法剑的剑身已然完全合并成形时-那冷酷无情的『高等吸血鬼』的肉体,也从脚部开始渐次崩解。

第14卷 迎向朝日

艾尔冯斯在恢复成一片寂静的地下坟场中间位置慢慢地清醒过来。

他最先看到的,是悄悄看着自己的罗赛温柔的微笑。她已经不再散发出艳红的光辉。艾尔冯斯感到刚才似乎是有受到法术治疗过的样子。虽然是并没有到完全康复的地步,但是已经觉得自己可以勉强站起身子了。

露卡被安置在自己的身旁躺着。她的身上虽然是没有外伤,不过人遭到艾勒洛伊虏走,又被葛刺德施加迷魅术,体力也有明显地消耗。

[……叔叔他,怎么了?」


艾尔冯斯的意识差不多在罗赛与葛刺德错身而过的时候便模糊而晕倒。看着蹒跚站起身子的艾尔冯斯,罗赛抬起下巴指向一处。就在身边不远的地方,正躺着身体只剩下胸口以上部位的葛剌德。

「艾尔,吗-」他还活着。

吸血鬼具有顽强可怕的生命力,但即使成了这个模样都还能够残喘活下去,也不禁让艾尔冯斯为变成这个样子的葛剌德感到可怜。

「虽然说,他已经是绝对不可能得救了……」罗赛斩钉截铁地说道。

接着,她就慢慢地将子弹填装到手枪上,再把枪口对准葛刺德的眉心。从这情况看来,似乎就是打算等到艾尔冯斯清醒才痛下杀手。

「因为我觉得该让你看到这一刻。」

「这样,啊…」

她渐渐使力要扣下扳机。葛刺德静静地闭上眼睛,已然束手待毙。艾尔冯斯阻止了准备扣下扳机的罗赛。他看着略感惊讶的罗赛,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一开始罗赛交给他的那把银色短剑。

「让我自己动手。」
[……报仇要自己亲手来是吗?」

说出这句像在嘲讽的人,是葛刺德。

「真蠢啊,艾尔。根本不用特地玷污自己的手。人类实在会拘泥些无聊事。所以才那么好控制。」
「闭嘴。」

罗赛又重新将枪口对准到了这个地步,都还仍然不改那高傲态度的葛刺德。艾尔冯斯再一次阻止了罗赛之后,静静地摇头说道:
「我一直把你当作是爸爸。虽然你对我是心怀不轨,但这点绝对不会变。甚至我还很感谢你,即使是现在。」

听到这段话,葛刺德顿时显露出惊讶的表情。身旁的罗赛也
一样惊讶。

「所以这算是仪式。为了跟你诀别,走向未来。」

「哼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葛刺德出声大笑。他也只能如此地笑了。艾尔冯斯看着如此大笑的葛刺德,露出了有点落寞的表情,

然后静静地刺下手中的短剑。罗赛在他的身边,只是默默地看着。

在寂静的空间,只听到靴子踏地的脚步声。一行正以罗赛在前引导,艾尔冯斯在后跟着的方式,顺着来路在阴暗的地下道走回去。在艾尔冯斯的背后,正着依然晕倒失去意识的露卡。

一路上,每当看到豹变成尸人的遗体,艾尔冯斯便会停下脚步,闭上眼睛为之祈祷身后安宁。根据罗赛表示,之后教会方面的人便会进来,将这些变成尸人的遗体厚敛。吸血鬼和尸人这样的身份绝对不会公开让外界知道,即便是这次的案子也会被埋葬在黑暗之中。

穿过了置有火把的通道,来到开始有外界光线射的地方,罗赛便停下了脚步。这个举动让跟在后面的艾尔冯斯差一点就要撞到罗赛。

「唉哟…怎么了?」这么说着,艾尔冯斯重新将露卡好。

[还有一件事,我没有跟你说。」

罗赛转过身来,露出了感到抱歉的表情。但是等了一会儿,罗赛并没有继续接下去说。所以艾尔冯斯就自己接着话题开口道:

「你要说的是过去你不幸牺牲的合作对象就是我的双亲是吗?」
「你已经,发现了吗……」

罗赛也是直到发现葛刺德的真正身份才发觉艾尔冯斯双亲遭到杀害的案子,跟这次的案子有相当紧密的
关系。十几年前,艾尔冯斯的爸爸在偶然之间与『吸血鬼猎人』罗赛邂逅。然后,他得知罗赛正在追寻吸血鬼的事情,因而表示愿意联手合作。他一路着手深人调查,已经到了只差一步就可以知道吸血鬼的真正身份也就是查到他的朋友葛刺德就是吸血鬼的事…

结果,就在前一刻让葛刺德发觉到这件事,而还来不及将详细信息告诉罗赛就遭到杀害。

「……不过,为什么你会发觉那个人就是我呢?也有可能是其他的『吸血鬼猎人』不是吗?」

「刚才我想起来了我跟你在那时候见过。」

艾尔冯斯的爸爸总是担心这件事可能会让家人遭遇危险。因此,他曾经拜托过罗赛,在自己出外调查吸血鬼的时候,去保护他的儿子。

记忆中,数次带着幼年时期的自己到外面去玩耍的女子就是罗赛,艾尔冯斯在紧要关头终于想起了这件事情。罗赛没有再反驳,默默地承认了。

[……这件事说起来,是我害的。我其实是应该要独自行动才行。但是我没有拒绝你父亲的提议。虽然这招致最为严重的结果,这次我还是没能完全拒绝你的提议。」


罗赛孤独地投身在与同族的战争,已经有数十年的时间。或许就在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有了希望从这之中得到救赎的心情。

所以当艾尔冯斯及他的爸爸提出想要合作调查的提议时,她因为感觉那像是一只救赎的手,而无法拒绝。

「血…我原本也是打算到死都不再喝的。我不想承认自己是像葛刺德他们那样的怪物。虽然我的力量一年比一年还要衰弱,我还是」

罗赛一脸怨恨地端详着自己的手,自嘲道:

[……呵呵,竟然自己打破了这道禁忌,真是讽刺。结果我呢,或许真的就只是个『吸血鬼』……」


艾尔冯斯能够深刻地理解她怀抱的『孤独』。所以他带着微笑说道:「不用在意。」

「那是为了救我不是吗?就在那个当下,你就应该已经跟其他吸血鬼不同了。去世的爸爸和妈妈也不会恨你的。托你照顾,我才能免于被杀。因为有你,这次的案子才得以解决。」

[]

「所以,我还要跟你道谢呢谢谢你。」

罗赛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只是把自己的脸别开,不去看艾尔冯斯。身为吸血鬼的她,第一次有了自己终于让人认同接受的感觉。那像是荆棘一般刺在罗赛心中的刺,就在这个过程中消逝而去。

艾尔冯斯刻意不去看正静静抽泣的罗赛表情,只是望着前方前进。接着两人便不发一语地走了一会。射进地下道的光线已经渐渐变强,最后总算是从连接海姆达尔港的出人口走到地下道的外面。天空已经不见那诡异的红色月亮,取而代之的是白热耀目的朝阳现身。

[-那么,我就此告别了。」


罗赛微微地对着艾尔冯斯鞠躬。吸血鬼的阴影已经从帝都消失,她完成了任务。道别虽然来得太快但艾尔冯斯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答道:「是吗。接下来打算去哪里呢?」

「我不知道。」罗赛轻轻摇头回答。

她大概又要再次追寻着吸血的气息到某个地方去。然后,投身到另一次的死斗吧。这就是身为『吸血鬼猎人』,身为『真祖』的她身负的使命。

「全部结束后……就再来这里吧。」

「咦?」

已经往前走的罗赛,在听到艾尔冯斯的话之后,又不禁回过身来。

「我会在这里等你。」

然而,艾尔冯斯仍对她说道『这里有等着你回来的地方。』他告诉罗赛,之前说过的「绝对不会让你孤独」是不会骗人的。

「-嗯-!」

罗赛并没有藏起那份从心中自然涌出的喜悦感,她露出了微笑如此回答道。然后,就回过身去,走在阳光之中。再也没有回头。

在艾尔冯斯背后的露卡,其实早已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醒来。她心中虽然感到有点嫉妒,但是依然装作在睡觉,并没有阻挠两人道别。

-让帝都陷恐怖气氛中的『吸血鬼事件』,就这样在无人知晓下就此无声无息地闭幕。

没有任何凶手遭到逮捕,只是『宣告结束』的这个案子,到后来想必将会遗忘在人们的心中。成为带着都市传说色彩的某个未解决案件的纪录。

但是,相信艾尔冯斯是绝对不会忘记的。不会忘记他在这个案子中失去了多少珍重的事物,不会忘记也因此而得到了那新的情谊。

而他还衷心希望身为吸血鬼,背负着深邃孤独和沉重使命的她,有一天可以放下一切,安详度日。

「-黎明必将到来。相信你也一样」

艾尔冯斯静静地目送到最后一刻,直到罗赛的身影消逝在白
热朝阳中。



<END>

感谢各位的收看!

内容转自轨迹cafe

解说吧微信公众号:yimasm
关注解说吧公众号,订阅更多奇闻趣事
分享到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