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单机游戏

塞姆利亚文库 #25-A 《3与9》卷1~5 --轨迹系列现有的唯一一个插图版小说_THREE_NINE_告密者

分享到: ? ? ? ? ? ? ?
2021.02.23 08:23:21


雷米菲利亚公国东北的一座港口城市,有一艘大型邮轮停泊在港边。邮轮外观十分豪华
一看就知道是符号或者贵族专用的,而身价不凡的客人也陆陆续续上船。

其中的两名客人稍稍引人注目。
二人的打扮与言行举止真正称得上-大小姐与管家。这样的组合在这地方随处可见,但是问题在于他们年龄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讲明了就是两个小孩子。

“请,请等一下~大小姐~~~”

少女走在前方,而少年管家拖着巨大的旅行袋,气喘吁吁地追随再起身后,少年身穿高级燕尾服,但是眼睛几乎被刘海遮住,言行举止也没有半点气势,看起来非常懦弱。

“慢死了,你快一点啊,再给我拖拖拉拉,我就叫狗把你那没用的脚咬碎!”

走在前面的年幼少女说着狠毒的话,虽然态度傲慢又盛气凌人,但是她长得实在很可爱,长得像洋娃娃一般端正秀丽,眼眸是澄清的蓝宝石色,头发绑成两搓马尾,尾端稍卷。身着褶边稍多,以黑色为基调的礼服。其中最醒目的是高达50里矩,被他单手抱着的巨大熊玩偶。那非比寻常的姿色,甚至让她的任性行为都会被付之一笑:(这个年龄的孩子都是这样的把)

“呜~~!饶了我吧,大小姐~~”

少年求饶着,加紧了脚步后,终于抵达了登船口

“请出示您的邀请函以及船票”

登船口旁的船务人员露出笑容,要求他出示登船资格。
这艘豪华科伦是乌尔努公司的财产,主要会经过拉米林湾,往返于雷米菲利亚公国和卡尔瓦德共和国的航道。现在共和国的富商哈多尔巴恩已将整艘船包下,这次若想上船,必须携带相关的邀请函以及一般的船票。不过呢,寄出的邀请函会随函附赠船票以及客房入驻,所以检票不过是走个形式。

“葛雷。”

少年呼唤了少年的名字,稍微摆了摆手,要他把邀请函和船票拿出来

“是的大小姐,请问有何吩咐”

但是年轻的管家迟钝了些,并未领会她的意图。

“为什么你会这么笨啊!垃圾,害虫!”

“呜……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面对少女突如其来的怒火,少年只是一味道歉。

“赶紧把邀请函和船票拿出来啊!”

“好,好的”

少年管家连忙翻了翻行李。但他实在过于心急,好不容易才拿出来的船票从手指间滑落,飞走了。很不幸地。这时刚好一阵风吹过,船票随着风越飘越远。

“啊………………!”

少年将手往空中伸,死命地想要抓住它,但他的努力却是徒劳的,船票已向港边的水面飘落
而他的不幸尚未结束
鱼影突然闪过水面,而几只鱼一口气跃出水面,这些鱼和飞溅的水花一起落入海湾,而船票一并沉入水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年的悲痛的喊叫响彻了周遭
管家少年颤抖着,回头望向了主人。
少女只是站在那里。
毫无表情,一言不发,就是站在那,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少年。像是暴风雨前夕的宁静一般。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她终于挤出这一句话,然后少年仿佛像坏掉的收音机一般,小声重复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就像是一个缩起的身子,等待判决的罪人一样。

“你这个…………废物!!!”

少女用浑身的力量大喊,同时伶俐地一踹,不禁让人怀疑,那娇小的身躯哪来这么打的力量,少年的身体夸张地飞到半空中,噗通一声落入水中。
落入水中的少年似乎不会游泳,双手激烈地拍打水面,向岸上求救

“请,请救救……我……大小姐……”

“现在马上去找船票,找不到就别上来了。”

“可……我不会……游泳……”

“我知道啊”

“那你还…………”

拍打声停下来了,少年逐渐沉入水中

原本只是袖手旁观的船务人员眼看不妙,马上呼叫其他的船员,一把把少年拉上来。
但是少女的怒气仍未平息,打算继续把少年踹下去。

“这,这位客人,请冷静下来”

船务人员拼命劝解少女

“你叫我怎么冷静!我是代替突然有急事的父亲过来的”

她冷冷地瞪着少年。

“船上有一笔重要的生意要谈。要是没法上船的话,你说你要怎么负责”

仍然咳嗽不止的少年听到这句话,原本苍白的脸庞更是失去了一份血色
船务人员看不下去了,决定帮他一把

“能请您先出示邀请函吗?”

少女瞪了少年一眼,制止了他的动作,随后有点不耐烦的拿出了邀请函,交给了船务人员,几番对照邀请函的乘客名单后,船务人员说到

“邀请函上的克雷斯莱茵哈茨男爵,确实在乘客名单上。您两位是代替男爵前来的
男爵千金以及其庸人吧?”

“没错,本小姐是雷克斯莱茵哈茨男爵的长女瑟莉亚莱茵哈茨”

船务人员向她鞠躬,继续说道

“那么,莱茵哈茨小姐,船票就不必在意了,请您直接上船。”

“哎呀呀,没关系吗?”

“是的,请上船”

其实在向上级请示前,这种事情是无法自己决定的,但为了解决眼前的情况,船务人员认为此举最为妥当。

“看来你捡回一条命呢,臭虫!”

再次冷冷地瞥了少年一眼后,少女上了船

少年拖着行李,慌忙地紧随身后。他在和船务人员擦身而过时拼命道谢,对方也回以他同情和鼓励。

两人上传后一语不发,仿佛早就知道了该往哪里走,快步抵达了他们的客房。

到了房间后,他们马上四处查看,在大致检查完毕后……

“潜~入~成~功”

少女一个字一个字的拖长了音,丝毫感受不到任何的紧张。

“哈~~~~呜”

她打了一个哈欠,略显疲惫的双眼流露出的只剩下纯真可爱,和刚刚那个趾高气扬的大小姐简直不像是同一人了。

“小娜累死了,我要睡了~~”

将毛绒玩具丢床上后,少女自己也跳到床上,现在她那举动和年龄十分相称了……不,应该是比年龄更加天真无邪。

少年这边……

“别松懈,才刚开始。”

他那突然转变的冰冷的语气,感受不到任何的感情,他轻轻将刚才湿透的刘海往左拨开,露出了眼睛,眼神完全没有生气,却锐利得像是正在盯着猎物一般。

这位少年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感觉,不禁让人怀疑刚才那个怯生生的管家是去了哪里。变化程度比起少女有过之无不及。

然而……

“小斯,刚你的演的真是烂啊”

躺在床上的少女淡淡地说了一句。
少年似乎心里有数,沉默了一会儿后,说到:

“不妨碍执行任务。”

“你这反应也太夸张了,为了配合你,小娜很累哎……而且我们太显眼了啊”

从谈话内容看,她似乎想抱怨,但有气无力的声音只让人觉得这是梦话。

没错,这般互动才是这两人真面目,方才的管家和大小姐不过是伪装。
在船只出航前若引起骚动,反而妨碍执行任务。所以才会先伪装身份潜入
透过“组织”的情报网,事先查出无暇参与的贵宾,再自称“女儿”

虽然邀请函使用的纸质属于上乘,但印刷格式相当统一,只有名字会做出区别,这明显是商人为追求合理性所造成的结果。因此伪造相当容易。
相对的,船票使用了乌尔努公司最新的防伪技术,伪造风险过大。所以综上考虑,他们才演了刚才那出戏。
弄掉船票是少年有意为之,而当时吹过的风,以及群聚过来的鱼,都是少女使用玩偶中的战术导力器,悄悄的驱动所致。
结果,他们就成功的混进来了。

少年的名字是《宝剑三》(Three of Swords)
少女的名字是《宝剑九》(Nine of Swords)
他们是杀手

TO BE CONTINUED


第2卷 Three&Nine


到了预定出航的时间,客轮出发了
凝视着远去的岸边,《宝剑三》-Three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说到

“已经确认目标就在船上,敌人的位置和行动路线都调查好了吧?”

“没问题~”

用着和Three完全相反,尾音较长的语调,站在他身边的搭档少女《宝剑九》-Nine答道

【组织】派遣给他们的任务,就是暗杀这次航行的举办人富商:哈多尔巴恩。
虽说是“暗杀”,不论是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悄悄杀掉,或是不被警察和游击士注意到的情况下小闹一场,哪种方式都无所谓。效率至上才是行规。
只不过,不管怎样都是避免让哈多尔顺利抵达卡尔瓦德共和国。他和共和国的犯罪组织【黑月】关系甚密,若让他进入那些家伙的保护之下,就很难下手了。

除了发动机所在的区域,这艘船主要能分成三层。
最下面的楼层大多是客房。Three他们的房间当然也在这里。二楼是大厅,晚宴是和派对等活动都在这里举办。接着,三楼虽然有几间贵宾室,但现在已经被哈多尔包下。他的房间就在三楼的最深处。
打理好装备后,两人开始行动。首先要往二楼移动,但在此之前也不能忘了留下小礼物。
现在刚好是晚餐时间,二楼满满都是乘客。这里基本上都是有钱的贵族,菜色也因此颇为豪华。哈多尔并没有来大厅,果然是有所警戒吧。

“差不多了。”
Three低声说道,这时,下面的楼层传来了爆炸声。
乘客们虽然一时间陷入不安,但也很快平息了,警备员迅速赶往一楼
刚刚的爆炸是Three在无人客房设置的小型炸弹,威力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周围的助燃剂一起引爆的话,足以引发异常小火灾,正好可以引开那些警备员。

然后

“我们该上咯~~”

用着仍然十分轻松的语调,Nine向着旁边的搭档小声宣言。

他将礼服的裙子稍微拎起,左右晃了晃。数颗黑色的球状物体随即滚落地板。

“砰!”
随着这声闷响,大厅中烟雾弥漫。

“怎,怎么回事!咳!咳!”

“我的眼睛……眼泪……”

是烟幕和催泪瓦斯,这些烟雾既无杀伤力,效果也算不上很强,却仍在大厅引发了混乱
接下来Three和Nine来到了三楼展开行动。位于一楼的警备员要往三楼时,必然会通过二楼。这时若二楼的人陷入混乱,可以争取到不少时间。

目前计划进行十分顺利。但这不代表哈多尔会让他们轻易得手。Three和Nine压低身体躲在三楼前的阶梯,观察着这一楼层的情况。

“三、四~~~走廊上差不多有五人哦?~~”

Three点头对低语的Nine表示同意,从其他服装来看,他们既非船员也非乘客。他们持有武器,从表情来看,是习惯战斗的老手。

“原猎兵吗……”Three考量到

既然不是船上的警备员,将他们当成哈多尔的私人保镖应该没错。只有这么一条走廊直通他的房间,看来是要战斗了。

“那小娜就先去咯~~~”
仿佛被看穿心思般,Nine如此说道,缓慢向前走去。看来她既无意躲躲藏藏,也不想冲上去发动奇袭
保镖们注意到了小小的脚步声,便望向走上来的Nine。也许是她可爱的外表,或者无法从她身上感受到敌意,他们根本不把她当作敌人。

“小妹妹,这层楼禁止通行哦”

“啊对了,楼下好像发生事吵吵闹闹的,不过这里不是避难所,请你离开吧”

口气虽然略显粗鲁,但就执行保护任务的猎兵而言,已经是相当客气了

“人家想进那个房间,不行吗?”

Nine这么说着,伸手指了指里面哈多尔所在的房间,她现在并不是扮演白天在登船口的那位任性大小姐,而使用了态度自然,带点睡意的轻柔语气。

“你想和哈多尔老板见面吗?很可惜,老板说现在谁也不见”

“真的不行吗?”

看到他微微歪着头,两位保镖不禁露出微笑。

“对啊,不行哪”

“这样啊,好可惜哦”

根本没表现出可惜的样子,Nine将右手凑向抱着的玩偶,然后飞快的把手向前方甩出。

忽然间几道细细的银色光芒划过,随后,两名保镖倒在了地上。

定睛一看,两人的后头部格插了两支针,一共四只

这是Nine擅长使用的毒针武器,她会投掷平时藏于玩偶中的毒针,使其刺进经络的特定位置,让毒素流遍全身,发挥效果,她能根据状况从数十种毒素中选择,有时候针里的不是毒素。刚才使用的是使人瘫痪的神经毒素,虽不致死,但他们以后也无法行动了。

“嗯?”

发觉状况不对劲而回头过来一名保镖,用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了一个向他快速接近的影子。在正确认识到是什么之前,白色的剑光已经闪过,随即就倒在了地上。

一闪而过的便是Three

他手里拿着一把长剑。剑身较细,剑尖的构造像东方的刀,但剑身没有向后弯。剑颚也像缺了一部分一般,形成了复杂的构造。

不过这样一来,剩下的两名保镖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混账!”

男子把斧头举过头,往下劈砍,Three用长剑裆下,双方僵持。

不愿放过这个机会,另一名男子拔剑像Three砍过去。

Three的右手保持不动,用左手将盘在腰间的另一把剑取出,拨掉了对方的攻击。

第二把剑的外观和右手的长剑颇为相似,但是没有剑颚,且比它更短了几分。比起用来战斗,说它是护身用的短剑可能更加合适。

由于双方体格差距,再加上必须腾出另一只手,Three已经快被持斧男子压倒了。就在这个时候,他刻意将身体和剑往旁边一挪,让他扑了个空。趁男子的身体顺势往前倾的时候,Three用左手的短剑刺进了他的身体。

当持剑男子打算再次往他身上砍去的时候,Three将受伤持斧男子往他的方向一推。霎时间持剑男子分了心,Three使用两把剑将最后一名保镖砍杀。

“好了,这下子”

就在他要说出“全部解决了”,并回顾望向Nine的时候,他看到Nine后方的客房正要被人从里面打开。手持武器的猎兵正打算出来,而其他目标肯定是后方毫无防备的Nine。

Three所处的位置已经来不及警告他,正当他打算过去的时候,下一秒他的动作停了下来。

而正准备从客房出来的敌人也一样。

“哎呀呀,还挺敏锐的呀。”

仿佛事先就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似的,Nine从容地回过了头

猎兵从房间探出的手脚上多了几道红色的横线,鲜血正从上面滴落。

“你还是别动比较好~要是乱动的话,你的肉就要一片片被削下来了哦~”

她说出的话和她年幼的外貌,表情极不相符,猎兵深知道这句话绝不是单纯的威吓而已。所以他便不敢再往前一步。

钢线,这些钢线经过特殊的加工,拉紧后其锋利程度能和刀刃匹敌。这些锐利的钢线就被设置在客房的门口。由于钢线不容易被注意到,如果他就这样直接冲出来的话,恐怕直接就鲜血四溅了。

钢线的尖端缠这特殊形状的尖头,不用说,这当然也是Nine的武器之一。根据传言,有人能使用这些难以操纵的钢线就可以蹂躏敌人,可惜的是,Nine目前还没有这样本事。不过,像她这样的将针和刚死组合活用于陷阱的技艺上,确认也造成了不小的威胁。

就像胜负已决,开始收拾善后似的,Nine将钢线掷出,猎兵倒在了地上。

直到此刻似乎才注意到Three正在注视这自己,Nine略微歪了歪头。

“嗯?怎么了,小斯?”

“没什么”

一声冷淡的回答,转过身去。

这次他们终于要踏进目标哈多尔巴恩所在的房间。

TO BE CONTINUED

第3卷 杀手与目标

这房间简直足以称之为贵宾室中的贵宾室,十分宽敞。
哈多尔巴恩就坐在沙发上,轻轻地将酒杯凑近嘴巴,然后皱紧了眉头。
“真是一群饭桶,果然就只是落魄猎兵,能力根本不值得我付这个钱”
他对现况理解十分正确。
他眼前的是两个小孩。他已经命令不准让任何人进来,而且在外面乱成一团的时候就已经心里有底。从外表看来或许有些难以置信,但这两人的的确确就是想杀自己的杀手。
纵使他对现在的情况十分了解,哈多尔仍未露出丝毫焦虑之色。他仍未动摇的原因恐怕是他身前的【那个】
在这个过度宽敞的房间里,光是【那个】就能让房间狭窄了起来。这个高大2亚矩的物体,就像一个六脚蜘蛛一般,在地面上爬行。只不过它上半身直立起来,从躯体上伸出四只如手臂般的东西。它全身反射着金属的光芒,静静地散发着充斥整个房间的压迫感。

“好大啊~”

Nine正抬头望着它,感叹到

“傀儡兵器?”

随即Three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呵,这是在黑之竞拍会上高价买到的,我很喜欢它,不知道是哪个组织让他流入市场的,不过他性能卓越,价格不菲,我也花了很多米拉进行改造,目前连小规模的军队都无法匹敌!”

就像在炫耀玩具一样,哈多尔笑的非常开心

“那些落魄的猎兵不过是负责巡逻罢了,这才是我真正的保镖!只要它在我身旁,这艘船上就没人能动我,接着到了共和国,见到了黑月那些家伙,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这么说着,哈多尔又笑得更亢奋了

“哼,愚蠢”

“这人还真是笨啊~”

他们并非过于相信自己的实力。即使他们的任务失败了,只要【组织】仍将这人作为目标,就算是黑月的庇护,也无法让他幸免。

“给我上!”

它的第一个目标是Three,因此笔直地向他冲过去。Nine开始驱动导力器。和善于短兵交接的Three不同,她更熟悉导力器的使用以及远距离针线组合进行攻击或者陷阱的布置。

但傀儡兵器的一只手臂变成了枪口,开始朝着Nine进行扫射

“!!”

她勉强躲过了子弹,但是驱动中的导力器也因此中断。Three以长剑向他砍了过去,傀儡兵器的注意力因此回到了他身上。Nine敏捷地移动到了Three的对面,再次驱动导力器。

可是,枪口在读对准她,为了闪避,她不得不再次中断驱动,看来这个傀儡兵器配备了性能极高的感应器,能够探测到驱动中的导力器,一有反应,随即展开攻击。

动作被两次打断,Nine看起来有点不太开心,搂着玩偶的力道更强了一些。

“小娜不干了啦~我不适合对付它,剩下交给你了。”

毒针对机械无法产生作用,加上导力器一直无法成功驱动,Nine这次也是无计可施。

Three迅速理清的现状,低喃了一句“没办法”后,重新摆好了架势。

“那战斗结束后再叫我起来把,小娜睡了……”

Nine一下子找了一张合适的沙发,铺好玩偶当枕头,准备睡了

“喂……”

Three叫了一声,但Nine毫无反应,也许认为她现在不会构成威胁,傀儡兵器现在只专心攻击Three了。

傀儡兵器的四只手分别变形成剑、枪、斧、戟,如怒涛般地向Three连续攻击。用剑砍,没命中的话再用枪刺,再用斧头往对方回避的方向横扫。不太使用的戟则是朝着哈多尔方向警戒,防止有敌人接近他。

虽然Three本来就擅长快速移动以及劈砍,但由于傀儡兵器六只脚所具备的平衡性以及爆发力,能带给它远超一半金属身体的敏捷。再加上它手臂数量比Three多,也代表着它有更多的招数使用。而对这对手,完全无法发挥自己的长处,虽然不至于像Nine那样,但这个对手的特性对他而言仍然不好对付。

Three开始用两把剑应战,面对体型和招数远胜于自己的对手,他左手的短剑负责防御,卸开对手施加的攻击,使其改变方向,然后一有破绽,使用攻击范围较广的右手长剑进行攻击。

激烈的攻防战持续了一阵子。虽然几次趁隙命中了傀儡兵器的手臂和身躯,这些攻击却只发出了被弹开的声音。

“哼哈哈哈,没用的,小子!”

“它的装甲都是特制的,你不可能破坏”

实际上,Three的攻击的确可以说是无效,虽说他目前没有怎么受伤,但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糟。

就在这时,本来在睡觉的Nine突然发出声音。

“分析完毕”

Nine就这样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继续说道,她的声音听起来比平常更不带感情。

“手臂,第一关节往下5里矩。第二关节往上3里矩”

“腰,旋转中心。左胸,上面五分之二,左边五分之一”

听到这些话,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不是Three,而是哈多尔。他一脸焦急地大脚。

“你,你!为什么知道它的结构!而且连它的……!”

Nine从容的从沙发上起身,揉了揉眼睛,用往常的语调回答道。

“一听就知道了啊,不过要专心一点呢~”

“什么?!”

哈多尔一脸难以置信。Three冷静地看着这一切,他自然知道刚才Nine睡觉实则是为了分析出这玩意。他也一直在等着分析结束的这一刻。

“小斯~这下应该可以解决掉了哦~”

“嗯”

Three瞬间弓起身子,比起之前以更快的速度冲了过去,迅速挥舞长剑,傀儡兵器沐浴在无数的攻击中,每一下攻击都命中了Nine刚才报出的位置。然后将短剑向前一挺,用和刚刚完全的一样的顺序,将傀儡兵器用短剑再次攻击了一次

然而,结果和之前一样,只留下了刺耳的金属声,对方看起来依旧未损。

“呵!”

哈多尔一阵冷笑。

“突然被你们知道弱点让我一阵慌乱,但看来你们知道也没用,你们破坏不掉他的装甲的!”
“我只是准备而已”

Three说到后,将左手短剑的剑柄,对着右手长剑的剑颚两把剑接了起来。

这么看,两把剑仿佛原本就是一把。不论是剑身还是缺少的剑颚,现在正好取回了平衡一般,变成了一把剑。

哈多尔看呆了,但又马上回过神,笑道

“这是什么古怪的玩具剑,以为这样就能击破它?”

正如哈多尔所言,就算两把剑合起来,剑身长度没有增加,剑也不会更加锋利。随着重量增加,威力可能有所增加,但是否能击穿装甲不得而知,被当做玩具也不奇怪。

Three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挥舞着合二为一的剑,躲避傀儡兵器的攻击。在刚才的几个来回后,他对傀儡兵器的攻击方式已经了如指掌,轻松的进行回避。随即又一次命中了刚刚攻击过的脚上的弱点。

一声巨响!居然发生了爆炸,随着爆炸声,傀儡兵器脚爆开了,这个爆炸看起来是从内部发生的,让人联想到导力器驱动火七曜石时发射出的火焰,但是Three和Nine并没有进行过驱动。傀儡兵器的感应器没有反应。

“!!什么!!!!”

哈多尔一脸错愕

又是一声巨响,另一只脚也炸开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的啊!”

叫声越来越响,哈多尔也显得愈发慌乱

“这把剑”

Three毫无表情的说着,但他的攻击没有停止。

“这把剑中有着导力器,它们是一体的,能驱动的攻击也只有一项,就是在指定的位置发生爆炸,不过我的两把剑都得一起命中才是,这就是准备”

“最后合并的剑再次打击,则会驱动剑中的导力器”

将正常驱动导力器时所考虑的位置和时机由自己的行动代替,再和专用特化的导力器的自动程序与武器配合,这样就省略了驱动的过程,虽然准备稍有麻烦,但配合这Three娴熟,快速,精准的多段攻击,发动的时间远远凌驾于驱动导力器所需要的时间。也避免了一般情况下驱动导力器时行动受限这个不利的因素,精良的改装,以及这精准和速度,才是Three武器,Three的真正实力。

当然,能将如此精准的情报提供给Three,Nine这恐怖的分析能力不容小觑

“什么……这种,这种不入流的玩意!!!”

傀儡兵器全身冒着火花,被摸清路数的它现在就是个活靶子,被Three的多段攻击不断的引爆着弱点的部位。已经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知道自己的胜算已经寥寥无几,哈多尔立刻开始准备逃跑,傀儡兵器收到新的命令,转身正要往和多尔的方向去。

“不准逃哦~”

不知不觉间,它那如蜘蛛般的脚已经被钢线紧紧缠绕,形成了五花大绑的状态

“结束了”

Three一口气对剩下的弱点部分发起了暴风雨般的攻击,并用合并后的剑给它了最后一击。傀儡兵器经过多次破坏,已经无法锁定Three了。经过几次的爆炸,摧毁的零件在房间内扩散,最后停止运作,碎了一地

一路踩着机械的残骸,Three静静的走向哈多尔。

“啊,啊”

虽然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碍自己达成目标,Three脸上仍然毫无表情,眼神冰冷,看不到胜利的喜悦。

又靠近了一步

剑变得沉重

又再靠近了一步

脚步也变得沉重,他似乎不想前进了

又一步

没事的,这和平常一样,之后只要再过一段时间,自己又会变回【机械】,就和刚才被自己处理掉的那个东西一样,只要执行命令就可以。

最后一步

他嘴中又吐出了冰冷的话语

“其实和你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不过至少让你该知道你下了地狱后改诅咒谁”

“我是Three,Three of Swords(宝剑三)”

剑刺穿了心脏。鲜血像喷泉一样飞溅。

“我是……【组织】的人”

…………

二楼大厅的混乱已经平稳下来,船上的警备员打算登上三楼。察觉到外面的动静,达成目的的Three和Nine打破窗户,跳入海中。

“还好不是飞行船~要是在空中,就不能这样逃跑了”

“嗯”

Three只是低声了回了一句

在他们拥有一艘能让他们跳下去的高性能专用飞艇之前,他们没办法做这样的计划和准备。不过这世界上,不知道是否有人会这样执行任务?时机的计算不知道会是如何呢?

“小斯~~”

Nine凑了过去轻声呼唤Three。

“那个家伙是坏人啦,奸商,奸商啦~害了好多人呢~”

她看着船,说的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嗯,我知道”

他在任务前翻阅资料的时候就知道了。他那种人为了钱已经干尽勾当,他的存在只会给他人带来不幸,除了他不过是解决了社会上的一条臭虫。但

“但,和这无关”

这不是借口,不管是善人还是恶人,【组织】只要要求,他就杀人,一直都是这样的。

“是呢”

Nine说了这句后,也不开口了。

她从玩偶中掏出了某样东西,然后对着它吹气,不久后,可看出来是个单人用的橡皮艇。

这次Nine又将玩偶当成枕头,躺在了橡皮艇上。

“那小娜要睡咯,接下来就麻烦你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你负责把它推到岸边

Three刚还有些阴郁的脸似乎有些放松,随后皱起了眉头

“自己游啊”

Three虽然抱怨着,但看见他的睡姿,心里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

Three和Nine已经搭档一年多了。

Three比起他年纪稍长,他有时候会把稍微有点不经世事的Nine当成妹妹看待。执行任务时,也是可靠的搭档。

但Three心里很清楚。

对于这即像妹妹,又是搭档的女孩

绝对不能加以信任。

TO BE CONTINUED

第4卷 Three

“他们”在追我
那些我杀了的人
即使头被我砍去,心脏被我挖出,身体被我削成两半,数不尽的尸体还是追着我跑
某个政治家,某个贵族,某个商人,某个有钱人,全都一样。

不要……过来,别过来!别过来!!!

我拼命挥剑
不断的砍,砍了又砍,再炸他们
但是,“他们”还是不停的追过来
即使被切成肉块,即使被炸出骨头,那些内脏,那些胃,肺,脑,肠子,心脏还是不停地向我蠕动,越爬越快,他们化为血浪,想要把我吞没

我开始逃,向前跑,逃跑逃跑逃跑
然后,“那家伙”又突然在我眼前。被我杀了的“那家伙”
“你居然敢杀我!!!”
他撞向我,勒紧了我的脖子
放开我放开我,快放开我!!
我拼命挣扎,但无法挣脱,腐烂的液体滴向我的身体,我的皮肤融化
然后,我又被后方的血浪淹没……

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想变回一个“人”而已

我突然惊醒。
大口喘着气,全身冒着冷汗,我强忍着不断上涌的呕吐感
第几次了,完成任务后的晚上一直这样
无论执行多少次,杀完人的感觉永远是这样
手掌上永远有留着刀刃碰到骨头触感,目标的血液永远擦拭不净
但我非做不可

我们是工具。

不能有自己的意志

我们只要杀人就可以,以及服从指示

【组织】要我们杀谁,我们就杀谁。我们所被赋予的存在意义,就只有这一点。

若拒绝服从命令或者要脱离,就意味这被“清洗”

【组织】

这个黑暗世界的杀手集团,甚至连真是的名字都不太被人提起。

【组织】一般被认为是处理暗杀业务的集团,但也许它另有目的。不过它的目的是什么,属于【组织】底层人员,身为工具的我不得而知。

【组织】的成员几乎都是自孩提时代起就隶属于【组织】。【组织】四处“收集”背景不单纯的小孩,并让他们在“培训所”接受战斗训练。其中许多人虽然因无法承受严酷的训练而中途“脱队”,但运气好的活下来的话,会被赋予“名字”,正式成为基层人员。

我是其中一个,7岁就被迫加入,10岁离开了“培训所”。
原本的名字在进入“培训所”后就舍弃了。绝对不能向人提起自己的名字,光是一开口就会受到重罚。没有“自我”,我只是单纯扮演“众多工具的其中一个候补”度日。

成为【组织】一员后,终于有了自己的名字。不过这只是证明我也是个“工具”罢了。我们由“塔罗牌”的“小牌”命名,56张卡片中,其中一张卡片的名字会被分配给底层人员,而我的名字就是牌中的“宝剑”,Three of Sword。冰冷的名字,但有总比没有的好。

还有,干部和部分拥有特殊力量的人会被分配到“大牌”的名字。据说他们的战斗力远远凌驾于我们这些底层人员,拥有高阶游击士也自叹不如的实力。

我离开宿舍的房间,窥探隔壁房的动静。Nine似乎仍在睡觉。现在正好该去报告了,所以我直接离开了宿舍。

【组织】的底层人员基本上是两人一组行动。我的搭档是拥有Nine of Sword-宝剑九的名字,且比我小一岁的少女。一般人花费三到五年才能离开,甚至有人会在半途“脱队”的“培训所”,她这个天才只花了一年。收集情报,分析情报,演戏,潜入……她拥有全面优秀的才能,而且以针线为战斗的特殊风格,出其不备的攻击方式很容易让她在战斗中获得优势。就暗杀这种特殊任务而言,她比我适合得多。和我组队后,虽然一开始不太合拍,但现在她已经成了任务中最可靠的搭档。

同时也是我最不能放松警戒的人。

二人一组的制度除了让我们互助合作以利于打成任务,还有着让我们互相监视的另一层意义。
在【组织】中,背叛以为这“死亡”。没有任何理由,等着我们的只有“工具”一般的人生。但是【组织】里有一条特殊的规则。首先,事先察觉出搭档打算背叛组织的意图,并像高层报告,提出证据。再来杀了那位搭档。要是能达成这两个条件,作为奖励,【组织】会网开一面,让这人脱离【组织】获得自由。

就算逃跑,也不知道自己何时会被【组织】追兵杀死。既然想要获得自由,多监视搭档的行动比起逃跑确认要方便得多。退一步说,就算搭档不打算背叛【组织】,只要捏造证据不被拆穿,就能获得自由。

最该警戒的不是敌人,而是身旁的搭档。别去想背叛【组织】,而该盯着搭档是否出现背叛行为。这是我们活下去的必要条件。我切身体会过这件事的重要性……

三年前,我曾经尝试过逃离【组织】。准确的说,是“我们”。我和当时的搭档,Ace of Sword-宝剑一。

Ace比我年长一岁,是个豪爽的家伙。他待人和善,又和我特别投缘,自从一起组队后,对我来说犹如兄长一半。他能轻易挥舞与人等高的巨剑屠杀敌人,有时又会把剑身当成盾牌,守护我免于敌人的攻击。就像他的名字一样,Ace,实力相当高强。

Ace也和我一样厌恶杀人。同样讨厌杀人的我们,自然会决定逃离【组织】。因为被搭档出卖,所以无法背叛【组织】。既然如此,和搭档一起背叛【组织】就好了。这样一来,两人都能成功离开。做出这个结论后,我们开始计划逃亡。

为避免被其他小组发现,我们决定在某个出远门的任务实行计划。

一开始本来还很顺利。我们任何距离平常活动区域越远越好,所以进入埃雷波尼亚帝国后,就觉得已经安全了。

不过,我们没料到那里也有【组织】的眼线。其他小组很快追上我们,于是我们展开战斗。即使如此,我们透过合作,顺利击退两拨追兵。

可是第三波追兵不是我们这种底层的战斗人员,而是“管理者”
在管理人压倒性的力量面前,我和Ace无计可施。我们受了重伤,勉强保住小命离开那里。
我们退无可退了。再碰到敌人的话,我们就死定了。我和Ace在洞窟里相倚着,就算我们两人之间没有交谈,也知道离死期不远了。

“我说Ace啊。”
“怎么了,伙伴”

这也是我临死前最后一次对话,我慢慢寻找着语句。

“我觉得这样也不错”

“什么啊”

“即使不舍得又不甘心”

Ace静静地等着我说下去

“即使这样,能在死前和你一起奋战,我觉得也算不错了,比起当个“工具”继续杀人,好太多太多了”

荧火摇曳着。在沉默了半响后,Ace低喃道:

“是吗,这些日子谢谢了,伙伴。”

“我才该谢谢你的照顾。”

这下该说的都说完了。不管敌人核实过来,我都能奋战到最后一刻。

然后

“永别了。”

有种气氛突然改变的错觉,Ace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冰冷。

“为了我去死吧”

一时之间,我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我随即将这些话理解成“一起战死吧”,为了向他确认,我转向Ace所在的方向,而映入我眼帘的是

即将挥下的巨剑。

我马上躲避了他的攻击,前一刻还踩着的地板已被打碎。

“为什么!?Ace!!”

“你还问为什么?【组织】的规则里面,关于搭档最后一条,忘了吗”

最后一条规则。我回想起那条我一直没注意的规则,我本来认为自己不会和它扯上关系。

小组两人一起背叛【组织】时,只要其中一个将搭档杀死,并向【组织】献上其尸体,【组织】就会原谅他。

也就是说,两个陷入绝境的叛徒若是相互残杀的话,总有一个能活下来。然后,Ace正打算这么做。

就算理解他的意图,我仍只能重复那句话。

“为什么……Ace!”

“伙伴,能和你一起组队,是我再这些地狱般的日子中,唯一的救赎,我想和你一起重新变回人,一起获得自由”

“那我们”

“即使如此,我还是不能死!我非活下来不可!!”

Ace如此大喊着,挥舞巨剑向我砍来。几次救了我的命的巨剑,现在正为了夺走我的生命而靠近。

“为了我,去死吧!!Three!!!”

“啊啊!!!!!”

我跟着挥剑了

被悲伤和绝望吞没,我只能顺从着本能和眼前的“敌人”战斗……

…………

……

我,我已经忘了那之后是如何战斗的了。愤怒和悲伤支配了我的行动,我像是野兽般的凶残,拼命的砍着,吼叫着将眼前的人砍碎。当我回过神来,Ace的尸体就在我的眼前……

我就这样再次成为了【组织】的道具,并活到了今天。

我并未放弃变回人的愿望,但是同时也无法再次相信人。我成了一个半吊子。

TO BE CONTINUED

第5卷 “管理人”和报告

天还没亮,街上没什么行人。离开宿舍的Three将冰冷的空气吸进肺里,想要冲掉胸中苦闷的心情。
这里是雷米菲利亚公国的边境城镇,罗森特。对于在公国和共和国活动的Three和Nine来说,可以算是半个据点。往东前进能看到共和国的边境关卡,往西前进的话能通往一条鲜有人知的危险山路,不过仍有绕过关卡前往共和国的道路。

为了进行报告,Three一个人朝着指定的地点走去。那里是风化的岩石林立的小山丘。由于地处深山,完全没有人烟。
在那里等他的是一道黑影不,应该说是身穿黑色服装的男子。
他的全身包裹在破烂不堪的长袍中,脸部特征和体型都无法辨明。这身服装虽然奇特,但光是这样,就能给予周围空间一种难以解释的压迫感。

“我来报告了,“管理人”。”

“说下去”

被称为“管理人”的这名字的男人是Three的上司,【组织】干部中的一人,虽然拥有大牌the Emperor皇帝的名字,但【组织】内部往往称他为“管理人”。

正如其“管理人”的称呼,他负责管理Three这些低阶战斗人员。分派任务、接受报告,直接运用这些“工具”的正是他。

Three将前几天客轮上的任务详细报告给“管理人”,报告结束后。

“继续”

“好的,关于Nine的行动。”

他开始报告搭档的行动。

作为定期报告中的其中一环,【组织】会命令他们监视搭档,然后再进行个别报告。自己的行动报告和搭档的监视报告一不吻合,【组织】马上就会起疑。借由个别进行报告,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背叛行为可能就这么被组织知道了。这件事带给他们的恐惧,也是【组织】采用此方法的原因之一。

“报告结束”

“可以了。下一个任务会另行通知。”

“好,那我告辞了。”

Three正想离开时,低沉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叫住他、

“Three”

他回过头,仍然无法看清“管理人”的面貌

“事情过了三年,你应该不会再盘算那种事情了吧?”

他的背脊瞬间发凉。强烈到令人窒息的杀气袭向Three。
不用说,“事情”指的自然是三年前Three的逃亡未遂。
“管理人”Emperor常常亲自执行“肃清”。在他压倒的力量面前,叛徒束手无策,只能惨遭杀害。这件事情也让他成为【组织】中备受恐惧的对象。

三年前将Three和Ace逼入绝境的正是他。那位“管理人”现在正发出和当时同样的杀气,逼问着Three。

他该不会察觉到自己的企图了吧?不可能,我已经非常小心了,如果他真的掌握了证据,我早就已经死了。他正在……试探我,无法保持冷静的话就完了!

“您说笑了……我不可能再做出那种愚蠢的行为了,我只不过是会杀人的“凶器”罢了”

呼吸自然而且一丝不乱,经过计算和大量训练后,嘴角和视线的角度都刚刚好……一切做得很完美。

半响的沉默,然后“管理人”开口了。

“那就好”

说罢,他全身厚重的杀气随之消散,Three感受到的压力也不复存在。

“我期待你的表现”

“是,我一定不负所望”

这次,Three顺利离开了

“总算撑过去了……呼……”

回到宿舍的Three叹了口气,倒在床上。没做什么花力气的事情,却异常疲惫,和“管理人”的互动就是这么耗费精神。

这也不奇怪。因为他隐藏了自己真正的意图。
没错,Three正再次计划逃离【组织】。这三年的虽然无法夺走他自由意志。反倒让他对“人”的憧憬与日俱增。

沾满鲜血的双手变得原来越沉重,越来越丑陋。自己是拥有人类外表的“工具”。但再这样下去,甚至连“工具”都不能再形容自己,自己会变成只为杀人的“装置”,就和“怪物”没两样,这样的未来太可怕了。

这次我绝对要顺利逃跑!
为了成功执行计划,他必须避免和“管理人”正面冲突,并在搭档的监视下彻底隐藏自己逃走的意图。

这当然意味着他必须丢下Nine一个人。这位和自己多次生死与共的搭档。这位比自己年幼,才华洋溢缺少根筋的女孩。很不可思议地,Three心中有种无法抛下她的感情。虽然他数度想告诉Nine这件事,但每当他想这么做,高举巨剑挥向自己的Ace就会在他脑海里浮现。

我不要在经历那种惨剧!!所以……
……维持现状就好了。
抛开杂念,Three继续准备这脱逃计划。

“我只能相信我自己”

…………
……

黄昏,夕阳西斜的时候。
实施的时机就在今晚,等Nine睡着后离开城镇,走山路穿越国界。进入共和国就得开导力车前进,所以他事先已经租好车,到时就开车往北部大都市走。到那边再搭定期船往利贝尔去。
在那之后的事情,他还没决定。他也许会在利贝尔逗留,或者再前往列曼。就算我只是个小喽,没办法弄清【组织】全貌,这次也一定要成功逃跑
噶噶
正当Three在心中如此激励自己的时候,一只乌鸦从窗户进了房间,在里面盘旋

“这是……”

Three看到挂在它脚上独特的装饰,皱起了眉头,这代表
“管理人”正在召集他们

“都这么晚了?”

完成报告后才过了几个小时。

“新任务的命令?”

Three有种难以言表的不安,但他无法无视这个命令,若计划顺利,在追兵出动的时候,他早已在相当远的距离之外。但要是他现在拒绝召集而逃跑,让他们察觉到自己反叛的意图的话,追兵就会立刻追过来。到时候一切就全完了。

下定决心后,Three便往指定的地点出发。

召集地点仍是早上那座深山的小山丘。和早上那令人不快的寂静形成鲜明对比,从远处一望,夕阳余晖下的岩石仿佛想再燃烧一般。

那里有两个人影在等着她。

其中一个是“管理人”。他一如既往披着破烂的长袍,与其说是 the Emperor-皇帝,更不如说像是the Hermit-隐士。另一个人是,抱着巨大玩偶的少女Nine。她身着的服装和几天前那件礼服有几分相似,但由于装饰较少,看起来了多了几分活动自如。

若“管理人”要下达新任务命令,Nine在这里也很正常。只不过,这里弥漫着一股和平常不同的气氛,Three心中的不安扩大了。

“你来啦”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呢?”

稀松平常的互动。但是,一切随即变得不再一样。

“你要不要解释一下?”

“解……释?”

“我旁边这位Nine of Sword(宝剑九)已经举报你即将叛逃了。”

“什么?!”

无话可说,所有预料得到的发展当中,最糟糕的情况已经成真。

绝望化为波浪袭向Three。难道又要重蹈当时的覆辙吗?我又要遭人背叛……不对,这次情况不一样,我和Nine之间并没有任何约定,她只是尽自己责任,而我也知道她会这么做,所以没有信任她,所谓搭档就是这样。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一切再简单不过

“她一定是哪里误会了!”

Three知道一切恐怕早已无法晚会,但他仍尝试去解释。

“不可以推卸责任哦,小斯~。哦更正,Three。”

Nine终于开口说话。面对Three,她的语调瞬间失去了原本的睡意,显得更加严厉。
Nine从玩偶中掏出一张小纸片,拿到Three的眼前。

“这是你定的机票,这艘定期船将会在明天中午出发前往利贝尔王国。”

“!!?”

在震撼之余,他想朝着她吼一句“票在我身上!”,但是这样无疑是自掘坟墓。接着,Nine就像在回答Three的疑惑似的,继续说下去。

“你身上的那张机票是赝品,已经被我掉包了。”

还是先前任务中用过的手法,没想到自己也变成了受害者。

“还有,你为了买票使用的假名,在一年前利贝尔的任务中已经使用过了,就是杰尼斯王立学院的学生莱茵弗格尔特,对吧?你仍留着当时的文件,就表示你其实很早就开始计划逃亡了,没错吧?”

Nine真的是天才,Three脑海中浮现了这个突兀的感想。
既然她都看穿了,继续辩解也没有意义了。
及时如此,Three仍有一件事无法接受。不管Nine对这件事情责任感有多强,也不论她有多聪明,自己行动已经十分谨慎了。然而,一切还是被她看穿了,到底是为什么?

“呵呵,你看起来就是想问,为什么自己谨慎行动会被我看穿,是吧?”

Nine咯咯地笑了出来,Three能感觉到她语调带着讥嘲。

“因为我一直在看着你啊!我的眼中只有你。”

这可不是什么甜言蜜语。

“看着,注视着,观察者,监视者……一直殷切地盼着,你露出马脚的一天,自成为你的搭档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在注意你了!”

Three越听越糊涂了,Nine到底想说什么?

“虽然你现在是真的打算背叛【组织】,不过就算你没有这种想法,我迟早也是会伪造证据的。”

无视“管理人”的存在,Nine如此大放厥词。Three越来越困惑。他倒还能理解她为了工作监视自己,但从她的样子看来,她好像一开始就对自己抱有恶意……

就在此时,暂时保持沉默的“管理人”发出低沉的笑声。

“你还不知道她是谁吗?”

Three知道“她”指的是Nine。可是,他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往Nine的方向望去。Three马上注意到她饱含憎恨的视线,他从未在她身上感受过这种感情,因此不自觉的发抖起来。

“你杀死的那位前搭档,Ace of Swords(宝剑一),他他是我的亲哥哥”

………………
……

突然间,Three深陷于一种沉到海里的错觉。模糊的意识让他无法正常思考,在这几乎压垮他的重压中,连呼吸都很困难。

“这下我终于能为哥哥报仇了。”

Nine她,她是Ace的妹妹?她一开始就知道。所以一直在我身边伺机而动这一切是为了向我复仇。

Three陷入了茫然中,仿佛他的嘴巴已经失去了言语的功能。

“答案都对得差不多了吧”

一旁的管理人开口了,言语中充满着愉悦,他仿佛是在特等席上品尝的Three的痛苦,绝望,茫然,失意

“接下来就是执行肃清了,去吧Nine,根据规则,你这个告密者必须亲手杀死你的搭档。”

听到“管理人”的话,Nine向前踏出一步

“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而且奖赏仍归你,只是你必须亲自给她最后一击,这样一来,你就能获得自由了。这么优秀的人才,离开真是可惜。”

管理人依然兴奋地提议着,说到的“奖赏”。自然是举报并杀死搭档后,举报者能获得“自由”。现在Nine正要获得Three早已望眼欲穿的自由。

“抱歉,请让我一个人来吧,我要亲手为哥哥报仇。”

“呵呵呵,那好吧”

Nine又向前踏出了一步。她从玩偶中掏出了毒针,敏捷的投向Three。

Three从腰间拔剑,将毒针扫开。他这时应该立即拉近和Nine的距离,但他一步也动不了。说到底,就连他的防御动作也是身经百战的他的本能反应,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他根本无意战斗。这也许是因为他的对手是Nine,但在此之前,这场战斗本身就没有意义。就算他能打到Nine,也绝对赢不了在她身后的“管理人”the Emperor 皇帝。自己已经注定死在这里了……

Nine再次掏出毒针,以上次两倍的数量向Three掷去。Three拿出第二把剑,将所有的毒针挡开。
是吗,我明白了,这就是因果报应吧。
接着Nine马上接近了Three,进一步展开攻击。
无论有什么理由,在杀了朋友之后才活下来的我,怎么可能追求“自由”。以及重新变回人的资格?Three自嘲着自己。

Nine的攻击同时使用了针和线,Three是不可能在近战中让Nine取得优势的,但既然他无意迎战,情况则有所不同。不知不觉间,钢丝勒住了Three的脖子。
既然如此,被想要复仇的人杀死,对我这样的人而言,是理所应当的结局把。

Nine的手指动了,钢丝收紧了。

“终于结束了”

明白自己死期将至,Three只是静静等待着那个瞬间的到来

可是,那一刻一直迟迟不来。

TO BE CONTINUED



是的,又是一次篇幅充足到一P发不完的书呢

转自轨迹cafe

解说吧微信公众号:yimasm
关注解说吧公众号,订阅更多奇闻趣事
分享到 ? ? ? ? ? ? ?